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人的母音小秘密

繼上一篇寫了法國人的發音,我仍繼續加強發音和語調的練習。看了賴世雄教授訪談提到他念軍校才發奮學英文的過程(前三個月都在學音標)、台大英文教授史嘉玲老師的回音法以及youtuber “Rachel’s English“(一個句子一個句子拆解發音組成),我更加確定了每個音標確切學會,並充分練習的學習目標

以下我列舉了幾個母音,都是我過去忽略每個音標的發音方式,而在這次的學習中,收穫最多的音標。

/y/ : 嘴唇幾乎閉合狀況,兩唇成小o

記住,發這個/y/  時,不要噘嘴! 這個音一點都不像中文的ㄩ。

我覺得這個發音,長久以來是我的大罩門(我也發現,其實對中文人士很多人都是!),一個不注意,每當我要說”你確定嗎? Tu es sûr?” 都會有點怕自己說歪了。

要把這個音發的道地,可以想像你臉上敷了面膜乾硬後,硬是要發音時的樣子。它是一個嘴幾乎像閉合,只有兩唇微微突出成小圓形, 上下顎是緊靠的。

另外,舌頭的位置也重要,只要記住舌尖要抵住下排門牙,而舌邊緊接上排臼齒(舌邊這個部分,其實我覺得只要嘴唇的細節做到,口腔的空間變得超小,自然舌邊會緊靠上排臼齒,因此不用擔心!)

記住這樣的發音感覺,來發: du, rue, vue, mur, lune, bureau, avenue, nature, menu, futur, voiture, parvenue, ceinture, mesure, reçu

(組成字母: u, eu, û)

你確定? Tu es sûr?

其實這個音sûr,對我們來說真的不好發: 發S時,舌尖先是頂住上排牙齒,而發û 時,舌尖又要快速抵住下排,另外,接著又來個小喉音…但我覺得在發這個字時,可以先忘掉舌尖,只要好好記住那面膜緊緊的感覺就好。

另外,就是把上面列的字,有意識地多練習幾次,讓肌肉去記憶住這發音的感覺,發到sûr時,就會本能性的發出來了。

重新認識常用母音

因為我的法文學習過程中,上課的時數少之又少(大概就是大學時期一學期三學分的法文課,加上巴黎交換學生那年,學校有開一周四小時的法文課),我也從來沒有上過法文發音課,一直到這陣子刻意練習發音,才發現: 原來我把一些常用母音,都用類似英文的方式來發音。

以下兩個母音的經典例子,一個是/a /,另一個就是/u/。

/a/: 記住一定要略帶微笑,嘴型是”橫向橢圓”

和中文"阿"嘴形成正圓是不相同的,最經典的是: papa,一點也不像英美語所發的papa。

C’est ca!  Voila

madame, femme

所有格陰性: ma , ta, sa,  陰性 la

/u/: 兩唇幾近閉合,成小圓,唇肌收緊

字母:ou, oû, août

如果發成像中文的ㄨ,那就會兩唇開得太大,幾近閉合是關鍵。

有意識這個差別,接著發: bonjour! /ɔ̃/- /u/  (同時注意第一個母音/ɔ̃/的小圓噘),便會覺得發起來更像法國人的發音了。

法式 /ø/ 和 /œ/

另外,繼上一篇有提到法國人的/o/,是嘴巴的小圓形是原子筆可通過的直徑,以下這兩個母音/ø/ 和 /œ/ , 我覺得這是很法式的兩個母音發音,如果能夠把這兩個音發得好,且能夠清楚區別,那這樣離成道地法國人發音就真的靠得極為近了。

兩者的區別很細微,舉一個經典例子,簡單的技法就是/œ/比起/ø/ 嘴巴張得比較開,嘴唇也放得比較輕鬆不用力。

/ø/ : œufs, bœufs (複數型)

/œ/:  œuf, bœuf (單數型)

/ø/: 唇成小圓,唇肌收緊,另一個重點是舌頭是躺平,舌尖頂著下排牙齒

字母: eu, œu

練習: peu, deux, jeudi, queue,

這個發音並不像是中文注音的ㄜ (因為我們發這個ㄜ,嘴唇是放鬆的,也絕對不是小圓形) 但中文人士發這個音都會用ㄜ來代換,也因此聽起來竟是”有腔調”了。

/œ/: 兩唇半開成圓形,像發/ɔ/,唇肌微鬆

練習:  neuf, heure, fleur, sœur, seul, docteur, couleur

總結發音法則:

大家會發現,法語中的一系列母音發音的唇形,只要是開成小o的,常常是極小,沒有噘嘴(嘟嘴),唇形開合看在我們中文人士的眼中,簡直像是沒張口說話。而強調這些嘴唇微噘或不噘(半閉合),小圓、中圓或是橢圓,舌頭的位置…對我們來說,更是百思不得其解。

但我覺得,法文的溫柔,在我看來,就是來自於,嘴唇細微的變化,臉頰幾乎都不使力的,讓發音由喉頭上來,在嘴巴開闔極小的情況下,聲音能在嘴巴裏悠悠長長的共鳴,因此聽起來極為柔和悠揚 。

不像我們中文感覺都靠著嘴唇明顯的開闔,嘴邊肉的運動量也明顯地大過法文。 : 試著說: “你不要煩我!” 我們可以感覺到嘴唇周圍的肌肉動的幅度很大,比起法文”laisse moi tranquille.” 嘴邊肌肉幾乎沒有動到。

另外我們的注音四聲,氣出來的常常快而用力,感覺也跟聲音(氣)出來的速度也有關係。這個讓氣緩出,也具體體現在法文的擦音上: p, t, k, 比起英文,法文必須想像”先把氣先聚集在口腔,在用極為節制低調的方式一次吐出,不像英文這樣,義無反顧的發出來。

關於練習:

其實熟悉每個音標發音法則之後,並無法馬上在文章朗讀或是平常說話,自然而然地運用,我透過仔細聽一小段廣播、聽一句後,停頓廣播,自己記住剛剛發音和音調,自己念一次,全部都跟著練習後,錄一段自己念的音檔,認真聽一次。

這個練習很累,我第一天執行時很沒效率, 後來拿了冰箱上的計時器,計時了20分鐘,以20分鐘為一個單位,時間一到就休息,這樣的效果更好。

母音連貫練習:

另外,我練習了幾天,發現一個效果蠻好的練習,我稱它”母音連貫練習“,也就是把一段文章,所有的母音都標示在單字上頭,只唸出所有母音。你會感覺像在唱一首歌這樣,

讓你的大腦很專注在母音的發音嘴型、舌頭的位置。透過母音連貫練習,我們大腦會記住了這個肌肉的運動,之後,在正常朗讀出文章,你會發現,你自然而然把所有的母音細節確切到位地發出來。

Sha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