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的節瓜

這一兩天超市大產節瓜,趁新鮮買了好幾條回家,其中兩條切片冷凍,其他就這一兩天吃完。

以前不知道原來節瓜吃起來有苦味,就是放了太久了。這幾天吃新鮮的,蒂頭還是嫩綠帶汁的,而不是反白乾燥的。

節瓜除了切片炒來吃、切丁可以放進炒飯、切成對半直接煎來吃、或是壓空後釀肉加起司焗烤。最近蠻常做的吃法是切成細絲,做成節瓜奶醬義大利麵,很美味。

Lemon and Courgette Spaghetti

喔! 還有節瓜的花,做成像天婦羅一樣非常好吃。

Beignets de fleurs de courgette

意外看到一個鹹的muffin食譜: 節瓜起司中間包pesto醬,想要來嘗試看看!

Cake courgette comté et coeur de pesto

Lascaux 洞穴的發現: 四個大男孩,一輩子的友誼

去年終於參觀了Lascaux洞穴(真正的洞穴已經在1963年封閉了,而我們參考的是一個1:1複製的版本),關於考古方面的知識和感動,我稍後再補上,但最讓我感動的,其實是發現洞穴的四個男孩們的友誼。

「amitie marcel simon la grotte de Lascaux」的圖片搜尋結果

 

1940年九月8日,一位名叫Marcel的男孩和他的狗狗Robot,同一群朋友在森林裡獵兔,突然之間,Robot就消失在一個枯樹挖空的洞裡,Marcel心想: Lascaux城堡約500公尺遠,這搞不好是一個地下通道。

因此,四天後(1940年九月12日),Marcel 和其他三位男孩: Georges、Simon、Jacques再次回來,真的進入這個洞穴,因此發現了這個有18000年歷史,史前時代的巨型洞穴。

Ce jour où Lascaux est entré dans la préhistoire

他們對於洞穴的愛護珍重,從他們後續的故事可以深深體會。直到1963年洞穴正式對外關閉前,Marcelc和Jaques一直都是洞穴的講解領隊,一心只為了確保大家不會對洞穴內的事物造成破壞。

甚至,Jaques將其一生都奉獻給了洞穴: 至始至終都是Lascaux洞穴的講解領隊和守衛。

France Culture 在1980時,撥出關於這個發現和Jacques自己的回憶訪問,請點連結(法文)

四位大男孩長大後,分居各地,大家各司其職,但每年的九月12日,他們都會回到Lascaux來紀念發現洞穴的這一天。

2011年的報導,據發現洞穴後的71年,又到了一年一度的聚會,然而,Jaques和Marcel 早已先後離開人間,只剩Georges(左一,87歲)和Simons(右二,84歲)繼續參加。

Montignac célèbre les 71 ans de la découverte de Lascaux

2015年的新聞報導,75年後,只剩Simons還在人間,高齡88歲的他,在女兒還有孫子的陪同之下,繼續在一年一度的發現日,回到Lascaux洞穴。

影片連結

此外,令人痛心的是,Simons的雙親在他們發現洞穴後兩年(1942年)被遣送到奧斯維茲集中營,他原本也被遣返,還好因為紅字會的介入以及行政命令下”16歲以下免除”,得以躲藏在阿姨家(資料來源)。

每當我看到Lascaux洞穴的歷史,想起的總是這段深刻真摯的情誼,以及對於歷史古蹟的深切愛護。

一年一度,直至生命的盡頭,這是他們一生的友誼。

1986年,具發現洞穴後46年,他們四人在Lascaux洞穴的入口前合照。

由左而右: Marcel Ravidat, Simon Coencas, Georges Agniel et Jacques Marsal

# 關於這段四個大男孩發現原始洞穴的歷史,可以參考連結(法文)

被雷雨打落的小檸檬

今天一早在陽台看到了小檸檬躺在土上,心裡想: 天啊! 昨天的風雨果然太大了! 還好有兩顆檸檬”但心裡這麼想,卻在樹的另一頭看到了另一顆小檸檬也被吹落了。

心情蠻沮喪的,喜出望外的兩顆檸檬,今年是不會再長了,未來也幾乎只有奇蹟發生才有可能。

以為小檸檬跟大檸檬一樣,可以緊緊的抓住樹枝(未完全成熟的檸檬有超過九公斤的”果實移除力”(註),也因此採收時需要利用到修剪工具),但顯然不是。或許也有可能是這兩顆檸檬也不足以長大,體質不良就落果了。

