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ndée 建築的初步觀察

這一趟去Vendée旅遊,對建築物有些很淺層的觀察: 例如這裡的民宅大部分都使用了橘紅色磚瓦屋頂、搭配顏色不一的泥造牆面(我在沿路一直在想,到底那個顏色比較搭配,最後選出了我心中覺得最理想的)、色彩鮮艷的開闔木窗板。

圖下的民宅應該算是比較傳統的,而牆面也大多數是自然刷白色,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這個顏色讓這種牆面看起來比較廉價感。

另外用石牆的選擇,我覺得也不錯,比刷白牆面來的有質感多了。

以下這兩個建築,同樣保有了橘紅色磚瓦屋頂,但窗戶的設置已經是現在常見的窗型,我覺得這個要帶點灰調的藍色,和橘紅色磚瓦是最搭配的,圖片第二張的是用木板(可能是組合木板),也是不錯的選擇。

除了這種民宅特色外,蠻多集合住宅社區,建案都算新,也沒有甚麼太大的特色。唯有在海岸邊,有些看起來蠻”高級”的別墅,年代都有些久遠(在海邊的房子,只要不經常維護,一定會被鹹鹹的海風侵蝕得醜醜的),但通常都比較有建築特色,有些建築細節和語素可以考究。

我並沒有特別拍這類型的海邊別墅,圖下這個算是比較新的(可能是翻新整修過的),但它旁邊一排,有蠻多”年代久遠的”的別墅。而這個海邊別墅就有蠻多建築細節: 角柱設計/五角窗/圓拱窗等等,

另外這類型的黑屋頂,我蠻喜歡的,跟這一帶的教堂建築相呼應。

以下的建築,還加了希臘柱飾,而右前方屋頂的斜度,也有荷蘭比利時一帶的特色。

 

圖下是Saint Jean de Monts市集的磚瓦木造屋頂也非常美,像一朵綻開的花朵一樣。

看一下內部的木造體,好美!

而令我感到最印象深刻的(負面的),應該是海岸線的鋼筋水泥集合住宅,我實在不敢形容,身處在這建築體周圍的感覺,只要快步離開這個地方。

鳥瞰這個建築,感覺很氣派很厲害,但近看和隨著歲月的痕跡,這類建築真的經不起時間的考驗。

建築物前面的突堤棧橋非常美(L’Estacade saint jean de monts),2013年重整建完畢,使用了不易腐蝕的印度黃檀木(Tali) , 總長約400公尺,漲潮時漫步在上頭,有種置身海中的感覺。

camping proche remblai saint jean de monts estacade

「estacade saint jean de monts」的圖片搜尋結果

 

 

 

穿著黑背心的阿爾薩斯倉鼠

今天看到新聞在報導”阿爾薩斯倉鼠(grand hamster d’Alsace)”,影片中不見倉鼠的蹤跡,好奇查了一下牠的長相,實在是太可愛了! 像穿著一件連身黑背心一樣,臉頰兩塊肉垂垂的。

385572

這”只有肚子一帶的毛色深過其他部位”也是絕無僅有的(在哺乳類中)。

倉鼠的減少主要是因為阿爾薩斯一帶,越來越多單一玉米種植,導致倉鼠的棲息地越來越少,此外,倉鼠有95%時間都在土裡活動,如果真的在阿爾薩斯巧遇野生倉鼠,那真的是非常非常難得。

但在阿爾薩斯當地的復育活動,和農夫們自願性選擇多樣種植/輪種,2016年只剩下400個倉鼠窩;2017春天已增加到685個。

但倉鼠在法國要達到常態生長,至少要有4500隻,而法國還未達到這個數量(目前可能只有到1000隻左右)。

參考資料: Alsace: le retour du grand hamster (France 3) 

Un hamster alsacien

 

想更認識阿爾薩斯倉鼠 (我覺得資料連結中,有倉鼠的地下窩圖是示,非常的有趣): http://www.grand-hamster-alsace.eu/wp-content/uploads/sites/9/2014/05/02-livret_technique.pdf

 

 

