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雜誌-星期日的風景

關於日本的女性雜誌,我從一開始心動的Oggi、Classy,到現在還算蠻喜歡的VERY,有人解釋這是一本適合年輕媽媽看的雜誌,但小孩年齡層僅限到低年級生以下,對我來說,目前看這個”身分背景”似乎言之過早,但我總覺得這本雜誌所提供的穿搭才是真的”符合生活需求”,而雜誌中所投射的女性角色和考量,也才是真正的現實,雖然,雜誌中所設定的理想生活,某些程度上也選擇性的設定在”較高收入”的層級(例如裏頭的清潔精,絕對不是家樂福買的那種大眾牌子,而是包裝相當時尚,價差幾倍以上的牌子…),但我通常不看得那麼重,我想這些雜誌也是要存活,如果真的要收取廣告費,也是要向這些比較有預算的牌子招手示好。

VERY在衣服選擇上,也是真的落實”high & low”的搭配,就算是”high”也是合理價格內的(OGGI和CLASSY還是會出現上萬元的衣服,這個我真的已經非常無感了。)

Oggi 和Classy在沒甚麼買衣慾望的現階段,覺得沒甚麼可看性了。即使是VERY當中,我最期待的專欄,卻是偏向生活的面向” 星期日的風景“。

“星期日的風景”訪問了不同家庭的居家生活和設計,就像呼應我上一篇寫了關於homebody的居家精神,不同屋主有自己喜好的調性、一天當中最喜歡家裡的哪個區塊、最在意的是那些細節、室內配置體貼的考量了自身的興趣愛好。

“星期日的風景”大致上是四面的篇幅,選一張生活居家照片作為全頁的標題;接著第二頁是屋主的居家調性、背景故事的介紹,接著第三頁則是室內不同區域的細部觀察(這一頁並不是要給讀者一個總攬的認識,照片通常是這個區塊的一小部分,通常都是帶著屋主個人的視角和詮釋,這一點,我非常喜歡)。

最後第四頁,則是屋主鍾愛的物件和從哪裡購得的介紹。我每次看這頁都會想,如果是我,在這個九宮格裏頭,會選擇哪九樣我鍾愛的物件呢? 🙂

 

窩出你自己的故事-Homebody from Joanna Gaines

我和許多人一樣是透過美國房屋改造節目【Fixer Upper】而知道Joanna Gaines,第一眼看到她的時候,覺得她應該是混血兒吧! 果然沒錯,她媽媽是韓裔,而爸爸是黎巴嫩德國裔。

改造的節目不管哪一國的,我都很喜歡看,最早的應該是日本的【全民改造王】,法國也有些改造節目;不論是自住、或者是改造自己想出售的房子 。常常看這類型節目的影響,應該就是我常會在使用或是參觀某些”有待改善”的空間中,想像如何”改造”它。

回到Joanna這本書【Homebody】,每年的聖誕節禮物中,其中一樣一定會有本書,很慎重其事的一本書來象徵嶄新的一年;有一年是桑貝的系列,有一年是本精裝的英國植物圖鑑,而今年,有點出乎意外”巧遇”到的是【Homebody】,其實是在寫上一篇Beams at Home時意外發現的新書,原本以為從美國來的書大概是聖誕節之後才收到了,但蠻幸運的,我們在聖誕節當天拿到了書! (表示書是在聖誕節前夕就到了,能在聖誕節的氣氛還環繞的情況下閱讀完,才有聖誕禮物的意義吧)。

Homebody這個字的定義,大概像我們熟悉的”宅男、宅女”,但總有一群喜歡窩在家裡,把家裡打理得很舒適愜意,過著相當有品質情調的日常,而這群人就是homebody,我也是,I’m a homebody. 🙂

昨天花了一整天,慢慢看完這本書,細細地看著裏頭的每張室內設計照片;同時在閱讀文字中,回想自己對於居家受的學習和心得。

這本書絕對不是室內設計”工具書”,我蠻覺得它是一本“引導你寫作”的書,“寫出一本屬於你自己故事”的書,只是我們並不是透過文字傳達,而是在圍繞著你的物件和家具中,看出它們對你的意義。