但掉落的時機點太巧合了,只讓我為自己的粗心忽略感到自責。

 

(註) Book <Much Depends on Dinner> 中文譯書: 一切取決於晚餐

Rafale 戰鬥機

上個周末,如果我沒記錯,應該是禮拜天早上,我照慣例在陽台喝咖啡吃點早餐時,突然聽到天空有引擎巨響,一看天空,劃過三台極似Rafale戰鬥機。

Rafale_chasseur_France_A301_refluing

Rafale. Photo: Tech. Sgt. Nathan Lipscomb/USAF

來不及拿手機覺得可惜,但不到五分鐘,又飛過三台?! 但我還是忘了把手機放在身邊。

今天看了新聞得知,Serge Dassault 在Dassault的辦公室,心肌衰竭,高齡93歲過世了,提到這位Dassault group的靈魂人物,不能不提到Rafale戰鬥機,一架造價不斐(一億歐元)的戰鬥機,由法國Dassault獨資,列入世界少數的Supercruise

總重約10噸的Rafale速度可達到2.200 km/h,並在短短的400公尺跑道起飛(這讓我想到法國的戴高樂航空母艦的確是航道短),另外它是唯一可以運債超過它總重1.5倍的武器和軍火(資料來源)。

L’appareil de 10 tonnes peut voler à Mach 1,8 (2.200 km/h) et décoller sur 400 mètres, avec un rayon d’action à haute altitude de 1.850 km. Il est le seul à pouvoir emporter 1,5 fois son poids en carburant et armements.

主要還是由法國軍方使用(其他國家無法負擔戰鬥機中的LV吧,話說是有接到印度、卡達、埃及軍方的訂單…)

我會知道達梭,也是因為前工作的關係,有些案子和他們有所接觸。另外,達梭也跟台灣有些關係,我想大家都耳熟能詳的拉法葉弊案,就是跟他們有關。(關於Serge Dassault的深入報導可參考連結)

想到那天早上畫過天空的,不是到是總共六台,還是同樣三台來回,總之不論是三億歐元還是六億歐元劃過天際,還有那震耳欲聾的引擎聲響,還真是令人難忘。

在地底旋轉生長的紅蘿蔔?

我有一種”只要有人在臉書上詢問關於植物的任何問題,都一定要找到答案“的強迫症,例如拍了一個奇特的花朵,希望知道它是甚麼”,或者是怎麼種植那些居家植物,我都會竭盡所能地找到答案,沒找到不善罷干休。

今天看到好友在臉書寫到:

書裡寫著紅蘿蔔於生長過程中會在土壤裡緩緩地旋轉!!
試著找更詳細的介紹或影片都找不到…
連破英文都使上了還是找不到…
書是日本人寫的 有大大要找找看嗎?
轉~轉~轉~

題外話: 找到一本有趣的日本繪本: 胡蘿蔔忍者忍忍 (にんじんのにんにん)

這個令我太好奇了!! 找了一下,關鍵字選擇:如果用了grow或是underneath 之類的,只會找到園藝種植的為主,試著用一些甚麼植物生態學之類的,找不到,後來想到”那試試看縮時影片”(time-lapse video)好了!”

縮時影片中,水耕的蘿蔔看不太出來。

後來找到一個日本人用了縮時影片拍攝的”土耕”的紅蘿蔔。

雖然,整體的縮時影片有幾個橋段感覺上”缺了很多片段”,並沒有接得很順,但後面就蠻一貫的。細細觀察莖葉的生長,那莖葉生長移動的幅度也太大了吧?! 有時候周圍的小石頭還被推開。

如果排除是風吹的話,那麼真的可以強烈懷疑土壤下頭,有些很劇烈的動靜(旋轉?!)

如果會旋轉,會是為了往下延伸,像螺絲起子一樣往下鑽嗎?