到法國Vendée度假

上週去了法國西南邊的Vendée度假,這一區當初吸引我的目光,主要是規劃極為完整豐富的自行車步道, 除了海岸景觀外,還有如同威尼斯水道的小船行、沿岸離島以及鹽田風光。

「Vendée�的圖片�尋�果

規劃良善的自行車路線

關於自行車路線總共規劃出23條,每條路線的特徵都詳細分類介紹: 難度、距離、沿途特色、道路性質、所需時間)

網站規劃的非常好: http://www.vendeevelo.vendee.fr/les-differentes-pistes/littoral

另外,遊客中心也有專門介紹自行車路線的簡介書(免費索取)

舉例De Saint-Jean-de-Monts à Saint-Hilaire-de-Riez的路線: 連結點選

總長約10公里,其中柏油路地段約6公里、沙質地4公里,時間約一小時,沿途有遮陽和避風的森林,也會經過幾個海灘….

A l’abri du soleil et du vent, vous relierez facilement Saint-Jean-de-Monts et Saint-Hilaire-de-Riez, deux stations balnéaires vendéennes réputées.

Tout au long du parcours, vous longerez de nombreuses plages facilement accessibles, avant de pénétrer dans la forêt. Vous pourrez alors approcher de près une faune sauvage très diverse : chevreuils, lapins, écureuils, mésanges…

Afin de vous aider à profiter pleinement de votre balade, de nombreux parkings et des aires de pique-nique seront à votre disposition sur le chemin.

綠色隧道-velo rail

這一趟旅程中的一個驚喜之一就是Velo rail,在法國利用舊鐵道發展成圖下的自行車旅程是非常普遍的。連結的法國地圖中,有小圈圈的地方都是有velo rail的觀光景點。

一般可以乘坐四人,兩人在前踩腳踏車,而後頭可以坐兩名乘客,如果有嬰兒,也有特殊的設置放置嬰兒坐椅。

而Vendée的這條舊鐵道,全長10公里,整條路幾乎都是圖下的綠色隧道一般,非常的心曠神怡,我在法國大概嘗試過四次不同的舊鐵道自行車路線,只有這一次的路線是如此的綠意盎然。

Abbaye Saint-Pierre de Maillezais

大教堂的遺跡坐落在遠古時的沼澤區(marais),我覺得規劃的非常好,儘管”所剩餘”的部分並不多,但動線安排和別具巧思的配置,也能夠過我們的想像,感受原本的宏偉壯觀。

「abbaye maillezais�的圖片�尋�果

尤其是教堂正殿內,特地標示出的大理石柱腳,我們更能夠想像正殿的空間感。

這一側的高塔可以沿著樓梯上去。

從教堂上頭可以眺望遠方,一覽無遺的綠草如茵和森林,以及遼闊的天際線。

12點鐘方向,我們可以看到三道不同的邊界線,分別代表了不同時期的擴建: 11世紀初、1080年、1540年)

整個教堂遺址除了規劃完善外,售票中心也非常講究,和整個景觀融合得很好。

前後都是大片玻璃,而櫃檯後頭的置物櫃也特地貼上木條”隱藏”在自然的氛圍中。

近拍了一張,這道木條牆,都是收納和工具間。

售票和紀念品中心旁邊的廁所,也是半通透的設計,外頭牆面則是爬滿綠意盎然的常春藤。

另外,我非常推薦的是在舊教堂遺址旁邊的小餐館,前院的位置除了能看到教堂外,置身在院子喝杯咖啡的感覺非常的棒。

Marais Poitevin 小船遊

就在教堂遺址的旁邊,有個可以租小船的小港口(其實在上述的小餐館旁邊也有一個租小船的上船點),我們可以選擇自己划船,或者是船夫隨行。

我們選擇了自行划船,路線有1-3小時,第一次來的時候,我們選擇一小時,實在很喜歡這份悠閒寧靜的感覺,隔了幾天又來划一次,而且選擇了2小時。

在船上悠悠地往前時,心中想起了幾首詩詞的句子,例如”小橋、流水、人家”,或是“夜半鐘聲到客船”,在當時不怎麼美的學校教室裏頭,怎麼有可能體會這些詞句的意境,只有現在悠悠地在小船上,一路經過的幽靜綠意,我才能稍微感受到詞句中所傳達的氛圍。

沿途中還巧遇了這三隻馬,為了滿足好奇心,還”驅船前往”,結果前頭棕色的馬,一直想要踏上船,我們想牠們應該是被船帶到這個河中綠地吃草,以為我們是來帶牠們回家吧!

