古老夯土牆的現代應用(mur en pisé)

中午午餐看到一節關於夯土牆(mur en pisé)的職人介紹; 他是Hervé Martineau,節目中,他提到運用夯土牆加上石牆的結構,讓他的房屋在法國越來越長而難耐的熱浪來襲之際,完全沒有太大的影響。

主要是因為夯土的溫溼度調節非常優異。夯土牆是會”呼吸”的,能夠確保室內溼度在40-60度之間。

石牆作為底部,以隔絕來自地面的濕氣,接著在上頭製作夯土牆,夯土牆的製作非常曠日廢時,這也是為何在法國,尤其是二戰後追求快速建設,夯土牆建造成為式微的行業。

但夯土牆的”就地取材”特點,加上”優異的溫濕調節”,讓近年來講求綠建築的氛圍,重新被重視和利用。

Continue reading “古老夯土牆的現代應用(mur en pisé)”

香檳區的酒莊參觀-Mercier 香檳的小火車

來香檳區觀光,參觀酒莊是個很好的文化歷史和品嘗之旅,除了著名的 Moët & Chandon(當中還有Dom Pérignon)、Ruinart、Krug 是首選,我也要來推薦一下,屬於大眾品牌的Mercier,因為他們的酒莊是乘坐小火車參觀的。

P.S. 上面提的香檳品牌現在也全部都屬於LV集團的…

Résultat de recherche d'images pour "champagne mercier"

Mercier的酒窖大到可以坐小火車遊覽,真的是一個非常特別的經驗。

Image associée

Continue reading “香檳區的酒莊參觀-Mercier 香檳的小火車”

席哈克總統的逝世

昨晚的新聞以及新聞之後的特別報導是法國前總統席哈克逝世的消息,想起2004年在巴黎交換學生時,當時的總統就是席哈克先生。

年輕的席哈克也實在太帥了:

Résultat de recherche d'images pour "chirac"

媒體的高規格報導、政界和民間的深刻反應,我以為總統逝世在法國都會得到如此的迴響,但發現席哈克的離開,他所代表的政治的長長一頁,對法國人來說是如此的深刻和重大。

法國總統馬克宏在第一時間的公開發表,眼眶甚至打轉著淚水。當天晚上,也和總統夫人前往席哈克的家中慰問。

在任期間和俄國關係良好,俄國的普丁也透過了政府發言人表達這樣一段話: “直至今日,法俄最友好的關係,就是在席哈克的任內”。

其實我在他身上看到了”戴高樂”的影子:

Continue reading “席哈克總統的逝世”

從法國的水上計程車SeaBubble來看法國行政效率問題

剛剛在談話節目中看到了水上計程車Seabubble將在明年三月正式量產通航,快速查了一下網路資訊,從大部分的法國重要媒體,主要看到的是消息報導:例如今年的試航,然而其中Le Monde 的報導,則是帶有評論(來自創辦人),而這評論的主軸觀點就是”法國行政效率的問題”。

060935382854_web_tete.jpg

Seabubble的兩位創辦人,一位是法國領航員Alain Thébault 和瑞典的帆板運動家Anders Bringda,在2016創辦了Seabubble,原本兩位持有2/3的股份,但近一兩年則有瑞士控股(五位國際的投資者)接手。

前五台的Seabubble是在瑞士製造,量產則由泰國接手。平均一台的造價落在20萬歐元,每周製造一台的產量。 目前確切的訂單分別有法國知名的飯店業(是Accor 嗎?) 還有美國郵輪企業Baja Ferries。

Seabubble表示,法國塞納河的商業航行,主要還是一個展覽櫥窗,重點商業航行應該會在美國和亞洲,尤其是美國市場的發展:和Baja Ferries的訂單是上看: 5000台的量,但有20年的獨家通路限制。

然而創辦人其中一位是法國人,加上塞納河的”觀光量和交通通勤潛力”,怎麼讓量產商業化的重心轉移到其他國家,例如美國邁阿密或是亞洲?

