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熱浪來襲

這一周的法國熱浪來的態勢洶洶,明天氣溫上看到40度!陸續傳出法國各地城市的氣溫已經高到破紀錄。儘管是乾燥,但是體感溫度37-39度,沒有冷氣的房間,還是很難受的。

原本十分擔心這樣的高溫,但還好我們家外頭是木頭的拉簾,現在大部分都是作成金屬鐵件了,木頭的持溫性真的很好,昨天外頭氣溫高達38度,但室內卻能維持在28度果然是乾熱地方(濕度不到30%)的避暑方法,台灣濕熱的環境,根本無法比照辦理。

溫度計總共放了三個,最上頭擺在陽台(過去最高溫還有出現過46度,但這是在日照下頭),第二個是臥房,第三個就是玄關走廊。

剛剛拍了張現在的氣溫,外頭陽台40度,室內則是30度。

 

入夜後,外頭還是30度,到不是大氣氣溫,而是城市的水泥和柏油路累積了一整天的熱能量,要好長一段時間才能夠散發。

希望快點度過這周熱浪潮,氣溫太高實在產值很低,不太想靜下心來看看東西或寫東西啊。

春意盎然的陽台

三月初覺得天氣越來越溫暖了,整頓了陽台,把過冬後的玫瑰大幅度的修剪。

大概像圖下這樣,光禿禿的感覺。

而整個四月,玫瑰們蓬勃生長,Ronsard的玫瑰花苞開了近十個!

另外,買了兩盆小辣椒和彩椒,以及像極了兔子耳朵的薰衣草,為陽台增添點活力的色澤。

現在陽台綠意正濃,期待著五月玫瑰們的燦爛綻放。

整理陽台蠻耗時間的: 換盆換土,並在土壤上層鋪上木屑(美觀又能保濕),還要用小掃把一一地將木板上、邊緣的泥土落葉清乾淨。

但看著滿是綠意的陽台,乾淨清爽又充滿朝氣,又常有山雀來吃東西,每天在家都像度假一樣,舒心愉悅。

 

面向東北的窗

廚房這道大窗戶是面相東北方位,早上旭日東昇時,陽光會斜射打在廚房沒有櫥櫃的這道牆上,只要外頭不要烏雲密布,廚房整天都明亮通透,沒有直射的問題。

曾經看了本食物攝影的書提到,許多食物攝影師都會有道面向北方的窗,以方便隨時都能借用自然光拍攝。面向東西,很容易有陽光直射的問題,朝北的方位,光線總是適度柔和。

今天早上看了一下手機的照片,發現了幾個月前拍的小蜜橘,完全沒有後製,光線恰如其分的為蜜橘打了點光,看起來極為鮮甜。

擺了兩顆在桌面是作為對照圖。如果在市集或超市發現帶了葉子賣的柑橘類,主要是顯示它們極為新鮮現採,也沒有冷凍過。桌面上的兩顆蜜橘是買了一周以上的,葉子已經委靡。

 

永遠都在耍脾氣的小象

上一篇介紹了Saint-Cloud的跳蚤市集,我除了買了幾本書外,還看到了一隻一見鍾情的小象娃娃。

詢問價錢和能否洗滌時,上前介紹的女生看起來大概時十來歲,原來是這隻小象是的主人,她跟我說:昨天已經把它洗香香的。果然湊到鼻子聞,有股柔軟精的香氣。

我對這隻小象實在愛不釋手!身體像布巾,也像飛鼠的特點是,你怎麼擺放它都姿態萬千。眼睛上方的毛常常壓得扁扁的,導致它看起老是在生悶氣,覺得超可愛的。

拿回家後,放在客廳的沙發,跟灰藍色沙發很搭!接著幾天,老公就展開了"小象擬人化的白痴舉動"。

例如喝水:

或是吃鬆餅:

晚上霸佔著電視遙控器:

還有,偷吃植物的肥料:

另外,我意外發現它腳上有個logo,上網查了一下,發現原來是德國優質嬰幼兒產品的老品牌sigikid因為品質很好,所以像這樣的絨毛娃娃都賣得挺貴的,法國大概要法國大概要40-50歐,但我在跳蚤市場用一歐元就擁有了它,真是開心!