沿途還可以欣賞到教堂遺跡。

摩西開海 Passage du Gois

Vendée 離岸的小島 l’île de Noirmoutier, 在1970年還沒有完成跨海大橋時,只能透過這條退潮時才出現的道路Passage du Gois,我們在漲潮時來拍了張照片,只看的到一小段路面,其他的就只是一片汪洋大海。

然而回程(通過跨海大橋去離島繞了一圈,順便吃午餐)時,選擇在退潮時經過這條道路,儘管漲退潮是如此普遍的自然現象,但第一次遇到如此大規模(全長約四公里),簡直像摩西開海一樣的神奇。

要注意的是每天漲退潮時間是會改變的,可以參考官網的資訊,另外要通過這條道路,則需要把握退潮的前後90鐘

可愛的捕魚小屋 Pêche au carrelet

在前往小島的沿途,除了鹽田之外,偶爾也會看到圖下的捕魚小船屋,非常的可愛。


清澈見底的海邊

Vendée 的海岸線,除了少部分的礁岩地形,很多地方都是廣大的沙灘,我們來的春季算是度假人口較少,不難想像暑假時,這一帶是會多受歡迎。

海邊的小咖啡店,非常小巧溫馨。

我蠻喜歡法國在海邊砌成的天然游泳池,漲潮時把泳池填滿(順便流通,換一下水質),退潮就成了安全的游泳池。

水清澈到不可思議,這張照片的小螃蟹是在水中!

第一次看到野生的海葵(閉起來的樣子),這是法國海岸常見的海葵品種 l’actinie rouge

把手指貼近觸角感受海葵慢慢閉合起來的感覺實在太驚喜了(一開始真的怕怕的)。這種海葵的是有毒的喔,但是手的皮膚夠厚,所以毒液並不會穿透,但是如果讓”毒液”停留在手指,然後觸摸較脆弱的皮膚區塊(例如手背皮膚、臉部、眼周)就有可能造成灼熱感或是”灼燒”。

另外,還有擱淺的海星…

放牧豬 Porc de Vendée

Vendée一帶的豬,約在17星期大開始,就有奔放於大自然的自由,每隻豬至少要有83 m2的活動空間(怎麼覺得我連豬都不如了…)

因為 Porc de Vendée 有認證標章,所以規範也相當謹慎: 飼料要求 70 % 穀類 、25 % 植物性蛋白質(大豆或是油菜花)、 5 % 維他命和礦物質;另外,生長時間至少要有6個月。

列舉 Vendée 特產

鰈魚

沙丁魚罐頭

Gâche 奶油麵包捲

小島 l’île de Noirmoutier的海產

島上有一間海鮮Pizza,我覺得薄餅披薩上放滿海鮮是不錯,但是干貝如果可以先用奶油微煎過,可能更好,干貝非常新鮮,所以幾乎只是稍稍入炭烤爐烘烤一下下,以至於披薩吃起來不夠熱。

我記得有一次看沿海捕魚的訪問節目,裏頭有說道新鮮的魚蝦貝類是”完全沒有魚腥味”(其實我小時候非常不愛海鮮,就是因為這股味道),只有一微微的海水鹹味感,我在這個鮮甜的干貝時也深深體會到了。

蘑菇和巴黎的一段歷史

菇類的法文是champignon , 而如果要特別說是磨菇,則會說”巴黎的蘑菇” (champignon de Paris)。

為什麼會是巴黎的蘑菇? 這的確是一段有趣的歷史。在1880年巴黎地區總共有300個蘑菇”農場”,而至2012卻只有5個”農場”。而從事蘑菇種植行業,在過去主要是義大利移民。

蘑菇種在巴黎哪裡呢? 就在巴黎地底下的: 採礦場和巴黎地下墓穴!