“這本關於自我生活空間”的書並不好寫,它需要好一段時間的蒐集,它需要連結你的兒時回憶、曾經讓你心動的生活空間、定義你日常的生活儀式。

關於生活儀式這點,我還是得當我們搬進現在住的公寓時,在空蕩蕩的空間中,除了廚房流理台壁櫥具備的情況下,我很清楚”我想要廚房有一個像咖啡店的角落”;咖啡機、咖啡杯、早餐需要的東西都放在同一個區塊。

這個明確的生活儀式,是第一個被整理規劃出來的角落,一直到現在,都是我早上最喜歡的一個地方,尤其是美好的晨光灑進來時,坐在高腳椅上,看著雜誌,吃早餐,真的很棒。

# 廚房

對愛甜點的她而言,放置甜點的蛋糕台意義深重,她總是希望這個蛋糕台裏頭,隨時都能放些甜點餅乾。這段文字是很細膩的;她喜歡看著當她先生一走進廚房,看到蛋糕台裡,有著現烤的餅乾或是檸檬派時,那眼睛為之一亮的雀躍神情。她也覺得,廚房隨時有著甜點,對造訪的鄰居而言也是個好客友善的小細節。(大概是嘴巴有點東西吃,可以聊聊這個小甜點,不會有晾在那,要趕快離開的感覺。)

「cake stand」的圖片搜尋結果

在Joanna一開始很侷限的廚房中,她用了一個平台推車當成活動中島,宴客時,她總喜歡親朋好友們,圍繞著這個活動中島,吃著開胃菜,享受著飲品。儘管她們後來的家,有了一個”像樣”的中島,但她深深覺得,這個簡易的”活動中島”為她凝聚的情感和回憶,和現在的真正中島一樣,深刻而豐富。

「kitchen cart」的圖片搜尋結果

這是我喜歡這本書的另一重點,物質的標準是其次的東西,重點是圍繞其中的人和情誼。

# 玄關

我很認同Joanna在玄關的堅持和用心,這一小區塊是展示屋主的品味和家庭故事最好的縮影,大概是用著”我希望一進到這個屋裡,能給予大家怎樣的感受? “的心態來設計玄關。

對我而言,理想的玄關,除了有高機能的收藏空間: 大衣、帽子、包包、室外運動裝備、雨具類、買菜藍,設計包括: 恰到好處的板凳或是椅子、全身鏡、,也必須具備一個focal point的展示空間,可能是一兩個對我來說,非常有意義的物件,牆壁上有掛飾(照片也好;畫作也好)。

我特別喜歡Joanna書中裏頭的這個玄關氛圍,地板的材質、長椅的設計和質感、長青植物,其他物件的選擇可能沒這麼中意,但我想我喜歡這種自然簡約的味道。

# 書的裝禎

是硬皮裝訂edition binding,喜歡簡約內斂風格的人,可以把封面紙拿開,裏頭是漂亮淺灰布面搭配燙金的字體。

常常被忽略的接縫頁(我其實很在意這一頁的配色,有插圖的更是少了),也有點巧思: 方格繪圖紙、建築物藍圖。

# 生命的季節

我另外喜歡的一點是Joanna在爬梳自己喜歡簡約古典的風格下,面對小孩一個個出生(她有五個小孩!) ,她勢必做了取捨。要隨時乾淨整齊根本是不可能的,而她心愛的風格也不是這麼適合小朋友。 後來,他們換了個房子(她覺得根本沒有”迷人”的地方,但她看到小孩們在這個空間中開心的模樣,她知道這是對的選擇),把小孩子可以自由的想像、玩耍、學習當成最重要的。房子該是有家的樣貌,每個人都該有自己的詮釋,也讓小孩們參與其中。