 

 

 

 

野人獻曝

還記得第一次聽到"野人獻曝"這個典故時,我內心第一個想法是"這真是把一個生活美好的細節,描寫的活靈活現的"好故事啊!

我一直覺得這個野人很浪漫,很懂得享受生活。事隔多年再看一次,還是將冬日暖陽感受在心裏。

野人獻曝

春秋時候的宋國,有一個窮困的農夫,吃的是粗淡的食物,穿的是破舊的衣服,住的是簡陋的房屋,但是他一點也不在意,對於自己的生活覺得很滿意。

日子一天一天地過去,又是一個冬天來到了。雖然天氣很冷,但是他沒有別的衣服可以穿,依舊穿著那件補了又補的破麻衣。就這樣,他又過了一個冬天。

春天到了,他下田去耕作,單薄的衣服實在擋不住那刺骨的春寒。還好那天陽光普照,他就在陽光下取暖,覺得曬太陽的滋味真是舒服極了。他不知道天下還有深廣的大廈可以擋風,棉衣狐裘可以禦寒。他認為曬太陽是最好的取暖方法,不禁有點責怪起自己,為什麼到今天才發現呢!他興沖沖地跑回家,告訴他的妻子說:「讓背曬太陽的溫暖,沒有人知道。我要把這個方法獻給我們的國君,國君知道了,一定很高興,一定會重重的賞賜我。」

他的妻子一聽,滿有道理的,也同意他進城去見國君。

這件事被鄉里的人知道了,覺得農夫的行為太可笑了。有一天,有錢的鄰居就勸他不要去,並且說了一個故事給他聽:「從前有個人,把豌豆、卷耳、水芹、萍實當作美味,並且對鄉里的富豪稱讚這些食物。鄉里的富豪拿來吃了,嘴唇被刺破了,肚子中了毒。大家譏笑他,埋怨他。那個人這才知道自己孤陋寡聞,覺得很慚愧。」

農夫聽不懂鄰居話裡的意思,就問他說:「你說這個故事給我聽的用意是什麼?」

鄰居笑了笑說:「你想,我們的國君住的是富麗的宮室,穿的是昂貴的狐裘,他還用得著曬太陽來取暖嗎?你就像我講的故事中的那個人啊!」

農夫聽了,恍然大悟,覺得很不好意思,就打消了到國君面前去獻曝的主意。

「野人獻曝」這個故事,後來成為一句成語,用以比喻微薄的貢獻。是自謙之詞。

原文:愧物致敬,曰敢效獻曝之忱。
譯文:贈送禮物給人表示敬意,就說這是聊表獻曝的誠意。

★本文轉載自國語日報社出版李炳傑編著「幼學瓊林的故事」

 

潮濕是大敵!-綠之鈴 senecio rowleyanus

第一眼看到這個多肉植物,真的好喜歡! 一串串的珠子看起來既可愛又優雅。

但我總共買了兩次,最後都陣亡了。正打了”陣亡”兩個字時,現在算比較”有點園藝的敏感度”,就回想著,到底是枯死還是爛掉? 畢竟兩個形式的陣亡分別代表著截然的”澆水量”。

這麼回想起來,感覺都是”爛掉”這種。

快要新年前又去買了新植物,希望陽台和室內能有些新氣象。又再度看到了綠之鈴,這次心想,我一定要好好養活你! (畢竟其他的多肉們都年復一年的蓬勃著,我就不相信我沒辦法照顧好綠之鈴)

買回來,原本是有附掛鈎可以垂掛,但是,我的理想位置是在廚房水槽的大面窗附近,垂掛並不那麼適合美觀,放在這個可以架高的植物架,觀賞的角度剛剛好(另外老公還幫我客製了一個3D列表機印出來的白色半圓形容器)。