Dordogne:受英國人傾心好山好水

我還記得哈利和梅根婚禮當天,新聞除了報導婚禮的現況外,有一個橋段是法國中西部Dordogne的某個村莊的一間酒吧,滿滿的英國人正在看著直播婚禮的大螢幕

我問老公"為什麼要特別採訪這個地區的英國居民啊?"我老公這才跟我說,許多英國人退休後,選擇長居在Dordogne一帶,而且這裡有不少村莊原本幾近荒廢,卻因為英國人口而復甦了。

A souligner que la présence britannique dans certaines campagnes désertées a permis le maintien d’une certaine vie dans le monde rural.

上網查了一下,英國人口在法國約有40萬人,主要居住地:以大巴黎居冠(16%)外,緊接著就是Nouvelle-Aquitane (Dordogne屬於其中的一個départment)圖下紅色的區域。

Localisation de Nouvelle-Aquitaine

在法國的英國移民:普遍來說都屬於高教育水準和收入,但融入當地的程度並不高:多半是因為語言的隔閡,英國移民的團體則是十分團結。

Périgord是舊有的區域稱呼,而現在的省區畫分則是Dordogne(住在Dordogne的人被稱為是Périgordins)這裡的都市化程度很低,維持的景觀幾乎是數十年如一日,除了天然景觀外、人文、歷史建築、古蹟也非常的豐富,包括最有名的原始洞穴grotte de Lascaux也是在這裡。

Fichier:Lascaux painting.jpg

Périgord就土地和植物景觀,分成四區顏色: 綠色(白橡樹為主)、白色(石灰岩的地質)、黑色(葉面較深的冬青櫟,讀音"立")還有紅色(則是有產葡萄的產區)其中紅色區塊有一個城鎮:Eymet則有三分之一的人口是英國人。這麼巧在葡萄酒產區,愛喝酒的英國人,這應該不是個巧合吧?哈哈)

而在英國人心中:最美麗的法國城鎮則是: Domme (關於這一點,我是有帶保留,因為法國媒體"Le point”所引用的是英國媒體The Telegraph 的這一篇:France’s 20 most beautiful villages,的確,Domme是放在第一個,但文中並沒有"排行"的意味啊?!)

Domme, Dordogne, Aquitaine, France

另外,一提到Périgord這個區域,想到的一定是數不盡的美食和餐廳,印入眼簾的特產就是:鵝肝、鴨胸、松露、魚子醬、蝸牛,另外各種珍貴的菇類:松露、牛肝菌羊肚菌,(還有核桃)..都是法國料理中"元老級"的珍饈,這也不難理解,英國人為什麼願意在此養老了,好山好水加上美食美酒,連我去年度假來到這一區後,發現這裡的特產美食還有原始的景致(40%是森林),我也非常樂意搬來這裡退休!

 

Stile的設計

關於Stile這個單字的認識,其實是大一的暑假,我在英國鄉間小鎮遊玩(念語言學校期間)所看到的,當時在英國看到時,並沒有好奇地去瞭解這個設置的名稱,,只是覺得這個設計真方便,到是回到台灣後,某次意外在字典裡看到這個字,就深深地記住了。

「stile」的圖片搜尋結果

我覺得這個如此簡單: 兩個高度不一的木條交錯後,就成了跨越圍欄的樓梯,就這麼剛好,可以成了兩側一上一下的階梯。就地取材,簡單實用,這真是不可多得的好設計。

「stile」的圖片搜尋結果

也可以平行放(但我覺得交錯的更好走):

「stile」的圖片搜尋結果

這似乎是”很英國”的東西,無意間找到了一位美國女性寫的部落格,寫了一篇關於stile的東西,她記得她小時候讀到了一篇英國的兒童小品 "老太太和她的豬豬"Old Woman and Her Pig (文章其實是隨著劇情把敘述句逐步累加,讀起來特別有節奏感)

「Old Woman and Her Pig」的圖片搜尋結果

主要的劇情是老太太要豬豬走過stile,她才能夠回家,但豬豬卻不願意走過去,因此她麻煩了一連串的人事物(狗狗、棍子、火、水、繩子、牛、屠夫):

She buys the pig and on her way home she comes to a stile and says:
Please pig, get over the stile
But the pig would not
The story continues on with how the pig finally gets over the stile. A fun tale for children.

她當時心想:stile 到底是甚麼鬼東西啊?!