你的居住空間是可以改變的,反映著你的生命季節,讓生活其中的每個人都感到快樂舒適,讓家成為最大的凝聚。

和色的美感-薄色うすいろ

2019年的日誌,我選了一個紫灰色的。其實當初也很喜歡照片中,右側的那個藍色,但可惜的是,藍色只有周誌的格式。後來在日誌的兩個顏色中掙扎,紫灰色或者是水藍色,現場看的水藍色並沒有傳單上的那個水藍色好看,傳單上帶點湖水綠很美。

在一本專門介紹日本和色字典中,發現我選的這個顏色很接近"薄色",我覺得名字取的好有詩意(其實和色字典中,每個顏色的取名都好細緻),相對於濃紫色而命名的薄色;其實是紫根、椿灰汁用明礬洗染出來的淡紫色。平安時代,紫色是高貴的顏色,但因為"薄色"是淡化的紫色,所以不算是"禁色"。

禁色,指的是特定顏色依造位階而限定:例如,天皇才能穿的黄櫨染、皇太子才能穿的黃丹色,而親王、諸王大臣則是紫色(參考連結)

在一個介紹色彩學的網站中,參考了"薄色"在其他色彩學標準下的對應編號,以及薄色相關的色階、補色、三色色環トライアド(triad=三つ一組),以及Pantone色彩中最為接近的四色,我也都很喜歡!連結

我是個灰色控,但更精確來說,我並不是喜歡大家一般想到的那種灰色,而是暖調灰,看來,更精確地說是"薄色",以及圍繞著薄色的色調。

意外發現的巴黎美食”世外桃源” Beaupassage

今天趁著天氣晴朗,打算去Bon Marche感受一下聖誕氣息,順便從這裡走去台灣駐法辦事處拿文件,也就因此發現了Beaupassage,一個聚集了法國美食界大咖的飲食空間,中庭的店老闆,都大有來頭: https://beaupassage.fr/fr/artisans

 Les nouveaux locataires de Beaupassage, la ruelle consacree au bien-manger.

會這樣集結美食界的力量成立一個”聚落”的概念,大概是看到義大利的Eataly的大成功,然而法國卻沒有如此的”團結力量大”的community的行銷手法。今年八月正式開幕的beaupassage會不會引起潮流,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用來形容這次的偶遇像”世外桃源”真的很貼切,完全是意料之外,一開始只是被這個走廊的裝置藝術給吸引,看走廊的裏頭似乎是開放的中庭,似乎有些店面? 就這樣走了進去,就像是桃花源記裡頭的漁夫,被一片桃林給吸引了往裏頭走,發現了一個村落一樣!

仔細看這面”森林”是大量瓦楞紙做的,材質粗糙,但做工還是繁複耗時吧!

Pierre Herme第一間咖啡店!

看了一下價錢,一杯咖啡加上兩個馬卡龍7歐元,我可以! 能夠坐在這個鬧中取靜的中庭,好棒!

還有京都的%Abrabica! 我在京都沒喝到,下次一定要來喝喝看。

冬天的中庭有點蕭瑟,但”一點都不環保”的燈飾,還是很有聖誕的味道。

附帶一提,這個新建案還包括了59間公寓,其中有10間社會住宅,現在只剩兩間還未賣出(新聞是9月的,搞不好現在也都賣出了)

想要看更多照片和店面介紹可以點選: https://www.sortiraparis.com/hotel-restaurant/restaurant/articles/167805-beaupassage-le-nouveau-spot-gastronomie-et-bien-etre-se-devoile

 

 

日本文具- Pilot的Frixtion 魔擦筆

摩擦筆Frixtion 是日本Pilot因應市場所推出的原子筆,應用特殊的墨水,”加熱”就會消失的特性,取代修正帶的功能,寫錯字只需用另一頭的橡膠頭摩擦,就能輕易消除。

