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熱浪來襲

這一周的法國熱浪來的態勢洶洶,明天氣溫上看到40度!陸續傳出法國各地城市的氣溫已經高到破紀錄。儘管是乾燥,但是體感溫度37-39度,沒有冷氣的房間,還是很難受的。

原本十分擔心這樣的高溫,但還好我們家外頭是木頭的拉簾,現在大部分都是作成金屬鐵件了,木頭的持溫性真的很好,昨天外頭氣溫高達38度,但室內卻能維持在28度果然是乾熱地方(濕度不到30%)的避暑方法,台灣濕熱的環境,根本無法比照辦理。

溫度計總共放了三個,最上頭擺在陽台(過去最高溫還有出現過46度,但這是在日照下頭),第二個是臥房,第三個就是玄關走廊。

剛剛拍了張現在的氣溫,外頭陽台40度,室內則是30度。

 

入夜後,外頭還是30度,到不是大氣氣溫,而是城市的水泥和柏油路累積了一整天的熱能量,要好長一段時間才能夠散發。

希望快點度過這周熱浪潮,氣溫太高實在產值很低,不太想靜下心來看看東西或寫東西啊。

貝納克小鎮的屋頂特色

貝納克(Bynac) 比附近的La Roque-Gageac 名氣小非常多,但我和老公特別喜歡貝納克,一來是這裡有間好吃的餐廳(la Petite Tonnelle),二來是小鎮的”觀光氣息”少很多,幾乎沒甚麼店家,多半是民宅,置身其中,彷彿時光美好的靜止。

拉羅克加雅克 La Roque-Gageac:

(中文的翻譯實在太拗口了,我還是偏向只寫原名。)

Résultat de recherche d'images pour "la roque gageac"

貝納克:

裙擺石砌的屋頂

大家有特別注意到這裡屋瓦的特色嗎? 上頭是瓦片,但到了屋頂下襬的地方,卻是石砌。

(照片中這個小小的陽台有點可愛,也不太方便! 陽台和房子是沒有相通,必須從旁邊的小門走進去。)

原因是為什麼呢? 

我猜是因為屋頂斜度太大,因此最下方用石砌平疊的方式撐著。但我老公覺得這只是因為成本的問題。

查了一下資料,老公的解釋應該是正解,純粹石砌的屋頂造價是高過於磚瓦。只是我找不到最直接的資料來佐證: 只保留裙擺一帶的石砌的真正緣由。究竟是在後來改建修繕時,仍想保留一部分的過去的樣貌? 還是有其他的功能考量?

而這個像裙擺的設計(也就是石砌的地方斜度較緩,往外延伸),在建築語言上稱作:   le « coyau »,主要的用意是讓雨水往外潑

Le profil des toits présente souvent une rupture de pente dans sa partie basse, le « coyau », pente douce qui permet d’éloigner au maximum les eaux de pluie des murs. (資料來源)

另外,屋頂的斜度其實跟石砌支撐結構有關;屋頂斜度越斜,屋頂的重量就越偏重分擔到屋子的四面牆,而不是靠屋頂的梁柱支撐木造。值得注意的是,石砌的屋頂是相當重的: 500 et 800 kg/m²

另外石砌屋頂,真的是純粹的扁石片 (la lauze)推砌而成,並沒有用到任何的黏著物喔。

法國每一區的石砌建築,所取材的石頭都有差異,例如我們旅遊的Périgord Noir這一帶,所使用的石頭是石灰岩pierres calcaire。

後記: 今年再度在la Petite Tonnelle 用餐,發現跟去年比起來,似乎不太一樣了,少了一點精緻感。

參考資料出處:

https://castelnaud.com/site/wp-content/uploads/2017/10/DP-lauzes-26-06.pdf

http://www.caue19.fr/pdf/toits.pdf

貝奈克城堡和中古世紀歷史

我們又三度來到Dordogne一帶度假(舊文連結:Dordogne:受英國人傾心好山好水)。

而這一次是真正參觀了貝奈克城堡(Château de Beynac),之前都只是在依山傍水的古城走走,順便在城區的一間好餐廳用餐: La petite Tonelle。(關於Tonelle 是甚麼的小歷史,我有在過去的文章中介紹過: 關於海街日記-古宅咖啡店、櫻花隧道)

「la petite tonnelle beynac�的圖片�尋�果

買票進城堡的時候,差不多是導覽的tour,我們就等了約10分鐘,參加免費的導覽。原本我心裡還有些排斥,覺得這樣跟著團聽導覽,好像在校外遠足一樣的上課喔! 但後來收穫了滿滿的知識和見聞,真的是太值得聽導覽了!

