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哈克總統的逝世

昨晚的新聞以及新聞之後的特別報導是法國前總統席哈克逝世的消息,想起2004年在巴黎交換學生時,當時的總統就是席哈克先生。

年輕的席哈克也實在太帥了:

Résultat de recherche d'images pour "chirac"

媒體的高規格報導、政界和民間的深刻反應,我以為總統逝世在法國都會得到如此的迴響,但發現席哈克的離開,他所代表的政治的長長一頁,對法國人來說是如此的深刻和重大。

法國總統馬克宏在第一時間的公開發表,眼眶甚至打轉著淚水。當天晚上,也和總統夫人前往席哈克的家中慰問。

在任期間和俄國關係良好,俄國的普丁也透過了政府發言人表達這樣一段話: “直至今日,法俄最友好的關係,就是在席哈克的任內”。

其實我在他身上看到了”戴高樂”的影子:

  1. 和美國抗衡 : 席哈克拒絕了布希的”邀請”,因此法國沒有參與伊拉克戰爭,而戴高樂則是堅持歐洲的國防主權、將二戰後的美軍基地給趕走)
  2. 有位深受疾病所影響的女兒,但又對她特別照顧和掛心: 席哈克的大女兒Laurence 在少女時期厭食症發病,並在後續有多次的自殺傾向,席哈克忙於政壇,每天中午一定回家陪女兒吃午餐,至於戴高樂,請參考我這篇文章: 關於戴高樂
  3. 親和的作風: 我老公說,席哈克去巴黎的農業展,可以待上一整天(也吃了一整天XD),和來自法國各地的務農相關的民眾,暢談、品嘗他們帶來的特產美食。

在我自己淺薄的觀察,我覺得法國人對於政治上,總是有個偉人的情懷 grand homme,期許大法國(政治現實大概就是制衡美國)。這樣的情懷拉得更古老,就是他們的拿破崙。而近代的,就不得不說是開啟第五共和的戴高樂,接續著戴高樂之後的,我想,大概只有席哈克了。

而這個偉人: 需要既強大(大法國的理想)、又脆弱 (例如戴高樂之於唐氏症女兒、席哈克之餘厭食症女兒: : 他們不隱藏他們為人父的既想保護、卻時常無能為力的痛苦)、經得起時代的考驗(在政治領域長青樹: 政治生涯都是40年之久)、親民又充滿政治才華。

Jacques Chirac : la diplomatie gaullienne et l'amitié franco-russe

幾點關於席哈克的事蹟:

  • 當了18年的巴黎市長: 1977 – 1995
  • 2001 將徵兵制改成募兵制:
  • 最後一任任期為七年的法國總統,而他也是再度連任後,則也成為第一任”任期五年”的總統。
  • 12年總統任期後 (1995-2007),因為”不實的任用和盜用公款”的罪名,被起訴兩年,但被保留,如果下次再犯,就必須先執行兩年徒刑,接著再審再犯罪項。(2 ans de prison avec sursis),他也是第一位前總統被判定如此重的刑責。
  • 911事件後,同意協助美國出兵阿富汗,但對之後的伊拉克戰爭,就堅決不參與,並表示會在聯合國安理會,執行否決權。–>此決定也拉近了法俄之間的關係。值得一提的是,席哈克會說俄文。
  • 他熱愛啤酒和日本相撲(我老公說,他可以特地作一趟飛機去日本,只是為了看一場相撲大賽)
  • 對文學的愛好,例如他深深喜歡的俄國文學家Alexandre Pouchkine。

P.S. 法國從2000年投票決定總統任期從七年改成五年

參考資料來源:

https://www.ouest-france.fr/politique/jacques-chirac/jacques-chirac-40-ans-de-carriere-politique-racontes-travers-les-unes-de-ouest-france-6538110

https://francais.rt.com/international/66223-jacques-chirac-diplomatie-gaullienne-amitie-franco-russe

https://fr.rbth.com/lifestyle/80989-politiciens-maitrise-langue-russe

Sha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