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蔥有分公母?

在以下影片中,除了一開始看到珍貴的袋鼠寶寶出生畫面4’13”:袋鼠寶寶從母體出生後才一克的重量,身長2公分,必須慢慢的往上爬到袋鼠媽媽的袋中繼續成長。也因此許多動物園在斷定袋鼠寶寶出生日期時,是以袋鼠寶寶從袋鼠媽媽的袋中露出臉來算起。

最令我感到印象深刻的是洋蔥分公母。我的確記得有時候切洋蔥時,偶爾裏頭會有"一條"(公)的紋理27’39”,但大部分都是同心圓的構造(母) 。我當時以為是這顆洋蔥要準備發芽了!影片中也提到,超市賣的大部分都是母洋蔥。

公的洋蔥

Résultat de recherche d'images pour "onion"

母的洋蔥:

Résultat de recherche d'images pour "洋蔥剖面"

在一本韓國人出版的料理書中提到

廚房裡最重要的小事百科:正確洗菜、醃肉、燉湯、蒸蛋、煎魚,400個讓廚藝升級、精準做菜的家事技巧 살림의 기술

超市買的洋蔥有的圓、有的長,雖然偶有差異,但通常圓的是母洋蔥,長的是公洋蔥。更準確的區分方式不是依照外形,而是要透過觀察鱗莖剖面處來判斷,母洋蔥的鱗莖剖面處有凹陷;公洋蔥的鱗莖剖面處沒有凹陷,而是裂開來的。相較於母洋蔥,公洋蔥的鱗莖含有養分,所以根部的味道相對較差。就味道而言,母洋蔥會比公洋蔥好吃。

只是,我也有查到關於洋蔥是兩性花類的,因此不分公母說法

植物的雌雄主要表現在花上,如果是單性花,則有雌花雄花的區別,比如西瓜、玉米、水稻等的花就是單性花.

如果同一個植株上既著生有雌花又具有雄花,那麼就叫雌雄同株。

如果同一株植物上只著生雌花或只著生雄花,就是雌雄異株,大多數植物都是雌雄同株的,雌雄異株的植物也比較多,比如銀杏、水稻等.

花生和洋蔥的花都是兩性花,因此這兩種植物都是雌雄同株的.

 

想要進一步找英法文資料,目前查了一些,未果。就先這樣放著,或許以後有機會繼續了解!但不管如何,以後只要切洋蔥,我就會期待知道到底是公還是母了!

 

穿著荷葉領的種子

今天早上練完駕訓的回程途中,散佈在家家戶戶都有庭院的小路時,突然有這麼一顆可愛的種子掉落在我面前。

像極了一顆迷你蘋果穿著荷葉領洋裝:

「ruffle top」的圖片搜尋結果

原本以為回家應該可以很容易找到這各種籽的植物名,不假思索地覺得是翅果的一種,但上網找了好一下,比較接近的是hopetree的果實,但很明顯的不太一樣,Hopetree的是屬於薄膜(elms)的組織,而荷葉袖小蘋果比較偏向花托的質感。

Hopetree的學名是 Ptelea,中文則是榆橘,(則屬於Rutaceae芸香科的一種,而芸香科也就是我們最熟悉的citrus家族: 橘子、檸檬、葡萄柚、萊姆等。)

Ptelea trifoliata

 

* 另外,Ulmus 榆樹也是類似的翅果:  榆樹的翅果稱為榆莢,因為圓小似銅錢,又稱榆錢。

中國北方還會炒榆錢來吃(看了這篇文章的連結,我想,這應該跟農荒時期,不得不物盡其用的食材選擇),榆錢炒蛋:

回到這顆荷葉領的種子,看來,我必須下次去上駕訓課時,特地注意一下這棵植物的其他特徵了!  (這顆種子不太耐放,不到幾個小時就開始出現摺痕和棕色的斑點。)

 

Sweet Love 玫瑰

周末的城堡庭院之旅中,意外發現了Sweet Love這個品種的玫瑰,香氣十足,枝幹挺直(可以撐起碩大的花朵,而不垂頭喪氣),另外最重要的是,完完全全沒有刺!