首先,先來一張貝納克城堡的空照圖:

相關圖片

建造於12世紀的貝納克城堡,在法國是極為少數”完全沒被破壞”,保存極為完善的中古城堡。

尤其從圖下的這個面,完完全全原汁原味,一磚一瓦都是當年的模樣。

而值得注意的是中間入口大門上方,有一個開得較大的”窗”,其實它並不是窗戶,而是用雲梯旁上去的”門”。

而在城堡前方這塊綠地,就是當時用來接待外賓的宴客場合,從這個地方眺望出去,是這樣的景致:

在導覽時聽到的中世紀要點:

  • 中世紀的床都很小,並不是因為他們長得比我們矮小,而是當時的迷思: 如果躺著睡覺就會死亡,因此他們都是”坐著睡覺”。
  • 中世紀的人們其實很愛乾淨,會洗全身澡,反倒是文藝復興時期的人們,只會擦洗手和臉,還有軀幹前身而已。
  • 為了讓房間保暖的方式是將壁掛毯貼滿了房間,包括窗戶,因此如圖下的壁掛毯,其實在中古世紀是貼滿整間房間的(貼在文藝復興的樓梯間的壁掛毯,上頭有熊!)

文藝復興風格的樓梯間。我很喜歡這樣樸質的色調:深色木頭的天花板和門版、石塊自然的色調,陽光斜射進來的光線。唯一有這麼點裝飾的,大概就是樓梯柱飾和門上的線板設計。

木頭櫃子置於樓梯間也美得很沉香。

另外,我不得不說,法國人在保存古蹟的細節上,實在是令人讚嘆,以下是為了展現壁爐的仿真感,那些木頭、火焰、煙霧都是仿真的(假的)!

具有防衛意義的迴旋樓梯設計

最讓我感到"耳目一新"的是迴旋樓梯的防衛設計。圖下是城堡從內部鳥瞰的圖,我們可以注意到最右邊那個圓柱,它是個迴旋樓梯設計,既然是個入口,在防守上就是個要害。

「valle de dordogne cinque chateaux�的圖片�尋�果

為了要讓防止敵人由此樓梯間攻佔,樓梯"旋轉"的方式是"相反"的,也就是階梯寬面設計成左邊,而且每個樓梯的高度是不一的(中世紀的人當然已經具備設計高度一致的階梯了!)。

旋轉相反的用意是因為士兵是用右手拿武器,因此在如此狹小的空間要揮打武器時,很自然的是往身體左邊的揮打,然而,當敵人從下往上爬時,他們腳下踩的階梯卻是最窄的那面!加上樓梯的高度又特別設計成高低不一,敵人往上爬,又遇到上方下來的士兵防守,整個手忙腳亂,又驚慌失措(怎麼樓梯長這樣?!又不一樣高!)

一般的旋轉樓梯長這樣,也就是寬面設計在右邊

「escalier colimaçon ch�te�u�的圖片�尋�果

另外,法文小時間,旋轉樓梯的法文是L’escalier colimaçon

colimaçon這個字是來自諾曼語calimachon ,也就是蝸牛的意思。

這個樓梯的防衛設計真的讓我驚豔,如果不是聽了導覽,我想我看了幾百個城堡和碉堡,都不會注意到這個差別。這一點,大概是我聽了這次導覽,感到最大的收穫吧!!

