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靂腰包的法文

2017春夏時尚界竟然流行起了腰包(掙扎了一下要不要重複說霹靂腰包,但實在是很納悶到底為什麼要叫霹靂腰包?) ?

腰包一直是直接聯想到觀光客,但這幾年陸續有腰包的時尚穿搭,而奢華品牌也開始出了腰包新款。羽絨衣在巴黎過去根本也是觀光客在穿而已,現在已經是巴黎街頭尋常衣物。

腰包的法文有點可愛,直譯就是香蕉包 Sac Banane,大抵是因為腰包的外型類似一條香蕉的關係,因此而得名。

 

劍術與禪心- Eugen Herrigel

這兩天翻閱 Michael Freeman的<攝影師之眼>,重新溫習了攝影的構圖。無意從索引看到了一個眼熟的名字: 鈴木大拙,會記住這個名字是因為去年和可仙一起去日本金澤時,知道在21世紀美術館附近有鈴木大拙的紀念館,為了當時簡介上極簡的建築風格深深吸引,但當時寧願在21世紀美術館的草坪曬太陽,也不想把行程排得密密麻麻,因此作罷。

就著索引,翻到提及鈴木大拙的篇章,標題是”反應”。Freeman作了攝影準備的結論: 相機的操作、觀察、熟悉構圖技巧、以及心態。而心態或許是這四項當中最困難的,也最難捉摸,也因此Freeman引用了禪宗的思想,引起我注意的是裏頭提到的德國哲學家 Eugen Herrigel 所寫的<劍術與禪心> 書中描述他在1924-1929期間,在日本和日本劍術大師阿波研造學習劍術,他提及:劍術在瞬間發揮強烈集中的技巧和專注力,藉此提升精神上的專注,並培養”看見真實大自然的能力”。

而鈴木大拙則是為這本<劍術與禪心>撰序 : 如果一個人真心希望成為某項藝術的大師,技術性的知識是不夠的。他必須要使技術昇華,使那項藝術成為”無藝之藝”,發自於無念之中。

Herrigel在書中提到:經過無數次反覆練習之後,獲得技術上的技巧,然後在學著超脫,”在執行任務之前,藝術家喚起這股沉著的心境,並經由練習來確立這心境”。

Freeman白話點說: 整體的過程是”學習、放空、反應”。而這”放空”則是習得技巧並多加磨練之後,讓心思一片空明。

另外,關於劍術,讓我聯想到這幾天和老公的對話,他提到最近的新聞時事(今年五月): 一個加拿大的狙擊手,在伊拉克射出了3540m的射程,命中要害。當時我提出了這樣的疑問: 要怎麼樣可以在這麼長距中對準目標,頂尖狙擊手的需要怎樣的技巧能力?我老公說他其實不清楚,但他有聽過狙擊手要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脈搏,要在”兩個脈搏跳動間”精準發射。 光是想到這樣絕對的專注沉著,屏氣凝神似乎還不夠,入定到周遭空氣也瞬間凍結了吧!

 

 

 

 

Done is better then perfect

開始這一次的部落格,內心一直想的都是這句話: Done is better then perfect.

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開了部落格,總是一開始絞盡腦汁想個最特別的名稱阿,或是要用怎麼樣的domain name,最後都三分鐘熱度不了了之,這次的開始很隨興,名字或標題大概用了30秒去想,反正以後可以修正。

一直猶豫不前的總是覺得自己沒甚麼文筆,照相也照得很普通,喜歡的東西更是稀鬆平常,要不就是閱讀了有趣的書或雜誌,像個學生一樣做了筆記,稱不上見解。

但這樣一拖再拖,也不會哪天像海明威晚年寫了盛年時的巴黎時光,歷歷在目恍如昨夜,以前出差的各國遊歷,都過了七八年了,照片也還是沒有整理,更沒有文字。說真的,當下的心情感受,能夠回憶起的,已經很微薄了。

我想是該拿出持之以恆的執行力,養成一個每天書寫記錄的習慣,此時,回溯過往片段的文章也會不少,期許能多一點貼近每天的紀錄,還有時事的觀察。

不要在三分鐘熱度了!

置物籃

今天開始了夏季折扣,我最大的興趣就是去我家附近的Monoprix 尋寶 (像是複合型百貨,主要是超市為主,算是定位在比較高一點的超市),生活用品是我第一首選,今天去買了這個白色提籃,實在是想不出要拿來裝甚麼,但很喜歡,跟我家的布置簡直融為一體,所以就趁特價買了下來。

如果有在織毛衣,很適合拿來放毛線球,再隨手插著兩隻棒針。

如果是念設計的,也很適合把描圖紙阿,捲成滾筒隨興放進去。

但上述兩個都不是我的情況,冬天想拿放些常用的圍巾/手套/毛線帽,現在夏天還想不到要放甚麼啊! 不管了,光是擺在旁邊欣賞,心情也很好。

另外兩個置物籃(帶) 其實是強化紙纖維的花盆,前幾年開始出現這種強化纖維,看了些日本牌子拿來做錢包阿,辦公包之類的。小的那個我拿來收納遙控器。

大一點的就放在電腦編裝些常用的雜物(釘書機阿,隱形膠帶,口紅膠之類的,喔還有一個無印良品的小捲尺,非常實用,每次上網買東西,要知道大小尺寸, 就可以馬上測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