主要歸因於法國政府法規程序上,曠日廢時的交涉。

Continue reading “從法國的水上計程車SeaBubble來看法國行政效率問題”

東法Vosge的藍色天際線

在東法的阿爾薩斯省和一部分的洛林省,地形緩和,綿延的山丘都不算太高,遠看的藍色天際線被稱作:Ligne bleue des Vosges。

不需要太特殊的時間,我們在晴朗的午後就能捕捉像潑墨山水般的山景。

冬天這裡是滑雪勝地,而春夏秋則是山上健行的好去處。從巴黎開了五個小時的車,只待了兩天一夜,為了就是這個開闊的山景。

Continue reading “東法Vosge的藍色天際線”

La Baie de Somme–蒸汽火車之旅

Image associée

這趟來La Baie de Somme 的行程之一,就是搭乘蒸氣火車觀賞風景。火車的路線有兩條,一條沿著海岸線,另一條則是穿越過原野,我們當時沒有注意,明明是買了海岸線的路線,卻搭錯搭乘了原野線。

兩條線都是在Saint-Valery-sur-Somme出發 ,海岸線是沿著海灣,一路往北到Le Crotoy,而原野線則是一路穿越原野,到達Cayeux-sur-Mer 。

Continue reading “La Baie de Somme–蒸汽火車之旅”

小紅帽中的大野狼-法國森林的野狼

大家耳熟能詳的小紅帽故事中,住在森林裏頭的大野狼,究竟是個童話中的森林角色,還是我們必須提心吊膽的呢?

前些年,只要和老公在法國森林漫步,我偶爾會擔心,到底會不會有野狼出現?!老公都會說,法國森林沒有野狼了!

相關圖片

然而,去年冬天,法國森林的野狼數量已經正式超過了500隻的門檻,甚至義大利打算實行禁止獵殺義大利狼的法規。

Continue reading “小紅帽中的大野狼-法國森林的野狼”

法國最美的運河橋–琵雅爾運河橋Pont-canal de Briare

當我第一次看到Briare運河橋(我私心翻成琵雅爾運河橋)的照片時,就決定有一天一定要親自去看看,查了一下,離巴黎不算遠,開車約80鐘的車程,很適合周末一日遊的行程。

運河橋的不可思議點就是,看著船度過天橋,而天橋下方則是河流。

「PONT CANAL」的圖片搜尋結果

Continue reading “法國最美的運河橋–琵雅爾運河橋Pont-canal de Briare”

動植物的博物學老公

生活在運用第二、第三外語的國家,認識新單字變成三天兩頭都會碰到的場景。儘管學每個語言,我對於"單字量和閱讀所累積的語感"樂在其中,但每當我能夠拿起中文書閱讀,心中不免默默興奮"天啊,竟然所有的字都看得懂,不用查耶!"

其實單字量並不會隨著生活在異地,就會自然而然增加的,這跟我們生活其中所互動的人事物,有很大的關連。例如,我有一個對動植物的理解十分廣博的老公,我對於動植物的單字量就"被迫"增加。

在此紀錄幾個動植物單字,我透過老公而學習到的動植物單字。

Continue reading “動植物的博物學老公”

巴黎Auteuil街頭的幻方(magic square)

今天是法國的國定假日,又加上是暑假放假潮的最全盛期,巴黎鬧空城的感覺更加強烈,中午去Auteuil吃午餐時,順便在rue d”Auteuil散步,幾乎所有商家都關門。

就在這條路上,我發現了這個有趣的幻方。中間的68是門號,而無論直排或是橫排,數字加總都是50。

Continue reading “巴黎Auteuil街頭的幻方(magic square)”

巴黎散步-拉丁區和聖傑曼大道一帶

這幾年去巴黎走走的慣用路線,大概就是以Odeon為起點,去Malongo喝杯咖啡,走去盧森堡公園看看老朋友(一棵巨大銀杏樹),穿過盧森堡公園往聖傑曼大道的方向走。

有時候會臨時起意,從這些定點發散出去,像這次,把車停在巴黎錢幣博物館Hôtel de la Monnaie旁的單行道Rue Guénégaud,從這裡隨意地走去Malongo咖啡。

巴黎錢幣博物館輻射出去的一帶(六區),有非常多的藝廊,我想六區絕對是巴黎中最老巴黎的地區,在這裡住了世世代代的巴黎人,不少人會說,這裡才是巴黎,其他都只是附庸風雅的冒用。

Continue reading “巴黎散步-拉丁區和聖傑曼大道一帶”

貝納克小鎮的屋頂特色

貝納克(Bynac) 比附近的La Roque-Gageac 名氣小非常多,但我和老公特別喜歡貝納克,一來是這裡有間好吃的餐廳(la Petite Tonnelle),二來是小鎮的”觀光氣息”少很多,幾乎沒甚麼店家,多半是民宅,置身其中,彷彿時光美好的靜止。

拉羅克加雅克 La Roque-Gageac:

(中文的翻譯實在太拗口了,我還是偏向只寫原名。)

Résultat de recherche d'images pour "la roque gageac"

Continue reading “貝納克小鎮的屋頂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