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DC-簡報的技巧

GIDC有另一個讓我特別關注的是關於室內設計師如何向客人”簡報”的能力。每一個參賽者事先準備的mood board來說服客人他們的設計理念和做法。

Mood board 是一個很有趣的東西,像是一個剪貼版,把一個設計案件的發想呈現出來。

第一季有一位來自台灣的男生Frankie(註),前面兩集他都是評審覺得裡頭表現最好的: 原因無他”萬全準備”和”說故事的能力“。

關於萬全準備:

我們可以從他在每一次的簡報中,都匯聚細靡遺的呈現3D室內配置圖,在他的3D室內配置圖中,所有細項都一一編號,說明改造細節,像說明書一樣:  包括作法、壁紙顏色選擇、改造家具需要的零件等等。

關於說故事的能力:

# 除了視覺呈現外,盡量製造出”臨場感”或是真實的觸感,來加強說服力: Frankie直接把和服布帶來給客人看 (他利用和服的布料當作部分的壁櫥裝飾)。

# 把感受氛圍的情境傳達出來: Frankie 形容當你看到這塊和服布時,可以聯想到美麗絕倫的藝妓走在街上的姿態萬千之類的。

另外,在簡報中帶有個人魅力,並思考自己那些特長可以帶來附加價值? 像Frankie利用他擅長的織品,導入到他的室內設計作品中。

# 善用本身的長處(Frankie是織品販售的助理): 第一集他計畫運用日本和服布當成壁紙,對於客戶希望日式極簡的風格,這的確是一個挑戰。

「great interior design challenge」的圖片搜尋結果

 

而比賽中,我們也可以看到不少經典錯誤,我也仔細做了紀錄,也當作給自己的警惕。

 

#沒有事前練習講稿,顧左右而言他,沒有章法( 我覺得自己也常犯這個錯誤)。

節錄一些評審的話:

The way she presented it was wholly erratic, confusing, and blustering.

“The way she presented was a little bit random and really hard to follow.”

Set a reason behind every thought. I feel that you had a homeowner who’s a little bit confused what they are getting.

 

# 輕視客人的需求 “Being quite negative” there was lots of excuses made.

Jane 對於客人提出能否把木頭地板漆成白一點的需求時,只是冷冷地說” 預算不夠”—>關於此點,評審覺得Jane不夠amenable (在此應該可以解釋成願意接納不同意見)。

對於客人期許的北歐風格,她似乎只是照本宣科,並不是”善用北歐風格”來解決屋主的空間問題: 例如她的設計提案中的衣櫃是明顯縮小了,而屋主有大量衣物收藏,當屋主提出這樣的疑問時,Jane 只是有點隨便地回了”ok, food for thought.” 此時,屋主Kate癟了一下嘴,顯然不是很開心。

設計提案並沒有為她帶來更好的生活空間,反而可能造成不便。

#不要自顧自地說。當你開始天馬行空的展開自我闡述時,要能夠確認你的客人”能完全了解你的看法” (Make sure that they are on board.)

我們想傳達的設計理念,對自己而言可能是很清楚的,因為我們爬梳過圖片資料,但要記得客人不一定和你站在同一條線上: 有著相同的資訊背景。

如何落實呢?

第一,先給客人一覽的視覺傳達,用總結和綱領的方式來開頭,讓客人知道你簡報的主題,預先有準備。

第二,利用直觀的視覺傳達和客人建立互動交流: 純粹用形容詞堆砌的景象是很難確保客人有同等的氛圍感受,多利用圖片、影片、甚至實品。

(影片中的錯誤示範)

第一集參賽者Sharon講了快10分鐘自己想執行的改造(鮮明色彩的Bloomsbury),客人問到”那你想用那一種藍色?” 時才拿出mood board,但其實客人是在看到mood board上的所選擇的藍色調和情境才真的表現出”主動性和專注”而這樣說:

“This is what I was envisaging.”

並且主動提出相關問題,”你感覺的到客人和你在同一個陣線上,他在你營造的室內空間中,並設想那樣的空間裡,可能有的情況和問題”。

這是Sharon所提案設計成果:

「great interior design challenge」的圖片搜尋結果

# 當客人表達不認同時,沒有給予替代選項,只是一昧地想說服客人,如此只是對客人施加不愉快的壓力。

They said they didn’t like things, and you just pressurized them. You didn’t give the many alternatives. You didn’t give them any outlet whatsoever.

自以為是且態度強硬,覺得自己的設計和詮釋才是最好的,甚至很直白否定客人的意見: 屋主並不是很贊同西班牙獵犬(spaniel)圖騰的寶藍色壁紙,還有黃銅製的工業風燈飾,她的回答竟然是: “如果你們讓我採用壁紙的話,我可以減少些工業化的元素。”If you give me the wallpaper, i’ll cut out some of the other industrial elements.” (到底誰才是屋主啊?!!有種反客為主的強硬,令人相當不舒服)

“i just don’t want it to be “too boring”, in all honesty. ‘Cause I would just ask you, I’m gonna try and push you into your brave zone to go for it and to trust me.”

————————————

就像評審Sophie Robinson所說,她的態度就像是對著客人說: 你們想要的東西太無趣了,所以我要全部忽略,而我所設計的就是你們會看到的東西。

另一個評審Daniel Hopwood更是嚴苛,他說: 如果有人在他設計公司做出這樣的簡報,他一定會被解雇。


最後的成果(壁紙選擇了沒有西班牙獵犬的,但能維持了深藍色)

相關圖片

註:

關於Frankie的背景,他一路在台灣完成了學業和兵役後,到英國學習時尚相關科系,他的媽媽是位裁縫師,也因此他從媽媽那裡學了不少裁縫技巧,而爸爸希望他念電機相關科系(看到這一句,我忍不住露出無奈的微笑),但他卻希望從事藝術相關的行業(資料來源:http://www.frankiefloodinterior.co.uk/welcome.html  )

 

Sha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