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台的玫瑰們

最近家裡面多了三種品種的玫瑰,之前買的小玫瑰都不算,今天來稍微深度研究一下這三種玫瑰的特性。
基本上,我喜歡的玫瑰色調還是偏向粉色和白色。

 

Pierre de Ronsard
我覺得在法國十分常見,一來它非常多產,二來,它非常耐操:體質堅強:耐冷耐熱,不容易有蟲害,此外,它的刺極少,幾乎是沒有刺的,千萬別想說:玫瑰本來就有刺啊!! 有甚麼關係呢? 有很大的關係! 我後來在整理其他兩種玫瑰花時,一不小心就被狠狠的刺了一下,很痛!

 

到底有多產呢? 看下圖橘色陶土盆那盆(200歐),玫瑰滿到要溢出來了,而且它會一直開花,直到入冬結霜之前…

 

花朵內層較為粉色,慢慢漸淡,呈現乳白色的。
我家的Ronsard,算是我心中最理想(最愛的)漸層色盤。

 

中文稱作”龍沙玫瑰”應該就是Ronsard的音譯,Pierre de Ronsard是法國16世紀有名的。詩人,寫了非常多愛情詩。
至於香氣,介紹是說有輕微的香氣,但我覺得鼻子貼著聞,都聞不太到香氣。
紀錄一下,買的時候地所附的照顧小卡:
(移盆時)小心地把玫瑰從莖的最底部握緊,拔出塑膠容器,接著放進裝有水的水桶裡,讓土壤充分吸收水分(標準是要泡在裏頭1-2小時),接著才放進大的容器裡(容器一開始先在土壤中心挖出一個適合的洞),把周圍土壤填滿,移盆完畢後,要充分澆水。
澆水: 第一年水分一定要澆足,確保根系充分發展。

 

2.Gruaud Larose
花朵也是粉色,但我家的看來帶了點粉橘(用腮紅的顏色去想可能會更具體),香氣十足,花朵十分的大,枝幹很挺直,支撐性好過Ronsard,不會垂頭喪氣(Ronsard開到極盛,會垂頭了)

 

Geruaud Larose其實是歷史悠久的莊園”Château Gruaud Larose”(18世紀開始建造),以1855年伯爾多酒莊的分級屬於第二級酒莊( 2ème grand cru ): 另外,屬於第一級的酒莊也才五個而已。
「chateau Gruaud Larose rose」的圖片搜尋結果
酒莊的擁有人Jean Merlaut (從1977年開始擁有)希望能種植屬於酒莊氛圍和氣質的玫瑰,因此請來了專家Michel Adam來為酒莊培育出獨特的玫瑰;有人甚至形容它的香氣如同  Pierre Hermé的玫瑰馬卡龍Ispahan (資料出處)。
既然有這麼一段結合葡萄酒的歷史來源,我一定會買一罐Gruaud Larose,坐在陽台,邊看著這個玫瑰花,品嘗葡萄酒,另外也要買個玫瑰馬卡龍來吃。
從上俯拍:
 

 

今天早上拍了一朵,中心還呈現這樣包裹的嬌羞樣:

下午拍的時候,中心整個燦爛式的開展,美極了:

 

3.Winchester Cathedral

真正來自英國的玫瑰品種:  培植廠商是David Austin,網站有e-shop,可以看到種類非常驚人的玫瑰,
David Austin原本只是業餘的玫瑰種植,到後來發展成現在的規模,已歷經了一甲子之久,而David Austin不但成了一個品牌,至今來是父傳子的家族企業。
David Austin Roses - Home Banner

值得一提的是,他們在英國的所在地,有數個美麗的玫瑰園(免費參觀),還有茶沙龍,看了一下地圖,離玫瑰園最近的大城市是伯明罕。光是看到照片,我都醉了,如果去到現場,我怕我會想住在那裏了。

當時在買的時候,在兩個品種間游移: Winchester Cathedral 和 William Catherine : 買家給我們的解釋是說,Winchester 是純白,而William則是偏向乳白色,除了顏色外,我覺得外型實在是太像了。回來看了一下網站的介紹:

Winchester Cathedral :

A white sport of ‘Mary Rose’, with the occasional touch of pink. It produces a mass of medium-sized, loose petalled, fragrant rosettes, and continues to bloom at regular intervals throughout the summer. It makes a well-shaped shrub with twiggy, bushy growth and nice foliage. Named after one of the finest cathedrals in Britain. David Austin, 1984.

右下那一朵,昨天還只是花苞而已:

 

左邊這朵,大約開了四天了:

 

從側面看,花形算比較淺的cup:
就敘述和家裡生長的觀察,的確Winchester從花苞展開後,就是純白。

 

想當然,這個玫瑰品種的命名就是為了慶祝William的皇家婚禮。
The blooms have the classic shallow cup shape and the full petalled form of the Old Roses. Each has a button eye of small, inward-folding petals. Soft creamy apricot at first, they quickly fade to cream, then to white. The fragrance is pure myrrh. It forms an attractive shrub with bushy, relatively upright growth. Named to celebrate the Royal Wedding. David Austin, 2011

 

這一款的花色,買的當天看起來的確是有一點點偏淡淡的杏桃色: 就敘述來看,應該是剛開展不久的,之後會慢慢轉成乳白色,接著全白,花的內部,有像扣眼般往內折的花瓣(Winchester也有阿…)。

 

對於Winchester白玫瑰,我其實是有點小失望,它的花朵維持不久,不到五天就開始落下花瓣。但還好,Winchester的型態是灌木叢的開展方式,以目前我家擺放的位置(和山茶花擺在同一側): 我覺得就算沒有了玫瑰花,也還算好看。(其他以上兩種都屬於攀爬類型,會一直往上抽高)。

和一直抽高的Gruaud Larose(中間那盆)比較:
 關於照顧小提醒:
移盆前,可以在最底下放下”香蕉皮”,增加土壤的磷質。
不需要施肥(大概等到三四年過後再施肥?!我記得是這樣)
Sha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