SAINT-DENIS - CULTURE DE CHAMPIGNONS PARIS

Culture de champignons de couche. Carrières de Saint-Denis (Seine-Saint-Denis). 1900. © Jacques Boyer / Roger-Viollet

 

巴黎報的這篇報導介紹的 Grégory Spinelli 所從事的蘑菇種植,供應給 三星主廚Yannick Alléno,已經是三代相傳的家族企業,Spinelli這個名字,怎麼看都像是義大利人姓氏 🙂

種植蘑菇的歷史非常久遠,據說在西元前1450年的埃及壁畫中,就有看到蘑菇的紀載。

蘑菇的種植都不需要光照(不像我們常吃的香菇,一天需要八小時的日照),所以全程都在地底下種植是沒問題的。

另外蘑菇的種植一定要有”有機”介質,最古老傳統(西元前200年的希臘人所發明的)種植方式就是:在”馬糞混和了麥梗發酵並分解”的有機介質下生長。

 

 

媒體的二度傷害

上一篇寫到了關於南威爾斯的煤礦背景,我因此找到了Carol 在2009年寫了另一篇關於這個區域的一個城市-Bridgend,曾被媒體高度報導過”高年輕人自殺族群存在”的灰暗抑鬱的城市,2015年的丹麥紀錄片<Bridgend>以這個城市為名,故事背景來自真實的過去: 從2007到2012年之間,共有79名青少年上吊自殺,未留下任何遺言。

Bridgend (2015)

但Carole 在2009就在<The Guardien>寫了這樣一篇評論:  透過Bridgend一個個在地居民的心路歷程,告訴大家”媒體先入為主的頭條故事: Bridgend: haunted by suicide cluster” ,讓多少在地居民身受其害。Carole也提及當媒體架構出這樣的”自殺族群的集體意識”並提供過多的細節,這樣的報導是會造成負面的影響,有研究指出自殺是有感染性的,尤其在青少年族群上。

當接二連三的青少年自殺事件密集發生,媒體總是預設了一個故事在後頭,像我上面一看到”前煤礦城市”時,直接聯想到的一連串標籤:勞工人口、人口外移、失業率高(其實這個城市”很普通”,有中產階級、失業率也普通…等等),媒體想要把這一串青年自殺看成cluster,而當有原因有別的自殺發生,便繪聲繪影的將之歸為同類。

挖掘一個事件背後更大的意涵,這固然是媒體的使命。但在某些敏感的議題上,沒經過謹慎查證和考慮家屬或其他居民的心情和立場,媒體也可能成為悲劇延續的幫兇,例如在Bridgend的事件中,就有當地11歲的男孩看了報紙關於青少年自殺的新聞,看到了名字和照片,看似若無其事的,卻在一兩個禮拜後,結束自己的生命。

資料來源:  How Bridgend was damned by distortion

臉書如何成了操弄民意的幫兇

自從上次寫了<外人眼中的台灣和藍綠之間>,我對於”混合戰”、假新聞、社群媒體操控便有了更多的好奇。

今天在準備午餐的時候,聽了一段TED TALK,感受非常深刻, 演說主題是: 英國脫歐公投中,臉書所扮演的角色以及臉書對民主的威脅。總覺得,英國所經歷的社群媒體操弄,正是台灣進行中的日常生活。

Carole Cadwalladr 是去年揭發Cambridge Analytica 如何(駭客)操弄臉書用戶大數據,以影響選舉(美國大選、英國脫歐)的英國記者。

演說上傳的時間很新,目前字幕都尚未編輯,美國FOX NEWS的評論也是不到一天。

Carole 舉了一個在英國脫歐公投中,62%投給”脫歐”的位於南威爾斯前煤礦城鎮區塊。這個城鎮的人覺得”歐盟沒有為我們做些甚麼”(但這個城鎮有三個由歐盟基金支出的學院和運動中心,以及基礎建設),他們覺得”移民帶來了威脅”(但這裡,在數據上,卻是英國移民人口最少的城市),甚至Carole在當地調查研究時,遇到一位波蘭籍的居民,她說她應該是這個城鎮,唯一的外國人口)。