雖然花形對我來說太中規中矩(太像一般般的玫瑰了),但整體而言,是一個非常理想的品種。

Sweet Love的玫瑰品種是在2005年由Harkness Roses Company所培育出來的品種, 而他們最為著名的是 Ena Harkness的深紅色玫瑰(曾是世界上最受歡迎的hybrid tea rose: 特點 每條長長的花莖上只生長1枚花朵 花莖長,一莖一花的本質,亦令它成為現今最受歡迎的插花。)

Ena Harkness

 

Sweet Love 和我家所有的玫瑰品種一樣,屬於remontant(也就是從第一次開花開始,會持續開花直到結霜之前)。

關於花型,我特別喜歡偏向牡丹這樣繁複的花瓣,例如以下兩種(也都是remontant的品種):

像這樣的花形實在太美了,我應該會看到發呆…

CHARLES RENNIE MACKINTOSH

Charles Rennie Mackintosh

SPIRIT OF FREEDOM

Spirit of Freedom

 

 

 

 

葡萄藤的小腳掌

每次看到葡萄藤的留在牆上的痕跡,我都會覺得像小精靈的小腳丫一樣。

相關圖片

其實,這種葡萄藤並不是一般的果實累累的葡萄,而是五葉地錦(Vigne vierg)

Vigne vierge avec des couleurs d'automne sur la Promenade plantée, Paris 12e (75)

「Vigne vierge fruit」的圖片搜尋結果

在法國不難看到整間都爬滿五葉地錦的房子,我公婆家很久之前也是一大面,聽我老公說夏天時,可以聽到非常多蜜蜂躲藏在裏頭,嗡嗡嗡的聲音非常大聲:

Description de l'image Grünes Haus Gießen.jpg.

攀藤植物所使用的攀藤工具大致上有下列五種(參考連結):

#1 紫藤: 螺旋狀攀爬的莖

Planter et entretenir une glycine

#2  葡萄: vrilles: 彎彎小小的藤蔓

「vrille vigne」的圖片搜尋結果

# 3常春藤 Crampons: 長出像鬍鬚的東西,只要一碰到牆面、樹幹就會黏上去,但長青藤並不是寄生植物,它並不會吸取樹木的營養,自給自足,攀藤只是為了擴展而已。

Lierre 5000

# 4 五葉地錦Vigne vierge(也就是上述的小腳丫)Coussinets adhésifs: 小吸盤設計

Coussinet adhésif de Parthenocissus tricuspidata

# 5 玫瑰的刺也是一種攀藤的用具

「ROSE GRAMPANT EPINE」的圖片搜尋結果

 

種子的旅行

注意到種子隨風播種的啟蒙來自我的老公,有一次在巴黎散步時,他隨手在地上撿了一個椴樹(tilleul)的果實,告訴我”妳看,椴樹的種子就靠著像”螺旋槳”構造的方式,隨著風飛到更遠的地方。” 當下,真的覺得好驚喜! “植物也太聰明了吧!”

後來查了一下,隨風展翅的果實稱作”翅果(Samara)”,一聽學名,就覺得自己在國高中時學過了! 但是沒有學以致用的結果,就是後來傻傻的”好像第一次知道”一樣。

「fruit du tilleul」的圖片搜尋結果

單看椴樹的”螺旋槳”構造,我覺得好像小叮噹的竹蜻蜓:

「fruit du tilleul」的圖片搜尋結果

(後記 5/25) 我在我家附近的社區,也拍到另一種翅果,感覺有點像哈利波特裏頭的金探子(golden snitch)。

「golden snitch」的圖片搜尋結果

另一個則是槭樹的果實,有一次和好友在日本兼六園裡,也在許多槭樹上發現了這種果實;