其實這種墨水不是創新,大概30年前的就出現了,大家還記得有一種馬克杯,外頭的圖案會因為裝了熱飲而消失嗎? Frixtion的墨水就是一樣的概念。

一開始提到的”因應市場需求”,這裡需要強調一下,這個”市場需求”其實不是日本境內,Pilot的Frixtio筆的推出的第一個國家是在”法國”,日本大概跟台灣差不多,中小學使用自動鉛筆寫作業或考卷(其實對於考卷,我已經印象模糊了)是很普通的,但是在法國,從國小開始,學生是只用原子筆的寫作業或考試的,自動鉛筆只會出現演算數學時的草稿子而已吧。

Frxition在2006年正式在法國市場推出 (日本市場的推出,則是在2007年),直至2010年,法國市場就銷出4300萬支,全世界銷量大概有三億支。

名為”frixtion”取得真是很傳神,取”friction(摩擦力)”的別音,透過產品的取名,加上了解這支筆的獨特點後(摩擦生熱而墨水就會消失),這個名字就深深的牢記住(法語的摩擦力也是同一個字friciton),中文翻譯也翻的很好”魔擦(摩擦)筆”。

看過一些日本產品企劃的影片,就知道這些看似”自然而然讓人印象深刻”的產品企劃,其實很多心力在後頭。

這次去東京,我買了這一支,質感很好,我覺得用來寫日誌剛剛好,但要記得,這種筆是不能用來”簽名”的(任何簽帳單、證件、合約等)。

參考資料: https://steaca.com/frixion1/

 

關於錢包的極簡想法

我在台灣和法國使用的錢包是不一樣的。對照兩個錢包的厚度,深深覺得,在法國的付錢行為真的很極簡,不會被”會員日點數加倍、滿千送百、刷哪間信用卡今天打八折…等等的五花八門行銷手法給亂了一開始想簡單買樣需求品的動機。

紀錄一下使用錢包的差異性,也在原本想替換掉短夾的時候,發現自己很是喜歡這個短夾,細數自己為什麼喜歡,就更加確定想好好繼續使用它。

在台灣一定要用比較大的錢包,放卡的隔層要夠多,以應付台灣各種名目的信用卡、集點卡、會員卡….另外,放零錢的地方是必備的,除了放零錢,我想,最主要的,還是放”可以兌獎”的發票吧! 另外,如果要讓錢包維持整潔,”定時的整理錢包內的發票”變成不可或缺的環節。

雖然有老公送的名貴小羊皮長夾(也就是小羊皮,而使用起來小心翼翼的,怕刮傷),但回台灣這幾次,我還是用Celine這個短夾,比較輕便,背小包的時候也能夠攜帶,使用了將近十年還是依舊好用,當然信用卡夾層是絕對不夠應付台灣的需求,因此,我還必須另備一個卡片夾(拿來放摩斯卡、會員卡、悠遊卡…)

然而在法國,根本沒有玲瑯滿目的信用卡或會員卡,大家大概就是一張Carte Bleu 就可以應付所有開銷(除非是公司職員,可能還有公司的信用卡),至於會員卡,大部分也可以選擇數位APP的方式,或者是掛在鑰匙上的一小片東西。發票沒有兌獎的”小確幸”,也就沒有留存的必要。

零錢的話,我很少使用到,也因此另外放了一個小零錢包*COS這個錢包夾,其實有個小隔層可以放零錢,但稍稍放多點,就會太鼓不好看)。

今天,不經意地翻出了一個深藍色的零錢包,裡頭還有些夾層。心想,乾脆就用這個好了!  把錢、信用卡放到深藍的零錢包後,開拉一下,就決定放回原本的錢包夾。

為什麼呢?

我喜歡COS皮夾的皮革觸感和色澤;喜歡掀開皮夾的優雅輕鬆(而不用拉一道ㄇ字型的拉鍊),喜歡皮夾的輕薄以及裏頭裸色系皮革的配色;另外,歐元的紙鈔放在這個皮夾的格式,只稍對折即可,但深藍色這個,卻要折成三折。

用了六七年了,裸色皮革的地方也沒有太髒,皮革接著的膠也沒有甚麼龜裂(只有對摺處有稍稍的小裂紋,但很輕微),大概也是因為經常使用,手指的油脂能夠稍稍滋潤皮革吧!

