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台的新成員:日本槭樹

上周末趁著Chantilly城堡的園藝博覽會,物色到了理想的楓樹。原本以為陽台要爆炸了,實在想不到楓樹要擺在哪才好,回到家後,看到這張DIY的木桌,原本上頭擺的都是多肉植物,看了一下位置,落地窗的室內剛好是餐桌間書桌的位置,加上下午的光影,很快就決定”就是擺在上面了!”

大花盆有點清水模的質地色澤,其實是塑膠製的,我非常喜歡。又是一個後悔沒多買幾個的遺珠之憾。

(照片看起來有些灰灰濛濛的,因為下午四點下起了傾盆大雨,好不容易雨停了。)

從室內看起來是這樣,那倒映在大理石牆的楓樹光影,實在好美!

另外,我還擺了一隻豆豆龍在楓樹下,感覺是他在樹下乘涼一樣:

從室內的角度看,剛好有一片楓樹的影子貼在豆豆龍背上,似乎用點想像力,就可以感覺到豆豆龍應該舒服到打起哈欠了才是。

(映在水泥質感的盆器楓樹,也成了優雅的圖騰了)

值得一提的是,買家是從比利時來的Pepinières Choteau,他們在比利時專種日本槭樹(Acer palmatum)的歷史已經有四十年以上。當時在挑選時,原本在兩品種中游移,聽了他們的解釋: 一個是像灌木一樣的生長,往四周擴張(下圖中的左二);而一個則是向樹木一樣,往上抽高。後來,我們選擇了往上抽高的樹種,它的葉形也是比較精巧細緻(圖左一)。

另外,秋天葉子轉紅的顏色也不太相同: 左一的紅是非常艷的正紅色,而左二則是偏橘紅。

想要進一步看不一樣的葉形,可以點選

正當看到acer palmatum時,一看到acer,咦?這不是來自台灣的筆電品牌嗎? 原來acer也正是楓屬的學名。

另外,槭樹和楓樹是不太一樣的! 第一個”槭”的讀音,不是”戚”,而是”醋”的讀音(因為我也讀錯,所以google了一下,也因此看到了槭樹和楓樹不同的文章。

槭樹是翅果;

而楓樹是蒴果(讀音是”碩”)

P.S.我前陣子寫關於翅果時,還貼了楓樹的連結,也因此回去修正了。

 

 

Sha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