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植物的博物學老公

生活在運用第二、第三外語的國家,認識新單字變成三天兩頭都會碰到的場景。儘管學每個語言,我對於"單字量和閱讀所累積的語感"樂在其中,但每當我能夠拿起中文書閱讀,心中不免默默興奮"天啊,竟然所有的字都看得懂,不用查耶!"

其實單字量並不會隨著生活在異地,就會自然而然增加的,這跟我們生活其中所互動的人事物,有很大的關連。例如,我有一個對動植物的理解十分廣博的老公,我對於動植物的單字量就"被迫"增加。

在此紀錄幾個動植物單字,我透過老公而學習到的動植物單字。

Héron(鷺科)

我還記得有一次,我和老公去湖邊散步,湖的中央出現了一隻Héron(鷺科)正張開翅膀,這個動作在鷺科相當常見,這正是牠們將翅膀晾乾的動作。

相關圖片

而在我們後面不遠的法國情侶,女生問到"你看!那隻鳥正張開翅膀耶!你知道牠叫甚麼嗎?"然後,我就聽到男生說:"不曉得耶,就鴨子吧!(canard)”

而這也讓我馬上想到,如果今天這位男生是我的法國伴侶,那麼以他眼見內所需知道的單字量是非常有限(動植物界),那麼我也許就會覺得,我的法文單字量"很夠用"了。

然而不幸也是大幸,對動植物博學的老公,不斷的將我的單字硬碟量無限擴充,然後一直看不到盡頭。

鸕鶿cormorant

另外一種在湖畔邊常見的鳥類,也常常能夠看到牠們展翅的模樣,叫做鸕鶿(沒錯就是有邊讀邊,注音是 ㄌㄨˊ ㄘˊ)cormorant,如果牠們不把翅膀晾乾,是飛不起來的喔。

外型和Héron差很多,鷺科有著修長的雙腳,而cormorant則有著像鴨子一樣的短短腳和蹼(此屬在鳥類中僅見有蹼的),牠們為了捕捉水中的魚類,會整個潛進水中,翅膀也會在水中提供俯衝的動能。在中國,常被馴化來協助捕魚。

「cormorant」的圖片搜尋結果

脂鯉科 Characidae

某天晚上,當我正在看著介紹巴西的人文地理節目時,畫面帶到這個魚類時,老公剛好從電視前過去,他馬上說"這是Characidae,是在介紹中南美洲嗎?"我當下除了佩服之外,也深深覺得,難怪我們兩個會湊在一起了,我們都對於博物學的好奇且好學,也同樣是彼此最好的聽眾。

沒錯,Characidae的確是南美洲極為常見的魚類,生活在熱帶或是亞熱帶的淡水魚。

「Characidae」的圖片搜尋結果

紫菀屬Aster 

昨天去Truffaut(法國的植物量販店天堂)挑選了些植物,想買一些花期較長、耐冷、長年生的簡單植物。

最後挑上類似圖下的花,我一直以為是小圓菊之類的,老公一看到就說,這是Aster,的確是菊科下的一屬,但老公又提供了一個更精確的分類名稱..

在英文中,紫菀的名字Aster來自於古希臘語的單詞astron,意思是「星」,並經過具有同樣意思的拉丁文單詞astrum而被引入,實際上人們用這個詞是在描述紫菀的花序。

兩種貓頭鷹類別:chouette & hibou

在一般中文裡只有"貓頭鷹"的統稱,而在法文中則有chouette 和 hibou,兩個字都非常常見,中文都會翻成貓頭鷹,但牠們可是兩種在外型上截然的貓頭鷹。

先介紹hibou,牠們有兩道搶眼,如同一眉道長的眉毛(不是看開心鬼殭屍片長大的人請自行上網搜尋"一眉道長"),一旦牠們提高警覺,兩道眉就會肅立起來。

La tête du hibou est ornée d’aigrettes, des touffes de plumes qui n’ont aucune fonction auditive. © TonW, Pixabay, DP

然而chouette ,臉蛋就是圓呼呼的,我想,一般法國人不一定會說出兩種貓頭鷹的差別,甚至有人以為chouette(陰性的)是hibou(陽性)的雌性說法,但應該都會有種chouette是可愛那種。

chouette在法文口語中,也可當成形容詞"很棒!太好了"的意思。

Pas d’aigrettes sur la tête de la chouette. © Nedd3_89, Pixabay, DP

雪鴞(注音:ㄒㄧㄠ) le harfang des neiges 

只是有一隻因為哈利波特而大紅的嘿美,大家第一眼應該會認定是圓呼呼的chouette,其實牠是白眉道長(所以是hibou!)也就是因為那兩道眉毛是白色的,和臉部的毛融成一起了,因此不容易察覺

牠的法文是harfang des neiges,這是我老公最喜歡的貓頭鷹,所以要跟他提到這一隻,要用精確的harfang des neiges ,不然他會不知道你在說哪一種貓頭鷹….