 

 

 

 

 

居家設計學習-BEAMS的居家風格&風格收納

去了幾趟日本,尤其是東京,我總覺得日本的都會生活風格,和我在巴黎的氛圍很不相同,我想所有兼容並蓄的風格中,都需要賦予舊物件新的意涵,對於此點,日本傳統的舊物件自然不同於法國。

我目前的認識還很淺薄,但我還是覺得日式的風格居家很獨樹一格: 融入他們剎寂的美學(不要太過刁鑽完美,有點樸實粗糙的質地)、嚴謹專業的木工、他們對窗戶的使用很節制,開窗的意涵常常是為了內部的光線和空氣對流,對外的寬闊性式其次的選擇(這也許也是住屋密集度,不得不做的取捨)

如果要拿一個很經典的例子來介紹日式的都會風格主流,我想”BEAMS AT HOME”這系列的書應該是很適合。BEAMS AT HOME 的內容是BEAMS的世界各地職員們的居家風格介紹,書的分量很夠,像一本字典一樣,目前總共有四集。

能主打著生活風格而成為大型企業(日本境內有74家店/海外6家,員工人數約1700人,離職率只有3%,男女比例48:52,其中媽媽職員很多,是一間對媽媽職員相當友善的公司,育嬰假後的復職率高達99%,參考資料),員工們不但被BEAMS的”生活講究”精神所號召,也身體力行,我在想,全球有多少家?

「beams at home」的圖片搜尋結果

我還沒有真的買這幾本書來看(雖然非常想擁有),但我在其他雜誌媒體中,看到了一些BEAMS職員的居家生活介紹。

例如都在BEAMS工作的夫妻,先生安武俊宏也就是 BEAMS AT HOME的負責人:

  1. 玄關的設計,在台灣玄關作出大面收納的還是少見,即使有作,也只有鞋櫃為主,但是在日本和歐美,我很喜歡的一點是把玄關收納空間加入衣櫥(可以放冬天大衣類),還有夠深、隔層較大的收納(可以放置行李廂、戶外使用的用具: 雨衣、運動用品之類的)

2. 開放的中島廚房(水槽和瓦斯爐都在中島上),適合低限度使用的人(碗盤收納都在中島下方,我覺得拿餐盤其實不方便,另外工作檯很小,如果想要做些糕點或是宴客,是不理想的)。

大量的水泥材質、少量的家具(沒有電視櫃;捨棄沙發而選擇兩張丹麥設計師Poul Kjærholm的單椅);為了讓家具更顯得輕盈節制,椅腳和桌腳都選擇細細的鋼材為主。

3. 臥室的隔間選擇黑框玻璃,開闔很特別,是軸心設在中間,像兩個旋轉門一樣,很特別。(照片中的即為男主人安武俊宏)

4. 沒有床頭櫃,床頭後方有很大的一塊外凸的”陽台”空間,他們用來放置雜誌類,不確定有無睡前閱讀的習慣(沒看到床頭燈),但如果有,實在不太舒適,因為沒有床頭高出的位置,是趴著看嗎?

5. SNOW PEAK的收納箱,喜歡工業風格的人,真的可以考慮這個日本露營品牌,無論設計或是質感都非常棒,把露營用的收納箱用在室內收納,帶點隨興的收納,我很喜歡。

6. 大玻璃罐裝的那堆是將不穿的衣服剪成小塊布,擦了及丟(這…為什麼不回收啊??XD)

更多照片可以點此:

http://news.livedoor.com/article/image_detail/14880467/?img_id=17924278

https://toyokeizai.net/articles/-/226418

https://cowcamo.jp/magazine/column/BEAMS_livingstyle001

 