心理依稀記得綠之鈴可以偶爾給他噴噴水霧,就自己”擅作主張地”覺得它的土壤要保持濕潤,結果…

我這一兩天發現它長得不太妙,細看土壤內有白色的菌絲,根系也交雜著像是枯萎或是爛掉萎靡的感覺,我今天把枯萎的珠珠們全部清出來( 這時我想,應該是爛根委靡了,所以珠珠也跟著陣亡)。

甚至,我還發現了一隻白色的、蠕動中的,有點像蠶寶寶那種蟲…. 今天的綠之鈴竟然變成這樣了!

這時才後知後覺的查了自己的多肉辭典和上網看了資料、影片,發現綠之鈴原生地在非洲,而且還是”納米比”!! 那裏要乾燥起來應該是全世界數一數二的…. 照顧它跟仙人掌一樣,冬天基本上就一個月澆一次,土壤完全乾燥再澆水就好....回想我買回來這一個禮拜不到,至少澆了三次(雖然都是一點點,讓它土壤濕濕的這樣)

垂掛的部分基本上都不行了(剩一點點我就把它往盆裡面攀爬),雖然還不算太差,但我真的是太粗心大意了。現在知道一直到入春前,我就放著不管它了(放置的位置,算是室內陽光夠充足的地方),希望綠之鈴可以慢慢茁壯起來。

P.S. 網路上看到這篇(連結),覺得措辭特別可愛:

大弦月和綠之鈴喜歡明亮而通風的地方。冬天時它們可以接受全日照,但若在夏季時把它們放在全日照的地方太久,就可能會曬傷,令它們的葉子乾癟,變成豆豆乾。

最適溫度為10℃-30℃。太冷時應將大弦月和綠之鈴移到室內明亮處保溫,否則會變成冰豆豆而死;太熱時應給予遮蔭及增加噴水降溫,否則又會變成焗豆豆而死…。

最後經驗分享這段,也讓我覺得自己不孤單XD :

大弦月和綠之鈴是不易種植的,個人經驗是:第一次買回來的大弦月和綠之鈴,在悉心照料之下,葉子慢慢一顆顆地爛掉,直至一顆也不剩。
第二次再買一盆約有十多株幼苗的小小綠之鈴和另一盆小小的綠之鈴錦回來,狠下心腸不理,只偶然給它們澆一點點水,平時也不多看一眼,隨它們一顆一顆地爛下去。最後剩下的幾顆幼苗終於痛定思痛,發憤成長,現在已長得欣欣向榮,兒孫滿堂了—咦?原來佛珠跟孩子們一樣,適當的時候放手才會讓它們成長茁壯呀

島本美由紀-為了夫妻能好整以暇地生活,能夠輕鬆料理是最重要的

在整理(去蕪存菁)日本雜誌和剪輯下來的食譜中,看到了這篇”為了夫妻能好整以暇地生活,能夠輕鬆料理是最重要的”,島本美由紀所寫的,非常喜歡。這樣的想法也一直是我時常涉略、落實更有效率的料理家事的動機。

如果用了比較複雜的料理,就希望可以吃上個幾餐,因此,整齊一致、數量足夠的保鮮盒就變得非常重要。善用冷凍庫;冷凍蔬菜類讓料理更加機動性。常備菜、沙拉料理也是重點,讓餐點看起來更豐盛營養。

查了一下島本美由紀,發現她真是一個多產的料理家事作家,另外也出了好幾本東南亞悠閒旅遊的散文旅遊書,我也好想買來看看。

  1. 旅するバリ島・ウブド案内+おまけにシドゥメン村
  2. 旅するホイアン・ダナン案内+さくっとホーチミン
  3. かわいいチェンマイ案内増補新版
  4. 旅するラオス・ルアンパバーン案内+ついでにハノイ&サパ

旅行是她最大的興趣: 40-50個國家,200次以上的旅遊經驗! 對她有興趣的人,可以參考她的網站(連結)。

 

