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 is better then perfect

開始這一次的部落格,內心一直想的都是這句話: Done is better then perfect.

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開了部落格,總是一開始絞盡腦汁想個最特別的名稱阿,或是要用怎麼樣的domain name,最後都三分鐘熱度不了了之,這次的開始很隨興,名字或標題大概用了30秒去想,反正以後可以修正。

一直猶豫不前的總是覺得自己沒甚麼文筆,照相也照得很普通,喜歡的東西更是稀鬆平常,要不就是閱讀了有趣的書或雜誌,像個學生一樣做了筆記,稱不上見解。

但這樣一拖再拖,也不會哪天像海明威晚年寫了盛年時的巴黎時光,歷歷在目恍如昨夜,以前出差的各國遊歷,都過了七八年了,照片也還是沒有整理,更沒有文字。說真的,當下的心情感受,能夠回憶起的,已經很微薄了。

我想是該拿出持之以恆的執行力,養成一個每天書寫記錄的習慣,此時,回溯過往片段的文章也會不少,期許能多一點貼近每天的紀錄,還有時事的觀察。

不要在三分鐘熱度了!

Share

置物籃

今天開始了夏季折扣,我最大的興趣就是去我家附近的Monoprix 尋寶 (像是複合型百貨,主要是超市為主,算是定位在比較高一點的超市),生活用品是我第一首選,今天去買了這個白色提籃,實在是想不出要拿來裝甚麼,但很喜歡,跟我家的布置簡直融為一體,所以就趁特價買了下來。

如果有在織毛衣,很適合拿來放毛線球,再隨手插著兩隻棒針。

如果是念設計的,也很適合把描圖紙阿,捲成滾筒隨興放進去。

但上述兩個都不是我的情況,冬天想拿放些常用的圍巾/手套/毛線帽,現在夏天還想不到要放甚麼啊! 不管了,光是擺在旁邊欣賞,心情也很好。

另外兩個置物籃(帶) 其實是強化紙纖維的花盆,前幾年開始出現這種強化纖維,看了些日本牌子拿來做錢包阿,辦公包之類的。小的那個我拿來收納遙控器。

大一點的就放在電腦編裝些常用的雜物(釘書機阿,隱形膠帶,口紅膠之類的,喔還有一個無印良品的小捲尺,非常實用,每次上網買東西,要知道大小尺寸, 就可以馬上測量)

 
Share

芬蘭Littala 的Taika 咖啡杯組

這對杯盤是五年前在丹麥買的,一直包的好好的,想等到哪天真正安頓下來,可以拿出來用,把它收在不起眼的地方,時間久了也漸漸忘了這組杯盤。看著這個插圖總是會想到只有月光照亮的魔法森林,充滿了神秘,卻不令人害怕。(Taika是芬蘭語中的”magic”的意思)
直到某次看到凱倫的日誌,發現類似的花色,才想到了它,慢慢在去年至今,陸續地把自己的東西都整理收拾一番,狡兔三窟的我,清空了桃園的房間後,在今年三月回去,又把雲林老家的東西也清空了。
留了一個大抽屜是自己想留下來的,都是一些有紀念價值的東西,衣服阿書阿,都清空了,清出很多衣服要送人,而書,也清了好大一箱,請茉莉書局來收書,最後可以賣二手書的,總價大概是兩千多,跟上次差不多,都選擇捐出去。
今天賴床到九點半才起床,自從搬家緊鑼密鼓的10天以來,作息就不再正常,之前早睡早起,尤其是早起的習慣,現在都沒有了,要趕快回到之前的步調,不過,今天,6月28日,才真正是我在新家”開始生活”的感覺。
用這組杯子喝咖啡,吃著朋友從香港帶來的鳳梨酥,覺得是一個新生活的儀式! 新家有說不盡的優點,坐在沙發往陽台看出去,有樹蔭扶疏的綠意,看著樹葉在風中搖曳閃爍,公寓的格局是窗戶對流,非常舒服。另外的大好處是,洗衣機在廚房,可以關上門,在客廳根本就聽不到噪音了(跟之前完全不一樣) 每次洗衣服都覺得那天的早上少了寧靜的氛圍。
。大餐桌。
終於我們擁有了夢想中的大餐桌,我現在打字的地方就是坐在大餐桌上,從這個角度,往外看出去,一樣有中庭的綠意,更遠點,就是Saint-Cloud的山景,視野算是開闊! 終於可以不用面對牆壁,坐在桌面”迷你”的書桌上看書了!
另外,坐在這工作的位子,可以第一時間看到老公的車是不是到家了,這種期待的心情,我覺得很好玩。
Share