Samares d'érable à sucre

另一個隨風翩翩然的果實,就屬於蒲公英了。

從下圖,可以看到不同傳播種子的方式: 透過風的翅果、還有透過流水的”睡蓮”和椰子”,另外,有時候走在森林,身上會黏一些種子,這也是植物傳播的方式之一。

另外,透過鳥類食用果實後排泄出種子的播種方式,通常這些植物的果實都香甜多汁,因此能夠吸引鳥類食用,例如杏桃類。

 

最後一個是銀扇草” monnaie du pape” 法文的直譯是教宗的錢幣,覺得中文版本特別有詩意;像銀色的團扇一樣。

M du Pape-nacre 01

 

當風來時,包覆種子的透明薄膜就會破開,裏頭著種子就可以飛到更遠的地方:

關於銀扇草的認識已經好幾年了,某一年暑假度假時,收集了不少被夏季太陽曬得乾呼呼的乾果種子。但這一兩天無意間在找尋相關資訊時發現,原來這藏在團扇裏頭的種子,也是一個隨風飛散到更遠的地方的優化機制(資料來源)。

現在看到銀扇草,又有不一樣的感受了。

隨手插一盆乾燥的銀扇草,也非常優雅喔。

 

 

 

法國常見的茉莉花

大家一想到茉莉花,應該是以下這種(比較多是灌木),不過說真的,茉莉花雖然耳熟能詳,但真正在台灣看過茉莉花的次數,真的是屈指可數。

而法國常見的茉莉都屬於花辦小小的攀藤植物,常見的茉莉花大概是以下兩種,兩種俗名都是茉莉Jasmin,在植物的分屬上,源自同一個菊亞綱(菊類植物),卻是不同目(唇形目和龍膽目)下,自然也不同科。

# 1 Jasminum officinale (中文稱作素芳/蔓茉莉)  屬於脣形目下的木樨科Oleaceae (Oléacées) 

我們家陽台就是蔓茉莉,屬於細細的攀藤植物,葉形是我最很喜歡的羽狀複葉。,儘管冬天會掉葉,我還是選擇它,沒有開花時,還是依舊優雅。

「Jasminum officinale」的圖片搜尋結果

植物插圖:

《植物學雜誌》(1787)Jasminum officinale

# 2 Jasmin Etoile  (學名Trachelospermum jasminoides)  屬於龍膽目下的夾竹桃科Apocynacées 

中文是絡石,也稱作五星茉莉。開成一整牆的五星茉莉非常壯觀,香氣非常濃郁。在巴黎走在路上,偶爾也會遇到這樣滿牆的五星茉莉喔!

「jasmin etoile」的圖片搜尋結果

不同於蔓茉莉,五星茉莉過冬是不會掉葉的,只是,我比較不喜歡這種單調的葉面,雖然開花的數量遠勝過蔓茉莉,但一旦過了花期,就是很普通的綠葉植物了。

「jasmin etoile」的圖片搜尋結果

來自北海道的特產莓果-Haskap

高中好友從北海道來巴黎找我時,帶了北海道的特產”Haskap”的夾心餅乾和水果酒。朋友說這種果子只有在北海道有,更讓我好奇。原本只是大略了解一下這個莓果(藍靛果忍冬),並想知道能否在歐洲找到,結果發散出去,看了不少有趣的知識。

對於莓果類特別偏好的我,自然而然會喜歡這個夾心餅乾! 真的很好吃耶!