 

新年的新期許

儘管每到新的一年,就不免俗的想列些新目標,還有回顧檢討去年列的目標達成率,但我”真正”在內心做的”新期許”,其實只有一個項目,一個精神態度上的: 某一年可能是”謹言慎行”、或是”對大自然的觀察力”、或單純只是”擁有自己的觀點”、抑或是”在日常中修行”, 決定了後,就在這一年內時時提醒自己。

上個禮拜在Neflix上又重新看了一次【Intern】,女主角Jules的創業家特質還是很吸引人: 擁有啟發別人的真誠熱情、很有主見想法,但在小事上,如果對方的做法有理,她能輕易地為自己的堅持己見而道歉,無論對方是甚麼身分。

但讓我細細觀察的,還是老先生Ben的待人處事,第一次看沒特別注意,但這次我發現他無論是看到誰,在很多並不需要”特地”自我介紹的場合,他都會很慎重其事,但表現大方自在的”自我介紹”。我覺得這點好棒,一來讓人感到備受尊敬,一來我們也對於主動前來自我介紹的他,印象深刻,我相信大多數的人都會有好感的。

他的”自我介紹”總是視情況而”裁剪合宜”,面試用的長篇”自我介紹”,篇幅長,又是要面對鏡頭自言自語,他的表現還是落落大方、真摯感人。其他數不盡的場合,他都為我上了一課”自我介紹的重要性”。

當Ben第一天進公司,被帶著介紹給公司成員,儘管已經被”介紹”過了,例如”這位是新進的實習生Ben”,與其只是回應著、和對方打聲簡短的招呼(我就是這種…),Ben的做法還是自己真誠地簡短的在自我介紹”,並和對方握手。

我對於以下兩幕印象特別深刻:

某一幕是Ben當Jules的司機,帶她到倉儲去會面後勤員工,我覺得這種場合,”只是當個代班司機的Ben,根本不需要”大費周章”的和倉儲的人自我介紹一番(總覺得就打個招呼就好),但他依舊是對著別開生面的人,真誠的自我介紹和對方問好,對方回應說’如果有甚麼事情要麻煩,隨時跟我說。”之類的。

另一幕是他在公司窗台發現樓下Jules的專用司機,似乎拿著小罐子喝酒,他下了樓走向了這位司機,同樣地,也是先介紹了自己,再用委婉堅定的語氣,告訴他”他可能不太適合開車,就由他來代替”。我想,大多數的人,大概也沒考慮到”他到底認不認識我”,就直接跟司機說,”你喝了酒不能開車”,然後可能對方就會說”你是哪位啊?”。

我想,就這一點, 透過”看重每個別開生面的人”,真誠簡短的自我介紹,無論是正式場合的握手,或是非正式場合,只是真誠地看著對方的眼睛,真誠地微笑並自我介紹,這是我2019年想要不斷提醒自己要身體力行的自我期許。

 

 

VERY雜誌-星期日的風景

關於日本的女性雜誌,我從一開始心動的Oggi、Classy,到現在還算蠻喜歡的VERY,有人解釋這是一本適合年輕媽媽看的雜誌,但小孩年齡層僅限到低年級生以下,對我來說,目前看這個”身分背景”似乎言之過早,但我總覺得這本雜誌所提供的穿搭才是真的”符合生活需求”,而雜誌中所投射的女性角色和考量,也才是真正的現實,雖然,雜誌中所設定的理想生活,某些程度上也選擇性的設定在”較高收入”的層級(例如裏頭的清潔精,絕對不是家樂福買的那種大眾牌子,而是包裝相當時尚,價差幾倍以上的牌子…),但我通常不看得那麼重,我想這些雜誌也是要存活,如果真的要收取廣告費,也是要向這些比較有預算的牌子招手示好。

VERY在衣服選擇上,也是真的落實”high & low”的搭配,就算是”high”也是合理價格內的(OGGI和CLASSY還是會出現上萬元的衣服,這個我真的已經非常無感了。)