  • 32 millions GBP : Coleg Gwent: college of further education (英國教育體制: 大學體制 & 專業技職further education)
  • 350 millions GBP: sport center
  • 77 millions GBP: Road improvment scheme

尤其當Carole問一位站在運動中心前的居民,他說”他投了脫歐,因為歐盟並沒有為他做了任何事情” (先生,你後頭的運動中心就是歐盟出錢的,好嗎?) Carole問了當地人,”為什麼覺得移民帶給你威脅?”,居民回答: 我在臉書看到移民”做了很多可怕的事情的影片。

為什麼這個城鎮的人,所感受到的和實際經歷的是完完全全背道而馳的事情?

“這些居民在臉書看到影片“這個敘述句,我們可以這樣反思:

  • 誰放了這些影片(廣告)? 放這些影片(廣告)的意圖是甚麼?
  • 為什麼是透過臉書?
  • 為什麼是這群居民?

這三個問題就用下面的事實敘述,得到解答。

在臉書上,用戶接收了哪些訊息,是如何反應,我們無從回朔,更不用說作任何研究探討。

主張脫歐的團體透過Cambridge Analytica在臉書所分析的用戶資料/偏好/動態,定義出”最容易在政治議題上被說服”的民眾,針對他們”餵食”目標性廣告(右翼想法、並框架了: 移民=威脅,歐盟=牽制力量/財政支出)

英國議會多次要求Mark Zuckerburg 前來解釋: 目標用戶是怎麼定義? 背後投放廣告的客戶背景? 金流量是多少? 但臉書都拒絕提供。

法律限制了政治獻金,但當交易在臉書投放廣告的資金無法管制,卻又造成巨大的影響,這難道不是非常嚴重的議題嗎?

另外,Carole也強調了這些脫歐的團體,除了運用框架來誤導群眾,同時煽動了”害怕和仇恨”。

Cambridge Analytica 是怎麼要將臉書用戶”作政治立場的分類”,以了解他們各自的害怕擔憂是甚麼。

我們可以進一步看 Carole 訪問Cambridge Analytica 前員工的影片和報導(也曾收到來在臉書的”官司威脅”)。

Revealed: 50 million Facebook profiles harvested for Cambridge Analytica in major data breach

‘I made Steve Bannon’s psychological warfare tool’: meet the data war whistleblower

我們的聖母院 Notre-Dame et notre drame

今天一早起來,天氣轉陰,結束了從上個禮拜四連續的晴朗好天,窗景和街景都一如往常,但在巴黎中心的聖母院卻再也不同了。

想起了昨晚,電視開了整晚看直播的火勢,直到11點多才在臉書上,看到有朋友分享現場"火勢已經停止"的影片,這才放心的回房間休息。

我們的聖母院,我們的災難

從火災發生開始(我從臉書看到影片),到火勢大致撲滅,持續了五個多小時。這段期間,法國解放報Liberation隔天會出刊的報紙封面也出來了,標題是:我們的災難Notre Drame。

儘管內心著急著:希望火勢可以控制住,前面兩個高塔能夠穩固住;同時,也不得不佩服這個機智的諧音Notre dame (聖母院)和Notre drame (我們的災難)。

19點53分 照片中這尖塔,就燒斷了。1860年重新改建而成,連結中有好多照片,包括一張精細的內部木造結構,看了真的很難過。

「liberation notre drame」的圖片搜尋結果

約莫十點左右,新聞說所有教堂都會敲起了鐘聲

老公走到向西南方位的陽台,想一聽究竟但沒有聽到任何聲音,而當我走進廚房,站在面向東北的窗戶前,位於我家東北方的教堂,果真傳來了微微的鐘聲。

那一瞬間,我被陣陣鐘聲敲進了內心,我感受到教堂撫慰人心的存在,而這股慰藉如此的古老悠久

儘管我身處的年代,有太多數不盡的科技進步是過往的人無法想像,我也無法想像過往的生活,在看似我們該"擁抱科技,忘卻過往",但當下,我和前人有了連結,我們同樣是在生活中,有脆弱的時刻,需要被慰藉,當我們感到不知所措,知道一種比自己自身還要大的力量存在,我們稱它是信仰也好,信念也好,總能支撐著我們。

過多的國際關切?