她覺得在美國很少看到,也覺得很可惜,在美國沒有發展像英國一樣的設計(也大概是因為美國沒有立法讓民眾可以穿越私人土地吧!)。

(部落格文下有讀者留言說,在德州一帶有畜牧的州也有這樣的設置。)

她在美國看到的是像下圖這樣,光是用想的,就知道這攀爬起來有多困難,好不容易爬上去,沒有支撐點轉身,用一個很滑稽方式(如果維持不轉身的情況)下梯子,如果爬到上頭要轉身,到底是要怎麼操作呢?!

看了維基百科的介紹,的確是提到在英國的設置是明文規定Rights of way in England and Wales的:儘管現在有些修正: “new structures shall not be stiles unless exceptional circumstances require them.”

另外有另一種替代的設置是:squeeze stile,大約是25公分的寬度而已,因此動物(豬牛羊)無法通過,太胖的人也過不去啊!

「A squeeze stile」的圖片搜尋結果

陽台的玫瑰們

最近家裡面多了三種品種的玫瑰,之前買的小玫瑰都不算,今天來稍微深度研究一下這三種玫瑰的特性。
基本上,我喜歡的玫瑰色調還是偏向粉色和白色。

 

Pierre de Ronsard
我覺得在法國十分常見,一來它非常多產,二來,它非常耐操:體質堅強:耐冷耐熱,不容易有蟲害,此外,它的刺極少,幾乎是沒有刺的,千萬別想說:玫瑰本來就有刺啊!! 有甚麼關係呢? 有很大的關係! 我後來在整理其他兩種玫瑰花時,一不小心就被狠狠的刺了一下,很痛!

 

到底有多產呢? 看下圖橘色陶土盆那盆(200歐),玫瑰滿到要溢出來了,而且它會一直開花,直到入冬結霜之前…

 

花朵內層較為粉色,慢慢漸淡,呈現乳白色的。
我家的Ronsard,算是我心中最理想(最愛的)漸層色盤。

 

中文稱作”龍沙玫瑰”應該就是Ronsard的音譯,Pierre de Ronsard是法國16世紀有名的。詩人,寫了非常多愛情詩。
至於香氣,介紹是說有輕微的香氣,但我覺得鼻子貼著聞,都聞不太到香氣。
紀錄一下,買的時候地所附的照顧小卡:
(移盆時)小心地把玫瑰從莖的最底部握緊,拔出塑膠容器,接著放進裝有水的水桶裡,讓土壤充分吸收水分(標準是要泡在裏頭1-2小時),接著才放進大的容器裡(容器一開始先在土壤中心挖出一個適合的洞),把周圍土壤填滿,移盆完畢後,要充分澆水。
澆水: 第一年水分一定要澆足,確保根系充分發展。

 

2.Gruaud Larose
花朵也是粉色,但我家的看來帶了點粉橘(用腮紅的顏色去想可能會更具體),香氣十足,花朵十分的大,枝幹很挺直,支撐性好過Ronsard,不會垂頭喪氣(Ronsard開到極盛,會垂頭了)

 

Geruaud Larose其實是歷史悠久的莊園”Château Gruaud Larose”(18世紀開始建造),以1855年伯爾多酒莊的分級屬於第二級酒莊( 2ème grand cru ): 另外,屬於第一級的酒莊也才五個而已。
「chateau Gruaud Larose rose」的圖片搜尋結果
酒莊的擁有人Jean Merlaut (從1977年開始擁有)希望能種植屬於酒莊氛圍和氣質的玫瑰,因此請來了專家Michel Adam來為酒莊培育出獨特的玫瑰;有人甚至形容它的香氣如同  Pierre Hermé的玫瑰馬卡龍Ispahan (資料出處)。
既然有這麼一段結合葡萄酒的歷史來源,我一定會買一罐Gruaud Larose,坐在陽台,邊看著這個玫瑰花,品嘗葡萄酒,另外也要買個玫瑰馬卡龍來吃。
從上俯拍:
 

 

今天早上拍了一朵,中心還呈現這樣包裹的嬌羞樣:

下午拍的時候,中心整個燦爛式的開展,美極了:

 

