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對野生鬣狗偏見到Power Posing的社會觀察

首先,鬣狗的鬣,讀音是”獵”。應該不少人和我一樣,對於鬣狗的粗淺認識是來自迪士尼卡通”獅子王”裏頭的鬣狗形象;看起來既奸詐險惡又血腥。

之前在臉書看了一篇來自日本女生訪問一個位於非洲動物園鬣犬的保育員(忘記留住出處,現在要寫文章引用時,完全找不著,真是有點糟糕),保育員說他最討厭迪士尼了,他們醜化了鬣犬這個動物,”我不覺得鬣犬醜啊! 反而覺得牠們耳朵圓圓的,蠻像泰迪熊的!”

Continue reading “從對野生鬣狗偏見到Power Posing的社會觀察”

洋蔥有分公母?

在以下影片中,除了一開始看到珍貴的袋鼠寶寶出生畫面4’13”:袋鼠寶寶從母體出生後才一克的重量,身長2公分,必須慢慢的往上爬到袋鼠媽媽的袋中繼續成長。也因此許多動物園在斷定袋鼠寶寶出生日期時,是以袋鼠寶寶從袋鼠媽媽的袋中露出臉來算起。

最令我感到印象深刻的是洋蔥分公母。我的確記得有時候切洋蔥時,偶爾裏頭會有"一條"(公)的紋理27’39”,但大部分都是同心圓的構造(母) 。我當時以為是這顆洋蔥要準備發芽了!影片中也提到,超市賣的大部分都是母洋蔥。

公的洋蔥

Résultat de recherche d'images pour "onion"

母的洋蔥:

Résultat de recherche d'images pour "洋蔥剖面"

在一本韓國人出版的料理書中提到

廚房裡最重要的小事百科:正確洗菜、醃肉、燉湯、蒸蛋、煎魚,400個讓廚藝升級、精準做菜的家事技巧 살림의 기술

超市買的洋蔥有的圓、有的長,雖然偶有差異,但通常圓的是母洋蔥,長的是公洋蔥。更準確的區分方式不是依照外形,而是要透過觀察鱗莖剖面處來判斷,母洋蔥的鱗莖剖面處有凹陷;公洋蔥的鱗莖剖面處沒有凹陷,而是裂開來的。相較於母洋蔥,公洋蔥的鱗莖含有養分,所以根部的味道相對較差。就味道而言,母洋蔥會比公洋蔥好吃。

只是,我也有查到關於洋蔥是兩性花類的,因此不分公母說法

植物的雌雄主要表現在花上,如果是單性花,則有雌花雄花的區別,比如西瓜、玉米、水稻等的花就是單性花.

如果同一個植株上既著生有雌花又具有雄花,那麼就叫雌雄同株。

如果同一株植物上只著生雌花或只著生雄花,就是雌雄異株,大多數植物都是雌雄同株的,雌雄異株的植物也比較多,比如銀杏、水稻等.

花生和洋蔥的花都是兩性花,因此這兩種植物都是雌雄同株的.

 

想要進一步找英法文資料,目前查了一些,未果。就先這樣放著,或許以後有機會繼續了解!但不管如何,以後只要切洋蔥,我就會期待知道到底是公還是母了!

 

關於蜂類的小知識

以前對於蜂類的認識,只是很粗淺的覺得蜜蜂會螫人,平常也不太有機會看到蜜蜂,也就沒有機會進一步了解。來到法國,接觸大自然的機會越來越多,連自家的陽台滿是綠意後,蜜蜂也成了常客。

基本上蜂類常見的是下面四種:從左邊開始: 蜜蜂、黃蜂、虎頭蜂、大黃蜂。要注意的是照片並沒有按照真正的大小喔!第三隻橘色的虎頭蜂可是比蜜蜂大太多了(可以從文中的影片中看出來)。

Comparatif abeille - guêpe - frelon - bourdon

蜜蜂(Abeille):