伊斯蘭教的幾何藝術

我極為欣賞伊斯蘭的幾何圖騰藝術。
伊斯蘭宗教對人像的禁止,深深地影響其美學圖像。限縮了人物的描繪(只能出現在非宗教類的圖像),因此得以將植物圖騰 (arabesque)發揮的淋漓盡致。
反觀西方基督天主文化著重於人物描繪,在教堂各類建築中活靈活現,但看多了西式教堂,加上我對於基督天主宗教沒有深入研究,說真的,是視覺上的疲乏。而伊斯蘭幾何圖騰,卻讓我有種說不上來舒心平靜。
伊斯蘭的圖像,背後思考模式是一種猜解繁雜的精密計算,可以推測,可以演繹,有跡可循,照著一個公式無限延伸。
如同科學研究般嚴謹的視角:幾乎所有複雜精細的圖紋,都能拆解成圓的交集,切線,割線,卻又能恰如其分地展現優雅。
“Extrapolate” 的思考模式,被大大地運用在伊斯蘭圖騰設計上。
每個圖騰都像嚴謹的數學公式,舉個例: a variation in a rectangle with sides in the ration 1:    或者,by replacing the ratio of a square’s diagonal to its side, found in the correct shapes, with the fractions 1.5 and 1.4…etc
照著像公式般的步驟,就可以逐步地完成複雜的圖像;套用,複製,無限延伸。
而這不可思議的美感,就像小時候看萬花筒一樣的驚喜。
如此精確而感性的設計,應該是伊斯蘭圖騰獨有的。
這讓我想到,以前在歷史課上學到的,伊斯蘭文明帶給西方世界的啟發是:天文.地理.科學.醫學上的卓越。看著這些美學圖像背後的嚴謹思維。不訝異這個文明在這幾個領域的登峰造極阿。

亞伯拉罕宮

進入了Alhambra宮,也就像是萬花筒圖像的3D版本,儘管顏色退盡,仍不減其風華,但說真的,我很喜歡單一白石的呈現,遠看跟蕾絲般,是純淨的美感。
除了裝飾圖紋外,阿拉伯式宮殿的設計也深得我心,數個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宅院設計,院落中央,常常是一個簡單的水盆設計,有些會加上嵌入地面的細細水道,方正的流通於院落,天熱的氣候,這低調的水景能帶來莫大的感官上的沁涼舒爽。
Share

gluten-free飲食現象的反思

Oct. 20, 2015 by Roger Cohen
當我看到紐約時報上的這篇評論,真的是痛快! 終於有人說出我心中的心聲和疑問,以下是我寫下關於此篇的筆記:
文中一開始提到他的友人在義大利一間餐廳的菜單上看到一行,特別強調: We do NOT serve gluten-free food.” 可以想見,這些義大利人已經受夠了美國遊客一大堆”食物過敏”的要求,因此為了省事,乾脆就直接寫在菜單上。
Roger更是一絕,用好笑的方式試著再給這一句話作個解釋。
Rough translation: My way or the highway. If you don’t like my pasta the la Mamma has always made it, try someplace else.
看到這一句話,請搭配上義大利人的腔調和嘴臉。真的讓我大笑。
 我理解有些人天生對 麩質過敏 (Celiac disease) 但文中也提到一個匪夷所思This column is gluten-free的現象: 為什麼在這近六十年來,Celiac deisease的病患增加了四倍之多? (Mayo Clinic website); 而許多人更是因為看了這麼多gluten-free的食物,就覺得gluten是不好的東西。
重點來了,Roger 提到了一個觀點,真正的說出了我內心想法:  這有些”無中生有,一廂情願”的食物過敏狂熱現象,其實是”唯我”文化的一種表徵。
The narcissism of minor differences find expression in the food-intolerance explosion: having a special dietary requirement is one way to feel special in the prevailing “me” culture.
People, are eating better. That’s good. But there is also a downside that has to do with self-indulgence, commercial manipulation, the rampant anxiety associated with ‘affluenze’ and narcissistic fussiness.
這讓我想到Harriet Welty Rochefort寫她在法國生活的某本書中提到只有她的美國同胞在收到法國人晚餐邀請e-mail 會回信列出一堆”她們會過敏的食物清單”…)
如果當今,年長者甚麼都吃,而25歲以下的年輕人卻出現許多特殊食物要求,這當中是不是一種文化現象,而非單純生理現象?
穀物出現在人類歷史上已經有12000年的歷史,它可能造成”少數人”的過敏現象,但這股gluten-free或各類的個人特殊飲食清單的風潮,就如作者所言 “way over the top”
Share