一方面極度惋惜聖母院的火災,一方面,我也想到了世界各地的文化遺產在這幾年,因為火勢、戰亂而付諸一炬:2018年9月巴西的國家博物館大火

巴西國家圖書館是世界一流的考古和自然歷史館藏,而其中12,000年前,最古老的女性人類化石"露西亞",也一併燒毀。

敘利亞連年的內戰:被列為UNESCO世界遺產的大馬士革古城區,也被毀得面目全非

台灣也有許多文物建築古蹟,需要我們更多關切。

—————————-

最終前方的兩個高塔被保留住,全部的底部也倖存。四五百名巴黎消防隊員徹夜搶救(巴黎的消防隊比較特別,是隸屬於國家軍隊的),也許大家會覺得他們有穿上防護衣,但穿著極重的防護衣,周遭高溫(請想像周圍貼滿了上千萬個韓式石鍋的感受),他們的勇敢和努力,我要對他們敬上最高的敬意和感謝。

石造建築雖較能耐住火勢,但極端而劇烈的高溫也讓建築體處於極度脆弱的狀態。

原本今晚上是法國總統"繳交期末考成績單"的演說(關於黃背心運動而在法國各地展開的全民辯論Le Grand Debat 總檢討),但突如其來的大火,讓下午剛錄製好的演說,臨時在晚間快八點前取消。

我老公說法國總統也算"幸運",這麼大的災難發生,尤其具有如此象徵性意義,文化上也好,宗教上更是,很容易凝聚大家的心,而這陣子分裂的法國,"似乎很需要如此的凝聚力"。

Incendie de Notre-Dame de Paris : et soudain, le monde politique français se rassemble dans l’émotion

未來歷史上,會永遠記住了這傷痛的一天,儘管百般不願意,我見證了這樣的一個夜晚。點開了聖母院的官網,看著網站上那些美麗的建築照片,鼻子一酸,眼淚模糊了視線。

 

Spiritualité

 

 

支撐著聖母院屋頂的「森林」

聖母院的斜屋頂閣樓部分(Les combles)被火勢攻擊下全毀,而在外觀看不到的內部木造結構,被稱作"森林",因為裡頭支撐架構都是來自完整的橡樹chêne樹幹組織而成,總共使用了超過1300棵樹,換算成森林占地面積高達21公頃。不同於外觀石造部分的修建是近兩三百年的歷史,屋頂上的木造部分是自中世紀以來保存下來的。

重建的難點之一:現今已經很難找到如此巨大的樹木了。

最早的木造體是 1160-1170之間,(可能是因為大火或是擴建)1220年重建木造架構,但之前的部分架構依舊被保留下來。

木造的規模,就算以現在建築的觀點來看,依舊是非常壯觀:中殿(la nef)上方100公尺長,13公尺寬,而下方米褐色地帶(le transept ),也有40公尺長。

我對於木頭的建築總是特別有感情,一方面知道它們來自樹木,每棵大樹都見證過長長的歷史。另外,木造建築需要隨時照顧(噴上特殊的膠以預防結霜、特殊的塗料以防蟲防霉等等),而像聖母院如此悠久的歷史,木造體的照顧是一代相傳一代的接力賽,而這樣世代接力的情感連結,一直是我衷心喜歡的特點。

以下影片是去年修復le transept的木造架構(木頭的年代約是13-18世紀不等)所拍攝的短短宣傳影片。

延伸閱讀:

由市民一磚一瓦砌起的巴黎聖母院

Architecture, patrimoine : tout ce qu’il faut savoir sur Notre-Dame de Paris

聖母院的後續:責任歸屬和修復

目前的責任歸屬還尚未釐清,一連串的調查從昨晚就開始展開,甚至昨晚也完成了十來個審察會議auditions。

Incendie de Notre-Dame de Paris : l’enquête s’annonce compliquée

修復的過程很長很長,也需要非常多經費。不到一天的時間,來自民間大型企業的捐款已達到5億歐元。

精品集團Kering的老闆當晚就率先捐出 1 億歐元,另一個精品集團LVHM老闆也以個人和企業名義捐出 2 億歐元,石油集團TOTAL 也捐出不小於1 億歐元。

另外,原物料方面"木材",法國境內的木材商也都動員起來。法國第一大橡樹開發商Charlois,也開始保留優質的橡樹給聖母院修復使用,他們也特別強調,要運用在聖母院木造體的山毛櫸,至少都要 150年以上的樹齡