摩斯的法式卡菲雞堡和Sauce cafe de Paris起源

今天看到摩斯漢堡出了新的漢堡,取名做法式卡菲雞堡,而這”卡菲醬”的原文是: sauce cafe de Paris,直譯: 巴黎咖啡館醬。這引起了我的好奇,我怎麼沒聽過巴黎咖啡館醬啊?! (馬上問了法國老公,他說他也不曉得)

上網查了一下,發現這個醬汁的確是在法國餐館菜常見。

「摩斯法式卡菲漢堡」的圖片搜尋結果

但其實這個醬的發明並非來自巴黎的咖啡店,而是瑞士的日內瓦,一間名為Cafe de Paris的酒館餐廳,現在更名為Chez Boubier -Cafe de Paris, 而Boubier 先生就是發明卡菲醬的人。

「cafe de paris geneva」的圖片搜尋結果

Cafe de Paris 的招牌菜: 香煎牛肋眼排,如圖下:

「cafe de paris geneva」的圖片搜尋結果

主要的材料: 奶油、法式芥末醬、蛋(黃)、鹽和胡椒,另外加上香草(例如百里香)。

我其實比較喜歡切塊放置上頭的版本,而不是元創始店那種平鋪了一層醬汁。

「sauce cafe de paris」的圖片搜尋結果

“卡菲醬”可以是做成條狀,冰在冷凍庫備用:

「cafe de paris geneva」的圖片搜尋結果

 

 

 

 

 

剪去洗標的小刀具

每次買新衣服回家,除了要先清洗一次外,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除去洗標。

大部分的洗標的質料都很差,穿起來總是會刺刺的。只是剪洗標時,如果沒有仔細處理,可能留了個前端,異物的刺刺感可能更加明顯。

去除洗標前,要特別留意洗標的縫法,有一種洗標是另外剪單車縫上去的; 但大部分的剪標都是在車縫衣服時,一同縫上去的,而這種情況下的洗標,只能盡量剪到底,或者更徹底的方式就是將線頭都剪去,整片洗標取出來後,再另行把衣服車邊補縫上去。

除去洗標的方法上,我非常推薦這種專門用於去除線頭的小刀具(拆線刀),通常在做拼布類型的店都能買到。

這一件的洗標是另外縫上去的,因此可以整片去除掉,而不影響衣服車縫邊。小刀具只要用勾的方式,就能輕易的剪下縫線

下面這件就是洗標一同車縫:

只能盡量剪到底,但如果還是會在意那一點點的邊邊,就必須把車縫線全部猜開了。通常,我對於睡衣類和貼身一點的上衣,都會這樣處理,實在是無法忍受那刺刺的感覺。

對於洗標的細節,我在買衣服時還是多少會注意一下,有時候洗標甚至是縫在背後的標籤上,這種的處理起來就特別簡單了。

 

百毒不侵的安撫娃娃

在法國,讓我感到衛生問題堪憂的事件,比比皆是,例如,法國麵包類直接放在桌面或餐盤上、沒有洗手就用餐的習慣、吃速食店漢堡不隔著包裝紙直接用手拿著吃、布鞋不先預洗過直接丟洗衣機洗….等等。但最讓我感到不可思議的,應該是法國小朋友的安撫娃娃

法國小朋友的安撫娃娃,當然不只是放在床邊而已,而是到處拿著,有時拖在地上走,有時隨手放在戶外的任何地方,每當我經過這樣”小朋友拿著安撫娃娃”的場景,我總是忍不住多看一眼,小朋友手上把玩、時常是髒到無可附加的安撫娃娃。

另外,我們也會看到一些可愛的場景,例如,我在路邊便注意到,被小心放置在街邊窗上或是椅子上的安撫娃娃,大概是小朋友不小心弄丟了,被留意到的大人們小心的移置於旁邊,他們都知道,弄丟了安撫娃娃的小朋友,可能在某個地方心碎的哭了吧!

我在某間法國量販店裡的服務台看到了這個像樂捐箱的東西,裏頭都是不小心弄丟的安撫娃娃們,正在此處等著小主人回來。

你們看看那隻米飛兔的白臉頰已經變灰了! 但這麼髒的程度,還是繼續讓小朋友把玩,睡覺也把玩,這也難怪,小朋友的免疫力從小就高度嚴正以待,也因此是練就了百毒不侵的抵抗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