雄蜜蜂長的和大黃蜂很像,在法文中,也被稱作”faux-Bourdon” (faux在法文的意思是錯誤的),但雄蜜蜂不會穿梭在花叢中採蜜。

黃蜂(Guêpe):

黃蜂的體型很好認,有很明顯的"腰身",也因此法文有個片語"avoir la taille de guêpe"指的就是很有腰身的體型。

最近夏天有點討厭,常看到”黃蜂”,牠們只要看到甜的東西就會湊過去,上次我在廚房作麵包時,就來了一隻黃蜂,不斷的想停在我的麵糰上(麵糰是有加糖和奶油那種)。

黃蜂螫的汁液並沒有蜜蜂來的毒,但是牠的針比較長,一被螫到就是直接螫進血管,引發發炎過敏反應(參考資料)

昨天在巴黎閒逛時,在現榨柳丁汁機裡頭,發現躺滿了黃蜂!!! 如果這樣的柳丁汁還有人買,那我也真的太佩服法國人的隨性了!

連市集的切片西瓜也是滿滿的黃蜂。

虎頭蜂(Frelon):

虎頭蜂和黃蜂其實是同個家族的(Vespa,對沒錯,就是偉士牌機車那個單字),但虎頭蜂的體型是黃蜂的兩到三倍大,而且虎頭蜂的顏色偏橘色。

虎頭蜂和黃蜂雖然不會採蜜,但對於生態平衡也是相當重要的,牠們會吃蒼蠅、蚜蟲、毛毛蟲,年輕的Vespa需要更多的蛋白質,也因此會吃掉蜜蜂。

我目前沒有近距離看過虎頭蜂,倒是有一次在車內時,看到窗外有這麼一隻! 記得,如果是虎頭蜂或黃蜂,一定要盡量小動作的離開,只要不要太驚動牠們,基本上牠們不會看到人類就衝了過來。

虎頭蜂也有分歐洲種和亞洲種,據說亞洲種是2004引進,比較具有攻擊性。

網路上有一個影片非常精彩,是關於日本蜜蜂如何運用集體戰術(不同於歐洲的蜜蜂,影片中這種日本蜜蜂不具攻擊性):把虎頭蜂吸引近蜂巢後,將之團團包住成球後,靠著擺動身體翅膀加溫,蜜蜂的耐溫性比虎頭蜂高出兩度,也因此,虎頭蜂被包裹在蜜蜂球中,在加溫至46度下幾乎是被活活煮熟而亡。

我們還可以在影片中看到虎頭蜂剛進去蜂窩時,兩者體型明顯的差異。當蜜蜂們還沒集體作戰前,虎頭蜂快速地抓住一隻蜜蜂吃掉(哭),但一當牠正準備大快朵頤時,所有的日本蜜蜂群體圍住了牠(搭配緊張的配樂,簡直像在看電影橋段了)。

熊蜂(Bourdon):

我覺得是蜂類當中最可愛的! 長的圓滾滾毛呼呼之外,連性情也是相當溫和的,只要動作夠輕柔,我們甚至可以把熊蜂捧在手心,一點攻擊性都沒有。熊蜂(雌性)其實也有螫人的針,但除非是你把牠放在手心裡,打算捏扁牠,牠才會使出螫人的針。要不然,我們幾乎可以斷定大黃蜂根本不會螫人(參考資訊)。

這次度假時意外發現,入夜後的大黃蜂們會睡在薰衣草上面,一動也不動的,超可愛的。

關於蜂類螫人這點:

虎頭蜂和黃蜂的針螫了人之後,並不會有損傷,但一般我們都會認為蜜蜂(還有大黃蜂)螫了人後,牠們就會死亡。

其實這樣的話只說對了一半,主要是因為人體的肌膚受到蜜蜂針螫後會閉合,當蜜蜂螫完人後打算飛走時,針被"卡住"的情況下,拔起來時,接著分泌毒液的腺體也就跟著針被卡住了,蜜蜂就幾乎是"被撕開"這樣。

