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精英的全球浪潮

今年開始,我為自己訂的其中一個目標是”每天都聽一些地理政治的新聞時事評論”,利用做家事的時間,戴上藍芽耳機,我發現,我一禮拜下來,聽了不少這方面的評論講解。

從中美貿易戰、美國的shutdown以”儲備經費”築邊境高牆、法國的黃背心運動、台灣總統正式官方表態”一國兩制的不是共識”….等等,我從來沒有任何一個時刻,比現在更覺得”要好好念國際政治”(這麼說雖然有些慚愧,畢竟自己是相關科系的背景…)。

今天聽了一個關於世界各地崛起的”民粹主義”(甚至是所謂的極右派): 巴西、義大利、匈牙利、美國,這些偏右派,抑或是極右派的掌權都打著”人民受不了了更甚者,我們要反對這些菁英的專享利益,關於”反菁英”,法國這邊就以前所未見的”拖延戰”黃背心運動來詮釋。

我有種感覺,在某些層面看來,用簡化比喻來看,這就像是在學校,突然之間”所有平常不用功、不守規矩的學生們,決定推翻”成績好的學生或是”幹部”,不願意遵守這些”有優勢者們”所訂下來的規則,我們來大舉抗議破壞,但終究目標是甚麼,要重建怎樣的制度規範,根本就想都沒想過。

黃背心的活動中,有一個不容忽視的聲音就是”菁英階層的總統不懂得民間疾苦”,大概就是這種氛圍,民眾的不滿很容易引來鬧事份子(社會邊緣人?) 為了破壞而破壞,說真的,我能夠體會”勞動階層”的捉襟見拙,他們的確需要集結起來,重塑一個集體意識”我們需要改變社會”,這社會的 菁英勞動階層分化,在金融化的發展更是往個極端推開,越有錢的人越能用錢滾錢,而勞動階級的錢則越來越薄。

但同時,我並不完全否定菁英,我相信,就以前幾天所寫的筆記”關於聰慧的定義: 理性、高度的邏輯性、利他”,菁英推動社會各方面建設發展,這些都是好處。我又想到最近看得義大利庭園歷史,把歷史追溯到文藝復興時期(義大利的發展中,掌權勢的家族仍然沒有家道中落,還是維持著一脈相承的政治經濟優勢),在文藝復興時期開始的大家族們,熱愛所有美的事物:建築、藝術、庭院。這類型的菁英,在世界各地都有,他們為人類形塑保存了無以計數美好的文化遺產。

作為結尾,反觀政治現勢,我個人初步的想法(還要繼續聽聞國際政治評論)只是: 當政治分化嚴重成兩種階層時,彼此間沒有了信任; 菁英階層缺少深思熟慮;考量周全;有前瞻性和計畫,同時也忘了”透過教育、管理經營學”而學會抑制短視近利的心態。而”勞動階級”只想著用著一群人的集結來打倒菁英,所有建置、所有”團規”(例如在歐洲則是歐盟。當兩者都沒表現出最理想的狀況: 如此,真的是一個最差的政治現實。

Sha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