另一個例子是先生在 BEAMS MEN SHIBUYA擔任店長,選擇的房子是位於鎌倉的平房50年古宅,花了約一年物色,加上半年的時間改建:

昔ながらのレトロな木製建具が残る平屋に一目惚れして、これを活かしてリノベーションすることに。高台にあるので遠くの山並みも見えて眺めも良い(写真撮影/片山貴博)

參考連結: http://suumo.jp/journal/2018/08/06/157992/

  1. 同樣的中島廚房設計,感覺流理台大了許多,後頭有開放性的櫥櫃,感覺是使用率較高的廚房。

BEAMS流インテリア[4] 新しいのに懐かしい、ビンテージ好きが選んだ経年変化を楽しむ古民家暮らし

2. 屋主有收藏vintage的愛好,餐具也是。這種像用鋼索般的吊櫃方式,我蠻喜歡的,開放性櫥櫃的確是有灰塵的困擾,但如果能經常輪流著使用,碗盤就能”輪流”被清洗到。能夠每天看到自己心愛的餐具們,為了這樣的好心情和通透感,我願意被灰塵給小小困擾著:)

キッチンのオープンな収納棚には、シリーズごとにRORSTRAND(ロールストランド)やARABIAなどのビンテージ北欧食器がずらり(写真撮影/片山貴博)

3. 衣服收納也採開放性,照片右方則用了軍用收納箱來收納衣服,又是有別於露營箱,另一個別出心裁的收納設計。

寝室の奥には広くオープンなクローゼットスペース。「クローゼットの中は隠したいものではないし、使い勝手の面でも湿気対策面でも扉を付ける必要を感じません」(写真撮影/片山貴博)

我覺得BEAMS在收納上的基本精神是讓"收納於無形",而且希望透過收納,結合了隨興和展示個人風格。這不同於我們對於日本收納的想法,很多系統收納、強調收納機能的木工等等..

想看BEAMS風格的室內設計,在SUUMO JP 上有五個案例(包括上列兩個),關鍵字是 “BEAMS流インテリア“,連結點選

 

 

 

 

奇怪的恐龍鳥-鯨頭鸛 ハシビロコウ

在東京地鐵隨處可拿的leaflet裡看到這隻奇怪的鳥(上野動物園裡有!) 在日本應該蠻多人知道的,但是我怎麼找就是沒看到法國動物園有這隻怪鳥。

別名有個 xxx REX( 就像是T-REX暴龍一樣),長的實在又凶又可愛,好想要看到本尊啊!

「bec en sabot du nil」的圖片搜尋結果

有點霸氣的帥:

「bec en sabot du nil」的圖片搜尋結果

後續:

後來繼續搜尋,發現比利時的Pairi Diza動物園裏頭有牠! 而且是個值得一遊的動物園,雖然裏頭的中國建築和訪吳哥窟的建築,並不那麼引起我的興趣,但不得不說,這兩個仿建築,在歐洲來說算是我看過的少數有規模的。

而大費心思的作各個國家造景,無非是希望大家能夠在看動物的同時,認知到牠們所來自的故鄉和氛圍。

「PAIRI DAIZA」的圖片搜尋結果

相關圖片

https://www.toope.be/225371615/pairi-daiza

 

 

 

 

日本的極簡內衣品牌- Aromatique Casuca

我關注日本這個極簡內衣品牌也好一陣子了,原本有打算這趟去東京的時候,要去他們的店裡逛逛,但後來還是沒時間去。這是在雜誌上拍的產品照(我也是透過日本雜誌認識了這個品牌)

雖然對於它極高腰的內褲感到有點退卻(冬天穿起來應該很保暖!),但它小可愛造型的內衣,看起來真很有質感,感覺非常好穿,也有美化胸型的效果(比較Uniqlo的無痕小可愛造型內衣,我試穿過後覺得很不OK,不怎麼舒服,更完全沒有美型(只有扁型效果…)。