但蜜蜂螫了其他甲蟲類等,因為昆蟲被螫了後不會有閉合反應,也因此蜜蜂就可以安然無事的全身而退。(資料出處)

Résultat de recherche d'images pour

岩崎知弘的繪本

只要看過一眼岩崎知弘的插圖,就會被她溫柔悠遠的畫風給深深吸引著,在她的筆觸下的孩童,有著柔嫩純真的特質,輕輕柔柔、寧靜而美好。節錄了她的繪本風格中的一頁: 關於描繪手部。

Résultat de recherche d'images pour "岩崎知弘"

喜歡她說的這句話: 我透過肢體接觸來扶養自己的孩子。這讓我想到了之前在部落格提到的親密接觸學”Haptonomy“:

Hapto 這個字首來自希臘文haptein的動詞,指的是接觸、連結、建立關係。從這個觀點發散,可以應用在人生的各個階段: 包括孕婦可以透過身心靈,撫摸自己的肚子去感受裏頭的寶寶,和他對話,和他建立親密關係。我們也對一個場景不陌生,那就是把剛分娩出來的新生兒放在媽媽的胸懷,直接的肌膚接觸,讓寶寶感受媽媽的心跳和體溫,這些都對安撫新生兒有很大的助益。

關於親密接觸的科學:

Haptonomy 親密接觸的科學

最有效的防蚊器- 蝙蝠

七月份的長假行前,我做好萬全的防蚊準備: 貼在窗戶的簡易紗窗(只有網子,用魔鬼沾黏貼)、天然精油成分的防蚊噴霧、防蚊手圈、以及日本的防蚊片。的確是沒有”感覺”有蚊子干擾,但是,我還是被叮了!

沒有蚊子的蹤影,到底是被甚麼叮得很癢? 後來發現是比蚊子更可怕的”小黑蚊” (長的超像一粒芝麻般的”‘蒼蠅”…叮的包非常的癢,還會癢上好幾天。

查了WIKI:

台灣鋏蠓學名Forcipomyia taiwana),俗稱小黑蚊黑微仔烏微仔小金剛,一種吸血昆蟲,分布於台灣低海拔地區。體長約1~1.4 mm,好吸人血,被叮咬奇癢無比,嚴重時可能引起過敏反應。

如果是蚊子,只要老公在身邊,我就安然無事(不知道為什麼,在台灣我老是被叮的那位,但我老公比我更加吸引蚊子,只要有他在,我都不會被叮),但小黑蚊就沒差別了,我反而被盯的非常多。

說了這麼多,只為了說一個驚人的事實:  一隻蝙蝠,平均一個晚上可以吃上至少2000-7000隻蚊蟲(這還包括小黑蚊!)。

知道這個事實後,之後每到了晚上看到蝙蝠在夜空中盤旋,我應該會默默喝采!另外,也有點想要在度假的地點,養一隻蝙蝠來防蚊…

 

連續飛行200天的樓燕martinet

搬到現在住的地方時的第一天,就發現廚房大片窗上頭的捲簾箱裡有燕子的叫聲,這兩三年,春去秋來的,燕子們春下來築巢,冬天便離開去南方過冬。

我一直以為我家的”燕子”就是一般的燕子,但就在今年暑假去度假期間,老公看著天上盤旋的燕子,問了這樣的問題”這是一般的燕子還是martinet啊? 說不定我們家的是martinet 而不是燕子!” 當時對於martinet根本沒甚麼感覺,老公說,martinet的肚子是黑色的,燕子是白色的。

燕子長這樣:

燕子在飛行時捕食蚊蠅。 取自網路

Continue reading “連續飛行200天的樓燕martinet”

原來是柿子!

這個周末最大的發現應該是柿子剛長成的樣子,前些日子寫了一篇”穿著荷葉領的種子” ,某天經過特地在端詳了一下,問了周遭的人,都沒有知道這個長著奇怪果子的樹木,到底是甚麼?

後來,我在搜尋圖片時,用著這樣的關鍵字(法文): “四個花瓣的綠色果子“,就輕易找到了!

