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教的幾何藝術

我極為欣賞伊斯蘭的幾何圖騰藝術。
伊斯蘭宗教對人像的禁止,深深地影響其美學圖像。限縮了人物的描繪(只能出現在非宗教類的圖像),因此得以將植物圖騰 (arabesque)發揮的淋漓盡致。
反觀西方基督天主文化著重於人物描繪,在教堂各類建築中活靈活現,但看多了西式教堂,加上我對於基督天主宗教沒有深入研究,說真的,是視覺上的疲乏。而伊斯蘭幾何圖騰,卻讓我有種說不上來舒心平靜。
伊斯蘭的圖像,背後思考模式是一種猜解繁雜的精密計算,可以推測,可以演繹,有跡可循,照著一個公式無限延伸。
如同科學研究般嚴謹的視角:幾乎所有複雜精細的圖紋,都能拆解成圓的交集,切線,割線,卻又能恰如其分地展現優雅。
“Extrapolate” 的思考模式,被大大地運用在伊斯蘭圖騰設計上。
每個圖騰都像嚴謹的數學公式,舉個例: a variation in a rectangle with sides in the ration 1:    或者,by replacing the ratio of a square’s diagonal to its side, found in the correct shapes, with the fractions 1.5 and 1.4…etc
照著像公式般的步驟,就可以逐步地完成複雜的圖像;套用,複製,無限延伸。
而這不可思議的美感,就像小時候看萬花筒一樣的驚喜。
如此精確而感性的設計,應該是伊斯蘭圖騰獨有的。
這讓我想到,以前在歷史課上學到的,伊斯蘭文明帶給西方世界的啟發是:天文.地理.科學.醫學上的卓越。看著這些美學圖像背後的嚴謹思維。不訝異這個文明在這幾個領域的登峰造極阿。

亞伯拉罕宮

進入了Alhambra宮,也就像是萬花筒圖像的3D版本,儘管顏色退盡,仍不減其風華,但說真的,我很喜歡單一白石的呈現,遠看跟蕾絲般,是純淨的美感。
除了裝飾圖紋外,阿拉伯式宮殿的設計也深得我心,數個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宅院設計,院落中央,常常是一個簡單的水盆設計,有些會加上嵌入地面的細細水道,方正的流通於院落,天熱的氣候,這低調的水景能帶來莫大的感官上的沁涼舒爽。
Sha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