Oggi 和Classy在沒甚麼買衣慾望的現階段,覺得沒甚麼可看性了。即使是VERY當中,我最期待的專欄,卻是偏向生活的面向” 星期日的風景“。

“星期日的風景”訪問了不同家庭的居家生活和設計,就像呼應我上一篇寫了關於homebody的居家精神,不同屋主有自己喜好的調性、一天當中最喜歡家裡的哪個區塊、最在意的是那些細節、室內配置體貼的考量了自身的興趣愛好。

“星期日的風景”大致上是四面的篇幅,選一張生活居家照片作為全頁的標題;接著第二頁是屋主的居家調性、背景故事的介紹,接著第三頁則是室內不同區域的細部觀察(這一頁並不是要給讀者一個總攬的認識,照片通常是這個區塊的一小部分,通常都是帶著屋主個人的視角和詮釋,這一點,我非常喜歡)。

最後第四頁,則是屋主鍾愛的物件和從哪裡購得的介紹。我每次看這頁都會想,如果是我,在這個九宮格裏頭,會選擇哪九樣我鍾愛的物件呢? 🙂

 

關於錢包的極簡想法

我在台灣和法國使用的錢包是不一樣的。對照兩個錢包的厚度,深深覺得,在法國的付錢行為真的很極簡,不會被”會員日點數加倍、滿千送百、刷哪間信用卡今天打八折…等等的五花八門行銷手法給亂了一開始想簡單買樣需求品的動機。

紀錄一下使用錢包的差異性,也在原本想替換掉短夾的時候,發現自己很是喜歡這個短夾,細數自己為什麼喜歡,就更加確定想好好繼續使用它。

在台灣一定要用比較大的錢包,放卡的隔層要夠多,以應付台灣各種名目的信用卡、集點卡、會員卡….另外,放零錢的地方是必備的,除了放零錢,我想,最主要的,還是放”可以兌獎”的發票吧! 另外,如果要讓錢包維持整潔,”定時的整理錢包內的發票”變成不可或缺的環節。

雖然有老公送的名貴小羊皮長夾(也就是小羊皮,而使用起來小心翼翼的,怕刮傷),但回台灣這幾次,我還是用Celine這個短夾,比較輕便,背小包的時候也能夠攜帶,使用了將近十年還是依舊好用,當然信用卡夾層是絕對不夠應付台灣的需求,因此,我還必須另備一個卡片夾(拿來放摩斯卡、會員卡、悠遊卡…)

然而在法國,根本沒有玲瑯滿目的信用卡或會員卡,大家大概就是一張Carte Bleu 就可以應付所有開銷(除非是公司職員,可能還有公司的信用卡),至於會員卡,大部分也可以選擇數位APP的方式,或者是掛在鑰匙上的一小片東西。發票沒有兌獎的”小確幸”,也就沒有留存的必要。

零錢的話,我很少使用到,也因此另外放了一個小零錢包*COS這個錢包夾,其實有個小隔層可以放零錢,但稍稍放多點,就會太鼓不好看)。

今天,不經意地翻出了一個深藍色的零錢包,裡頭還有些夾層。心想,乾脆就用這個好了!  把錢、信用卡放到深藍的零錢包後,開拉一下,就決定放回原本的錢包夾。

為什麼呢?

我喜歡COS皮夾的皮革觸感和色澤;喜歡掀開皮夾的優雅輕鬆(而不用拉一道ㄇ字型的拉鍊),喜歡皮夾的輕薄以及裏頭裸色系皮革的配色;另外,歐元的紙鈔放在這個皮夾的格式,只稍對折即可,但深藍色這個,卻要折成三折。

用了六七年了,裸色皮革的地方也沒有太髒,皮革接著的膠也沒有甚麼龜裂(只有對摺處有稍稍的小裂紋,但很輕微),大概也是因為經常使用,手指的油脂能夠稍稍滋潤皮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