Reconstruction de Notre-Dame : déjà demi-milliard d’euros de dons récoltés par les entreprises et les grosses fortunes

 

全民記者和網路側聽

另外,我也想提的是,昨晚經歷這個重大事件,我也親身體驗到"通訊媒體革新下,大家都是公民記者"的過程,或者是說"全民記者"的時代。我的第一手新聞是來自臉書上在現場的友人或是特定團體的人。當我看到火勢被撲滅的影片時,同時間,我試圖看各家新聞,跟新速度也未能跟上。

這類"新聞"即時性無懈可擊,"未經篩選、未經編輯"的特色讓這些訊息具備沒有被編造過的真實性,我們"似乎"不用擔心有先見為主的誤導或危言聳聽,但真的是如此嗎?

這讓我想到了<Eyes Wide Open> (中文譯本:老虎、蛇和牧羊人的背後)這本書在步驟六所提到的(我用自己的方式節錄總結):

當訊息和數據的來源來自"共同創造與群眾外包",為我們開啟了眾多可能性,只是在數位雜訊的洪流中,如何判斷出有意義的訊息?我們該做的是:將資訊放到適當的情境中解讀,多一步去理解資訊背後的"代表性",有無"先見為主"的假設?你有沒有篩選資訊?同時你自己的篩選機制是如何預設?

當我們能養成習慣看待周遭的資訊洪流或是雜訊時,花點時間整理成一篇文稿,也許更能幫助我們沉澱(這也就是我寫了這篇文章,讓自己不要太難過的原因)。

考取法國駕照的心得回顧

上週五中午,接到駕訓班打來的電話,告知我"駕照考過了!",心裡著實感到踏實開心,終於穩扎穩打的把駕照拿了下來,在法國路考及格率不到40%的情況下,我一次就考過了。

其實,從去年二月報名駕訓班,用一個月時間準備筆試,四月上旬考過筆試。之後在駕訓班學了15個小時的車(法定是13個小時),但如果教練判斷駕駛能力還不夠獨立時,會再加練習時數,我被加了兩小時。

Continue reading “考取法國駕照的心得回顧”

面向東北的窗

廚房這道大窗戶是面相東北方位,早上旭日東昇時,陽光會斜射打在廚房沒有櫥櫃的這道牆上,只要外頭不要烏雲密布,廚房整天都明亮通透,沒有直射的問題。

曾經看了本食物攝影的書提到,許多食物攝影師都會有道面向北方的窗,以方便隨時都能借用自然光拍攝。面向東西,很容易有陽光直射的問題,朝北的方位,光線總是適度柔和。

今天早上看了一下手機的照片,發現了幾個月前拍的小蜜橘,完全沒有後製,光線恰如其分的為蜜橘打了點光,看起來極為鮮甜。

擺了兩顆在桌面是作為對照圖。如果在市集或超市發現帶了葉子賣的柑橘類,主要是顯示它們極為新鮮現採,也沒有冷凍過。桌面上的兩顆蜜橘是買了一周以上的,葉子已經委靡。

 

完美可頌的要點-清爽不油膩

在法國麵包店的可頌,做得好吃並不是隨處都有。我說的完美是要可頌吃起來,手指清清爽爽,包裹的餐巾也一點油漬都沒有。

巴黎五區的La Parisienne的可頌就是這樣:

好的可頌一點都不油膩,層次也非常好,冷掉了也一樣好吃。像這樣的好可頌,我可以理解為什麼還會有人抹奶油,因為它真的不油膩!

但我家附近有間麵包甜點店,每天門庭若市,甜點也非常豐富,但可頌卻是比較油膩的,也不能說不好吃,只是不夠完美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