原來柿子一開始的那四瓣”花托”是長在中間,隨著下半球體的長大,就被”推到”了最上方。

相關圖片

柿子的幼果:

再看一次我拍的照片:

成熟的柿子: ã€Œkaki」的圖片搜尋結果

栗子樹的果實

在巴黎蠻常看到marronnier 栗子樹,但別高興太早,這種”栗子”不是我們吃的那種烤栗子。

在法文中栗子有兩個字 châtaigne 和marron,是第一個才是可以吃的,第二種是不能吃的。

下圖: 左邊是 châtaigne 而右邊是marron。

Comparaison entre des marrons et des châtaignes

今天晚餐後去森林散步,看到一棵marronier,結實累累的。雖然我仔細看它連接的莖非常牢固,但這果實萬一掉下來砸到人會超痛的吧!

紫藤花的豆莢

今天晚餐後,散步的路上發現了紫藤花的豆莢,看到豆莢時,有點訝異,”原來紫藤花謝了後是豆莢啊!”

後來想到,最近看的一本有趣的小書,是盧梭寫給親密友人關於園藝的信件,在其中一封信中,他提到了豆類科的花朵:特徵是像蝴蝶般開展的花瓣,也就是蝶形花亞科

台灣野生常見的”山珠豆”

「山珠豆」的圖片搜尋結果

 

越認識植物,越是覺得要把植物分類的系統好好了解,找到它們分類的起源,就能用演繹的方式,觸類旁通,認識更多品種。

分享世界鳥類鳴聲的網站

還記得一部電影”The Big Year”的場景,Jack Black聆聽鳥類的聲音,試圖猜出是哪種鳥類。這一兩年,我家的常來的山雀,我似乎可以分辨出他們的聲音,但其他的鳥類,在我家庭院樹上的此起彼落的鳥鳴聲,我卻是聽得霧裡看花。

The Big Year Poster.jpg

Xeno-Canto正是一個可以認識各種鳥類鳴叫聲的總匯網站。搭配我前陣子床前書,從圖面上認識鳥類特徵外,還可以透過Xeno Canto的網站認識它們獨特的鳴叫聲:

山雀的鳴叫聲聽起來的確是這樣: 點選連結

另外,我特別喜歡 Jaseur boréal (中文稱作太平鳥,英文則是:Bohemian waxwing) ,他長得實在太美了,眼影畫的好魅惑(?)加上往後梳的那一搓,實在是太帥氣了,另外翅膀和尾巴那一小段的撞色,實在非常的搶眼。

整隻的配色,活脫脫像從宋代花鳥畫中飛出來般。

雖然在某些國家 ,聽到它們的叫聲意味著不好的事情: 戰爭、大寒季節、疾病的發生,但它還是這本書裡面,讓我最欣賞,也非常期待可以看到它本尊的鳥類。

而它的sirr的鳴叫聲,請點選

「jaseur boreal」的圖片搜尋結果

 

 

玫瑰花的近況紀錄

關於玫瑰的生長狀況,兩件事情想記錄一下

1. Ronsard的玫瑰花,盛開到了後期會轉呈白色的?!

一開始是這樣,整體是粉色系:

現在則是全白:

2. 下方的葉子得了Rouille的黴菌

查了一下Rouille(像鐵鏽般的橘紅色)其實不會造成致命的危機,但是會讓植物的體質變得虛弱(得了rouille的葉子行光合作用的能力會變差),太過潮濕是最大的問題,我想,這一盆下方的葉子太過緊密,導致通風不良,另外,我要控制一下澆水的頻率 (這一兩個禮拜,一直是醞釀雷雨的天氣,濕濕悶悶的,我要停止每天澆點水的習慣,尤其這一盆的土相當多,加上上頭鋪了一層防蒸發的天然”植物做的毯子”,其實不需要太常澆水了!)。