3.Winchester Cathedral

真正來自英國的玫瑰品種:  培植廠商是David Austin,網站有e-shop,可以看到種類非常驚人的玫瑰,
David Austin原本只是業餘的玫瑰種植,到後來發展成現在的規模,已歷經了一甲子之久,而David Austin不但成了一個品牌,至今來是父傳子的家族企業。
David Austin Roses - Home Banner

值得一提的是,他們在英國的所在地,有數個美麗的玫瑰園(免費參觀),還有茶沙龍,看了一下地圖,離玫瑰園最近的大城市是伯明罕。光是看到照片,我都醉了,如果去到現場,我怕我會想住在那裏了。

當時在買的時候,在兩個品種間游移: Winchester Cathedral 和 William Catherine : 買家給我們的解釋是說,Winchester 是純白,而William則是偏向乳白色,除了顏色外,我覺得外型實在是太像了。回來看了一下網站的介紹:

Winchester Cathedral :

A white sport of ‘Mary Rose’, with the occasional touch of pink. It produces a mass of medium-sized, loose petalled, fragrant rosettes, and continues to bloom at regular intervals throughout the summer. It makes a well-shaped shrub with twiggy, bushy growth and nice foliage. Named after one of the finest cathedrals in Britain. David Austin, 1984.

右下那一朵,昨天還只是花苞而已:

 

左邊這朵,大約開了四天了:

 

從側面看,花形算比較淺的cup:
就敘述和家裡生長的觀察,的確Winchester從花苞展開後,就是純白。

 

想當然,這個玫瑰品種的命名就是為了慶祝William的皇家婚禮。
The blooms have the classic shallow cup shape and the full petalled form of the Old Roses. Each has a button eye of small, inward-folding petals. Soft creamy apricot at first, they quickly fade to cream, then to white. The fragrance is pure myrrh. It forms an attractive shrub with bushy, relatively upright growth. Named to celebrate the Royal Wedding. David Austin, 2011

 

這一款的花色,買的當天看起來的確是有一點點偏淡淡的杏桃色: 就敘述來看,應該是剛開展不久的,之後會慢慢轉成乳白色,接著全白,花的內部,有像扣眼般往內折的花瓣(Winchester也有阿…)。

 

對於Winchester白玫瑰,我其實是有點小失望,它的花朵維持不久,不到五天就開始落下花瓣。但還好,Winchester的型態是灌木叢的開展方式,以目前我家擺放的位置(和山茶花擺在同一側): 我覺得就算沒有了玫瑰花,也還算好看。(其他以上兩種都屬於攀爬類型,會一直往上抽高)。

和一直抽高的Gruaud Larose(中間那盆)比較:
 關於照顧小提醒:
移盆前,可以在最底下放下”香蕉皮”,增加土壤的磷質。
不需要施肥(大概等到三四年過後再施肥?!我記得是這樣)

喜出望外的檸檬!

兩年前,興致來潮看了"托斯卡尼艷陽下"的原文著作,Frances Mayes在托斯卡尼的生活讓我心神嚮往,在自己學過了義大利文,也去了義大利念了幾個禮拜的語言班,去了好多趟義大利後,看了書中描寫的一景一物(尤其是買了房子整修的過程非常引人入勝),另一本著作則是她安頓好之後,深度認識托斯卡尼的體驗。

某個周末,在看書的過程中,突然有一個念頭"我想要買一顆檸檬樹!"也就這樣,我們當天就衝去買了檸檬樹,買的時候問了店員:這顆檸檬掉了之後,還會有機會長其它檸檬嗎?店員說:如果幸運的話,隔年還會長一顆。之後應該就不會了,但會每年都會開花,花非常的香。

很幸運的,隔年我們"意外"的擁有一顆檸檬!這棵新長的檸檬"過了快一年了"還繼續掛在樹上(但是沒有轉黃!)

曾經看書說,檸檬要在零下的溫度下,才有機會轉黃,明明我們就過冬,也有好幾天是零下的溫度,但它依舊青綠。

這一兩天,我發現,竟然有兩個小布隆冬的檸檬正在形成當中!太令人驚喜了!去年花開得非常的多,今年卻只出現不到十朵,卻長出兩顆檸檬?!

照了其中一顆,右上角有點模糊的就是檸檬寶寶,而左下角那顆,就是掛了快一年的綠檸檬。

再來一張檸檬剛長成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