令人髮指的是(XD) 它的光澤感竟然是來自全棉質,像Uniqlo的無痕內衣的光澤感是因為使用了聚醯胺纖維(polyamide)。

e0190453_11073933.jpeg

淺色這件可以看得很清楚收邊的地方,摺疊起來的”縫分”(無痕的情況下就是特殊的膠黏住)作的很寬,一來舒適度增加,二來我相信這樣更經的起洗滌。

黛安芬出的無痕內褲有一系列的有把收編摺起來黏貼(Uniqlo就完全沒有,很容易鬆垮) 但黏貼的範圍很少,洗久了膠都會掉。

對於內衣褲細節有偏執狂的人,必須點選以下兩個連結來看看Casuca的細部做工:

內衣小可愛: https://item.iqon.jp/20974415/

內褲: https://i.lumine.jp/item/138180005210003

 

為什麼它的純棉內衣會有如此的光澤度呢? 

看了網站的材質的介紹,認識了 Filoscozia®高級棉;使用長纖維的埃及棉,以耐用、自然的光澤度而得名,手摘自然成熟的棉花球苞、長纖維的織品染料天然且講究、透過二度的染製讓織品成色更加出色持久(純棉的材質比較有的缺點是色牢度較差),同時染製的用水處理也對環境負責,上選的材質不僅達到最適的舒適度;也經得起時間的考驗,不會因為長期的洗滌而變形或退色。

Uniqlo的無痕內褲大概穿不到一年就變鬆垮,我老公有時看到我穿那種內褲,還會問我說”妳後面那片是水中飄阿飄的海帶嗎?” 沒辦法海帶內褲的價格就是便宜大碗,想知道Casuca高級內褲的價格嗎? 大概一件台幣三千元吧!

但為了這種每天和肌膚親密接觸的生活必備品,我願意花這種錢買件耐穿且講究的內衣褲。

 

 

 

築地的菅商店-可愛的老夫老妻

剛剛看了和風總本家其中一集,專門訪問在舊築地的老店家們,最老的老闆娘是93歲繼續在築地販賣自家的漬物小菜。看到了一幕訪問專賣”港式點心”的菅商店,在築地工作了一甲子的”老”老闆(現在如果還在世就要90歲了),每天早上店家的83歲的老闆總是會溫柔地幫78歲老婆穿上圍裙,老婆說: “每天早上都是他幫我穿,我自己常常穿反了!”,老先生則說:”這也是他每天早上的工作事項之一。(笑)” 非常喜歡老夫老妻這段細膩的互動片段,因此想在此把它紀錄下來。

最後節目問老先生,你覺得自己自豪的是甚麼? 老先生先確認是”一級棒”這種程度的自豪? 如果是這樣,他的回答: 我老婆。然後開懷的大笑,也逗得老太太笑了超開心的。

關於這間港點專賣店的資訊,請點選連結

菅商店的招牌之一是鹿兒島所產的黑豬肉燒賣喔! 每樣都看起來好好吃,為什麼這次去東京的時候沒有去呢???

以下照片是老先生和兒子的合照(想找老先生和太太的照片,卻找不到):

「菅商店 築地」的圖片搜尋結果

影片小插曲: 影片中也看到了三代同堂的美好光景,看得到傳承的美好,也看的到某些傳統習慣也隨著時代想法的不同,不得不式微,但築地食文化,我看到的還是傳承美好多過於式微。

老先生在邊數燒賣放入袋時,使用的是訓讀ひと,ふた….,用了一種像念童謠的節奏,不用音讀: いち ,に, さん 是因為如此一來就沒有了節奏,而他如同童謠般的節奏,所有的商家都如此念,大家就能在同的節奏上,不會搞混。節目問他,用音獨不是比較快嗎? 老先生很可愛的說: 有節奏不是很好,用音讀沒有節奏,食物就容易腐壞啊! XD

傳承店家的兒子說他不會這麼數,如果這樣數,他會數到一半忘了數到哪,孫子還說,他根本不知道爺爺在數甚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