因為發現得早,需要很細心檢查才會發現,從正面看,就是那些黃色的斑點,後方就是rouille。

葉片後面的rouille,其實是凸面的,像是一小小顆的魚卵一樣,我一開始以為是蟲卵,查了一下,原來是黴菌的一種:

會經常澆些水,也是前陣子大熱天時,我有時忽略了,有一次忽略的比較多天,玫瑰整個缺水,嚇壞我了,但馬上補水後,就全部恢復了。

缺水的玫瑰花:

 

 

暗香浮動的茉莉

今年的茉莉開得很好,花開花謝的頻率相當高,每天陽台地上十來朵的茉莉飛落,卻不影響整體的視覺,因為花開的速度也相當快。

第一年種茉莉時,正值花季,但開花了了無幾,好不容易長出來的小花,不到兩天就謝了,然而新的花苞卻遲遲不開,隔年,花苞更是少得可憐,整個花季似乎只有不到20-30朵小花。

查了資料得知,茉莉需要逼根才會開得好,我們當時換盆整整是加了一倍多的土,果然,根系終於在快兩年後長好長滿吧。

而茉莉的花香到了晚上特別顯著,暗香浮動的情調終於在將近兩年後等到了,也因為這個為期不短也不算長的等待,我和茉莉的情感連結更加深刻,看著白色的小花們此起彼落的綻放,心裡有種踏實的開心,如果要確切的形容,應該是想謝謝它們的信任:信任我能夠把它們照顧得好。

義大利加達湖的檸檬溫室

上回在書中讀到離米蘭不遠的佳達湖(Lago di Garda) 的檸檬種植,最早可以追溯到1500年,現在的佳達湖還可以看到如圖下的溫室建築。

寒冷的冬天會用蓆子遮蔽起來擋住寒風,並在最冷的夜裡,小心地在溫室裏頭生起火。

每顆檸檬樹一年大約可結六百顆果實,並可以持續結果超過一個世紀。

以下的影片,可以看到佳達湖的湖光山色和結食累累的檸檬美景:

「LIMONE DI GARDA」的圖片搜尋結果

另外,我在WIKI讀到這個有趣的資訊:

1979年,米蘭大學教授Cesare Sirtori在為一個鐵路工人做檢查時發現雖然他常吃膽固醇含量高的食物,但其血管異常暢通,繼而發現他身上帶有載體蛋白A-1 Milano。該蛋白質來自遺傳。其後Sirtori發現世上有38個人都擁有這個基因,他們的共同祖先是一對18世紀居住在Limone鎮的夫婦。

 

這會是跟吃了很多檸檬有關係嗎?

 

參考書目: “一切取決於晚餐” (Much Depends on Dinner)

穿著荷葉領的種子

今天早上練完駕訓的回程途中,散佈在家家戶戶都有庭院的小路時,突然有這麼一顆可愛的種子掉落在我面前。

像極了一顆迷你蘋果穿著荷葉領洋裝:

「ruffle top」的圖片搜尋結果

原本以為回家應該可以很容易找到這各種籽的植物名,不假思索地覺得是翅果的一種,但上網找了好一下,比較接近的是hopetree的果實,但很明顯的不太一樣,Hopetree的是屬於薄膜(elms)的組織,而荷葉袖小蘋果比較偏向花托的質感。

Hopetree的學名是 Ptelea,中文則是榆橘,(則屬於Rutaceae芸香科的一種,而芸香科也就是我們最熟悉的citrus家族: 橘子、檸檬、葡萄柚、萊姆等。)

Ptelea trifoliata

 

* 另外,Ulmus 榆樹也是類似的翅果:  榆樹的翅果稱為榆莢,因為圓小似銅錢,又稱榆錢。

中國北方還會炒榆錢來吃(看了這篇文章的連結,我想,這應該跟農荒時期,不得不物盡其用的食材選擇),榆錢炒蛋:

回到這顆荷葉領的種子,看來,我必須下次去上駕訓課時,特地注意一下這棵植物的其他特徵了!  (這顆種子不太耐放,不到幾個小時就開始出現摺痕和棕色的斑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