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谷的人生最後-Auvers sur Oise

今天下午去參觀Auvers sue Oise,其實並不是為了觀光,而是去認識這一帶的城市,考慮以後居住於此的可能性。

一開始並不知道Auvers sur Oise這個城市是梵谷人生的最後一站  ,純粹是因為在勘察自來水質時,發現這一帶的水質不錯,加上其他考量都是上選。來到此地,非常喜歡這裡的氛圍,沿著河岸,到處都是綠意,商家不多但是都剛剛好的應有盡有。

很幸運地在一間漢堡店中發現了這個城市的市政刊物,而且是今年特刊,主要是介紹了Auvers sur Oise這五年來的革新,看了這本特刊才知道,原來我們現在看到煥然一新的市政廳和前面廣場,都是革新的建設。

沿著小鎮的蜿蜒小路走一小段,會先看到這個尋常街景:

而這是梵谷的一張畫的街景:

接著隨著這個階梯拾級而上,就是梵谷畫中著名的教堂:

從另一個角度看,畫中的教堂至今依舊原封不動:

大家或許知道,梵谷最後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而他選擇自殺的地點就是他最後所住的一間旅館(Auberge Ravoux)上頭,一個七平方米的小小房間。而這個房間,在他之後也無法再租出去了,因此完全保持了原貌。

當然梵谷的房間現在變成了”觀光景點”,我並不太想進去看這個房間…連在教堂附近,梵谷和弟弟的墳墓,我也不想去”參觀”……

桑貝還為這間旅館畫了一張插畫:

想起了Gombrich的<藝術的歷史>裏頭所介紹的梵谷,在此貼上之前試著自己法翻中的筆記:

– 由他兄弟Theo 資助他在Arles的生活開銷,在他孤單的獨居生活中,Van Gogh透過信件來往,和Theo傾吐他所有想法和希望,而這些信件也成了最為私人親密的日記。
– 在他的畫中我們看到了他極為欣賞的日本浮世繪風格,他希望不多加矯飾的畫作中能讓看畫的人,無論是誰,都能從中得到快樂和慰藉,而不是成為菁英階層的配備品。
Il souhaitait pour ses propres ouvrages l’effet direct et la diffusion des estampes japonaises en couleurs qu’il admirait tant. Il aspirait a un art simple qui put donner joie et consolation au premier venu, qui ne fut pas l’apanage d’une elite fortunée.

– 這些複製品粗糙的成色實在不值一提,我們必須親自欣賞到原作,才能夠完完全全的感受到梵谷為了達到撼動人心的效果,每一筆畫中的細膩和嚴謹。
C’est alors qu’il faut retourner aux originaux, afin de saisir pleinement tout ce qu’il mettait de subtilité et de consciente rigueur jusque dans les effets les plus violents.

– 他用在筆觸上的情感,就像是作家透過字體表達性格心情一樣的鮮明。加重色彩的厚度,就像加粗字體般地強調某些訊息。

他一點都不在意所謂的”realite stéréoscopique” 進一步說,就是如攝影般呈現真實,也因此他和塞尚殊途同歸,塞尚致力於形體和顏色的關係,而無視於”正確的透視法則” 而梵谷則全心全意想表達他的情感,即使需要”透過某些形體的變形扭曲” 他會義無反顧地追求內在的渴望。

Cezanne s’attachait avant tout aux raports entretenus par la forme avec la couleur; il ne retenait de la perspective correcte que ce qui pouvait servir sa recherche precise. Van Gogh voulait que son tableau exprimât son émotion et si une déformation pouvait l’aider, il n’hésitait pas a y recourir.

他們只為了他們內在所追求的目標而努力。
ils ne travaillaient que pousses par une nécessité intérieure.

 

Sha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