我找到了歐洲種植Haskap的新聞,例如,2014年時,法國就有農民種植這個莓果:  https://youtu.be/ZdHQBnKFTeY

Haskap的法文稱作 chèvrefeuille comestible。而我所認識的 chèvrefeuille(忍冬)是香氣柔和迷人的白色花朵,如下圖:

*chèvrefeuille 的名字也取得很可愛,chèvre是山羊的意思,feuille則是葉子,這個植物得名的原因也大概是因為山羊很愛吃它的葉子。

「chevrefeuille」的圖片搜尋結果

查了相關資料後得知,這個常見的白色花朵的果實是有毒的,而haskap雖然也是屬於忍冬科,但它的果實是可食用的品種

另外,不同於忍冬花不適應酷寒(有些品種不能低於五度),Haskap竟然可以承受零下40度的低溫。

透過極低溫的特性,也不難理解Haskap的原鄉是”西伯利亞一代”(俄國)和日本,以及為它取名的阿依努特人(北海道的原住民,極少部分的阿依努特人是俄國人,雖說是俄國人,但其實是聚集在緊鄰北海道的庫頁島,地理和文化上的確是要把北海道”島”和庫頁島合在一起看,而不是典型的俄國和日本)。

Haskap直譯是”從枝枒表面生成的東西“。

ハシ(has)は「」、(ka)は「表面」、o)は「なる」、(p)は「もの」の意であるから、合わせて「枝の表面になるもの」という意味になる

如下圖,的確是”從枝枒生成的結實累累”,但這樣取名,也太直白了吧!

ハスカップ

回到歐洲,法國一間專門種植藍莓的公司”Multibaie“在Fruit logistica 2018展會中 (今年二月) 也有介紹了他們的引進的新品種Haskap,應該在不久的將來,我也可以在超市買到Hascap的果實了吧!!

值得一提的是波蘭,除了種植外,也有商品化了,Haskap的純果汁,我想買! 而照片中的莓果滿滿的是果粉嗎? (立刻聯想到好吃的葡萄也是要有這層果粉)

另外,加拿大在60年代引進了Haskap (英文是Honeyberry),我在Haskapa (加拿大專賣Haskap品牌)的網站上看到下列有趣的比較表。

網站雖然提到抗氧化/多酚成分是藍莓的三倍,鈣鎂鐵含量都大大優於其他比較的水果(葡萄柚、藍莓、葡萄、橘子、蘋果),但是細看每個營養指標,單項比較的話其他比較水果還是有優於Haskap,例如抗氧化成分中的維他命C還是橘子最優,還有維他命E則是藍莓居冠。

還是一句老話,沒有一樣食材是一枝獨秀,多樣攝取是最健康的

DKH_01_Nutrition_v02

 

 

 

櫻花的小秘密-分泌蜜汁的小紅點

每年的四月,如果是在法國的話,我們都會去Parc Sceaux 欣賞櫻花,這裡開的粉紅櫻花是九重櫻,也是我最喜歡的品種,花瓣重重疊疊,特別的燦爛優雅。

來到這裡,要記得好好走完一大圈,仔細看看每顆櫻花樹,因為有一小區,遠離了中間的主幹道,有三顆特別老的櫻花樹:

特寫其中一棵老櫻花樹,這如傘狀傾瀉下來的櫻花,真的是好壯麗!

但這次,我想要介紹的是,我再細細觀察櫻花時發現的,為什麼每一朵櫻花的莖上都有兩粒小小紅點? 一開始,我以為是蟲! 但細看每一朵都有,而且位置都很一致。

上網查了之後,發現原來這是glandes  mellifères,所有的李屬植物(包括櫻桃和扁桃) 都有這個小小特徵。它會分泌甜甜的蜜汁,櫻花用它來感謝螞蟻,因為螞蟻會保護櫻花,免於喜歡啃食櫻花葉昆蟲的傷害。

另外,我在法國論壇看到有人和我一樣以為這是蟲子:

https://www.aujardin.org/viewtopic.php?t=138111

科西嘉島薄荷

還記得一開始跟公公的對話,提到台灣的範疇主體就是一個島,這時,公公問我”那跟科西嘉島比起來哪個比較大?” 我腦中馬上出現了一個地球儀,定位了科西嘉島和台灣,但地球儀轉了一圈,加上和比例尺對照(一個是法國,一個是中國比起來)的”誤導”,覺得兩個都比起旁邊的法國或中國小非常多,會不會有可能是一樣大啊?