Quelle est la différence entre un hibou et une chouette - Le cas du hibou harfang des neiges

今年暑假去度假時,在一個城堡裡頭,看到許多貓頭鷹,最開心的,莫過於近距離的看嘿美了!對於貓頭鷹的印象,本來就是靜謐沉穩,而來自雪地的嘿美,那種寧靜的氣質像是一股張力般渲染開,讓人靜靜觀賞牠時,也能感受到無比的平靜。

而老公又再度擴張我對貓頭鷹的認知版圖,就是以下這隻:

「chouette lapone」的圖片搜尋結果

我真的是隨便問老公(牠的照片出現在城堡入場票的背後),他竟然能說出"Laponie“這種精確的名稱,我接著問laponie是甚麼啊?他說"這不是一個位於北方一個地區嗎?應該在芬蘭或挪威那些北部的城市吧!?"

沒錯,牠就是烏林鴞Chouette lapone。

Laponie 拉普蘭區

而lapone則指的是薩米語系/民族,他們分布的地帶也的確是北歐的芬蘭北部、挪威、瑞典和俄羅斯西北部

而Laponie 拉普蘭區(芬蘭語:Lapin maakunta)是芬蘭面積最大的一個行政區,位於芬蘭最北部。2010年前這一地區組成為拉普蘭省

Image illustrative de l’article Laponie

箭毒蛙 Dendrobates 

不要覺得這個單字看起來有夠難記的,但我老公真的用了如此精準的單字,我們曾在法國的動物園中,參觀過箭毒蛙的生態館,整個館的水族箱中,都是各類型的箭毒蛙。稱為箭毒蛙的原因是,當地原住民用牠們的毒液製作毒箭,但其實在約175種箭毒蛙中,只有4種(被記錄下來)製成了毒箭。另外,

也因為種類繁多,毒性差異也極大,有些身上的劇毒,只要摸到就可以致命。最近法國,則有越來約多將箭毒蛙當作玩賞動物的商業購買。另外,牠們極為迷你,有些品種的成蛙不到兩公分,最多也只是約6公分。

一看到這些五顏六色的箭毒蛙,也讓我想到自然界的一種說法,越顏色鮮豔的生物,越是毒性堅強(菇類也是)。但不用太擔心,因為牠們只會出現在中南美洲而已。

「frog toxins」的圖片搜尋結果

「frog toxins」的圖片搜尋結果

你也長得太搶眼了吧!

海狸鼠Ragondin

這隻像台灣福壽螺一樣,屬於侵犯歐洲生態系的南美洲外來種,破壞農作物,也會破壞碼頭等建設,法國西南的溼地生態,也常常被這隻外來種破壞侵略。

我第一次看到時,被牠們的壯碩的體積嚇到了,只有看臉長的挺像土播鼠,蠻可愛的,但是如果看到尾巴那一段,只會覺得是一隻史前巨鼠吧!

「RAGONDIN」的圖片搜尋結果

在布隆涅公園的池塘,也會發現牠的蹤跡,這幾次去,只看到一隻。某次我去跑步時,又剛好遇到一對父女,爸爸帶著約莫五歲的小女孩來公園的池塘看鴨子和烏龜。

當小女孩看到Ragondin時,好奇的問了爸爸那是甚麼動物,他爸爸說:應該是河狸吧!(Castor)

我默默慢跑經過時,內心偷偷說了:才怪,那是Ragondin拉。

Castor的尾巴扁平的,一大片像牛舌餅一樣,差很多耶!

American Beaver.jpg

藪貓Serval

當我讓老公看台灣石虎的可愛照片,以及告訴他,石虎令人憂心的生態環境。我一時想不起英文名稱,老公看了石虎的照片說:這是serval嗎? 長得有點像。

serval又是甚麼動物了啦!

藪貓(學名:Leptailurus serval)是產於非洲的中型貓科動物,為藪貓屬的唯一成員。藪貓體長85厘米,尾長40厘米。平均壽命在12-20年。與其他貓科動物相比,它體型修長,腿長而尾短,耳朵又高又圓,距離很近。斑點有許多變種。

Serval in Tanzania.jpg

石虎的英文是Leopard Cat

很大的特徵是:額頭有兩條白色縱帶,及兩耳後方是黑底白斑。石虎真的很可愛,牠們是台灣僅有的野生貓類,希望大家都能好好愛護牠們的生態和棲息地。

「石虎」的圖片搜尋結果

「石虎」的圖片搜尋結果

延伸閱讀:全台僅存500隻!為何愛貓成癡的她變成「石虎媽媽」?

【石虎】臺灣最後的貓科動物 —— 認識物種與威脅現況

Sha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