第一個想法是”台灣比較大吧!?科西嘉島不是一個下午就繞完整個島了嗎?” 後來查了google,找到數據,台灣比起科西嘉島大上了四倍。

這次並不是要介紹科西嘉島,而是想介紹一個我很喜歡的科西嘉島薄荷,第一次在植物店看到他,原本以為是苔癬的一種,因為葉片極小且密實。因為像植披般覆蓋,所以不會往上抽高。

買的第一次的科西嘉島薄荷是草綠色的,我只是放在一個木片圓筒(我有一次回家途中,在附近搬家的鄰居放在道路一旁等人認領的雜物堆,把它撿回家…)

科西嘉島需要讓土壤永遠保持濕潤 (但不能浸在水中那種濕潤,以免爛根),在我回台灣一段期間,老公疏於關注”每天”澆水,它就乾枯了! 另外,這麼密實的葉片,不適合”澆水”,適合把它整個泡在水盆,靠著毛細現象把水分吸上去,

後來搬到新家,又在IKEA看到,一開始以為是另一個品種,因為這次買的葉片大了點,顏色則是深綠色,回來查了一下,發現這次的還是科西嘉島薄荷沒錯。順便在IKEA買到這個高高的瓷器花盆。為了能夠放在裏頭,我拿了個Nutella的玻璃罐墊高,再放上一個冰淇淋的蓋子(跟玫瑰花那個一樣,只是還需要再高上一點點,因此我墊了玻璃罐。),這個蓋子有個好處就是當水分往下滲透太快時,用這個蓋子接住後,土壤可以慢慢的在把水分吸收上去,但偶爾還是需要把植物拿起來看看,是不適裡面積水了。

我後來買了口徑非常細長的,很像手沖咖啡用的澆水器,出水量很細小,如此一來,就可以直接澆水,不用靠泡水的方式。

完成品就是這樣,垂墜下來的葉子十分的撩人優雅。

月光花

在<植物的心機>這本書中讀到一篇關於月光花的故事,這個神祕的白色花朵,開在巴西亞馬遜河裡,花期是在五月的某個夜晚,通常滿月夜盛開,花綻放的時間只有這麼一個晚上,純白色的花瓣可以反射月光中的紫外線,使它容易被夜蛾看到。

它的幽美清香是典型的”白花圖像”: 它的氣味頻譜接近於茉莉、晚香玉、風信子、伊蘭伊蘭。

Margaret Mee英國的植物插畫家,為了尋找這奇幻的月光花,而前往了巴西,而在她十五年旅居巴西的歲月中,在1988年她尋找到綻放的月光花。月光花是附生在樹上的仙人掌所生的,為了一朵神秘的月光花而展開的旅途讓我深深著迷

這讓我聯想到家裡的多肉植物,每年約在夏季時,胖胖像顆抹茶冰淇淋的多肉,會用上兩三個月的時間醞釀一朵只會綻放不到一天的白花, 花開時的確會有股如同茉莉般的甜香,但香氣只會持續一兩小時。

 

已經連續三年,從一開始冒出小小的毛球,到慢慢抽出像青蛇一般的莖 (其實近距離觀看真的會覺得像蛇類般身體,有點像異形一樣可怕),期待花開要耐心等待個三個月,而綻放總是一天的光景,花香更是稍縱即逝。

 

 

 

 

 

一年一度的開花儀式,總能提醒著我耐心等待的美好,也讓我在自己的小花園裡,用植物的生命軌跡標註著季節的遞嬗。

 

參考書目和連結:

  1. 植物的心機: 刺激想像與形塑文明的植物史觀 by Richard Mabey (譯者: 林金源)
  2. 關於Margaret 和月光花的事和圖源:  http://visualoop.com/blog/7345/drawing-the-flowered-amazon
  3. 關於Margaret Mee: 秉持著對植物生態的好奇和珍惜,她在巴西度過了十五年的歲月,用細膩的筆觸和文字描繪了亞馬遜河的植物,也希望藉此喚醒大家對於生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